「就是,別操心太多,安心躺着吧。」

說到物品掉落的問題,張山忽然想起來。

他還有一個天鷹王的戒指,可能需要這個布魯克斯爆出來。

上次安期生跟他說的是,天鷹王的最後一個戒指,是失落在魔族城池之中。

被一對雙子魔族撿走了。

當時張山還不太明白,雙子魔是什麼鬼。

但是既然有一個雙子城,那麼雙子魔,自然就是在雙子城之中。

不過,現在看到魔族城主布魯克斯的樣子。

張山總算明白,什麼是雙子魔。

像布魯克斯之樣,兩個身子的魔族,那可不就是雙子魔嗎?

天鷹王的最後一個戒指,八成就着落在布魯克斯身上。

這事得提前說一下。

要不然的話,等到分配物品的時候再說,怕是不太好。

想到這裏,張山對風雲天下說道。

「老大,我還一個天鷹王的戒指,根據安期生的指引,這個布魯克斯,應該會爆出來,我提前預定了哈。」

「可以。」

對於張山的需要,風雲天下並沒有意見。

BOSS都得靠張山來打爆,他當然是不會有意見。

其它人在聽到張山這話之後,也沒有意見。

他們只是酸酸的說道。

「不是吧,六管大佬又要搞到一件神器了嗎?」

「我也不太確定,安期生是這麼說的,不知道準不準。」

「特么的,還有這種好事,NPC會告訴玩家,哪些BOSS會爆出神器嗎?我為什麼沒有碰到這種好事?」

「你遇到了又有個屁用,你打得過BOSS嗎?」

「就是,就算不用安期生說,像布魯克斯這樣的實名BOSS,幾乎是必爆神器物品。」

「也對哦。」

「完了完了,這要是爆出一件神器任務品的話,那我的神器模具,豈不是無了。這個魔族城主,總不可能那麼大方,既爆出神器任務品,又爆出神器模具吧。」

「握草,還真是哦。」

「這就要看我們的運氣了,如果運氣夠好的話,同時爆出兩種物品,也是有可能的。」

「哎,問題是好運氣不常有啊。」

「這事就不用你來操心了,有六管大佬的熊貓糰子在,一切皆有可能。」

「就是,你一個在地上躺屍的傢伙,操心那麼多幹嘛。」

「也對,可愛的熊貓糰子,無所不能。」

就這樣,一群公會大佬,躺在地上吹水。

其它八個輔助,站在遠處看戲。

張山一個人,開着天神下凡大招,在跟魔族城主布魯克斯單挑。

張山看了一下,自己的技能面板。

本來他還想,將爆發技能,盡量留着。

不過現在想了一下。

趁著有天神下凡狀態在,還是盡量多打出一些傷害吧。

想到這裏,張山將所有的爆發技能,全部開啟。

三個張山一字排開。

在爆發技能開啟之後,張山的傷害輸出,瞬間爆炸。

魔族城主布魯克斯的血條,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快速下降。

哪怕布魯克斯的血量,高達五十億。

也擋不住,張山在天神下凡狀態下爆發。

在開啟狂熱和狂暴技能之後,他現在一秒鐘,完全可以打出十槍以上的攻擊。

這樣的攻擊速度,簡直就是快到可怕。

而且狂暴技能,還能增加一部分攻擊力。

他現在每槍打出,單次傷害就已經,超過了十五萬。

再算上彈射傷害。

也就是說,張山每一槍打出,都有近兩百萬傷害。

這還是只算,張山主身的傷害,兩道分身的傷害,還沒有計算。

只可惜,狂暴和狂熱技能的持續時間,都很短。

如果他能一直,保持這樣輸出效率的話。

那麼在一分鐘之內,也許張山可以打掉布魯克斯,七八億以上的血量。

當然了,這是不可能的。

狂暴和狂熱技能,只能偶爾爆發一下。

正常情況下,他只能靠常規輸出。

好在他的常規輸出,也不算弱。

算上暴擊暴擊效果的話,一分鐘也能打掉布魯克斯,兩億多血。

時間慢慢的過去。

張山看了一下,自己的狀態。

谷天神下凡技能的持續時間,馬上就會結束。

此時,魔族城主布魯克斯的血量,已經快要下降到,百分之四十。

靠着天神下凡技能,和其它爆發技能的迅猛輸出。

張山在一分鐘之內,差不多打掉了,魔族城主布魯克斯,近五億的血量。

這個輸出效率,簡直就可怕。

可惜像天神下凡,這麼猛的技能,一天只能讓他爽一分鐘。

用完就沒了。

要是能夠,將天神下凡技能的冷卻時間,再縮短一些,那就好了。

當然了,這是不可能的。

張山只是個小獵人,又不是大法師。

只有在法系裝備上,才會有縮短技能冷卻時間的特效。

而且縮短得也不多。

也許神器級的法系裝備特效,在這方面才會有實用價值。

比如一件神器上,有一個縮短百分之十冷卻時間的特效。

只要搞到三五個這樣的特效,那效果就很可觀了。

當然了。

這只是張山的猜測,神器級級的法系裝備,是不是有這類特效?

這都是一個,不確定的事情。

眼看着,天神下凡狀態快要結束。

張山對身後的輔助,大聲說道。

「我的大招快要沒了,準備上來加血。」

「OK,收到。」

站在張山身後的輔助,迅速分出三個人上前,準備給張山加血。

沒過一會。

張山的天神下凡狀態消失。

他打出的傷害效率,瞬間就下降了一大半。

這情形,看得張山非常不爽。

剛吃了一頓海鮮,現在居然要吃饅頭,這讓張山很不適應。

然而,他也沒招。

大招爽完了,現在只能慢慢來。

好在魔族城主,現在也只剩下,百分之四十的血量。

就算沒有大招,他也不用十分鐘,就能將布魯克斯打爆。

時間緩緩的過去,張山一個人,不停的對魔族城主開槍攻擊。

在他身後,一直有三個輔助職業,不斷的給他刷血。

雖然每次魔族城主,施放出亂刀斬技能的時候。

站在他身後的三個輔助,就會倒地。

但是靠着不停的輪換,他們倒是還沒有,出現過減員。

輔助只要剛倒地,很快就會被複活。

他們來到雙子城的所有輔助職業,幾乎都倒了一遍。

所有人的復活技能,至少都用過了一次。

但是問題不大,輔助之間的復活技能,剛好可以銜接得上。

在張山不停的攻擊下,魔族城主布魯克斯的血量,不斷的下降。

百分之四十,百分之三十,百分之二十。

大概又打了五分鐘不到,魔族城主被張山,打進了狂暴狀態。

狂暴狀態下的魔族城主,變得超級兇猛。

不只砍出的傷害更高。

更主要的是,狂暴之後的魔族城主,攻速變得更加誇張。

魔族城主砍出的速度,比張山開槍的速度,還要快上不少。

差不是每秒鐘,能砍出四五刀傷害。

三個輔助職業,站在張山身後,不停的給他刷血,都快有點刷不過來了。

形勢變得有點緊張起來。

但是張山並不慌張。

有啥可慌的。

魔族城主只剩下,十億血不到,它還能翻天不成。

正在給張山加血的輔助,感覺有點加不上來。

其中一個輔助,大聲叫道。

「再來一個,千萬不要讓六管大佬掛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