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哥哥……」慕木迷迷糊糊地喊。

「小哥哥,我很乖的,你不要丟下我……」

陸少淵懶得應她,也懶得哄她,任由她自說自話。

「不要……丟下我……」

「我可以賺錢……給你買好多糖果……」

「好多好多……」

「甜的……酸的……草莓味的……只要你喜歡……我……都買給你……」

「所以……你不要丟下我好不好……」

陸少淵:「……」

所以,他就是一個小白臉?

還有,他是喜歡吃糖,可是至於為了幾顆糖賣身嗎?

陸少淵簡直無力吐槽。

「小……哥哥……」

慕木喊著喊著便沒了聲音,她在陸少淵胸口蹭了蹭,又睡起來。 這是陸少淵第一次,不是陰陽怪氣的喊他哥哥,顧寒微愣。

在顧寒愣神的瞬間,陸少淵成功打開了衣櫃,並在裡面隨意翻找。

「哎,我想穿左邊第一排的那件白襯衫,行不?」

「不說話就當你同意了。」

陸少淵迅速將衣服扒拉出來,套在了自己身上。

穿好之後,看向顧寒,發現他還在發愣。

「喂,陸大少爺?」

「喂!」陸少淵搡了把顧寒。

顧寒回神。

「喂,你該不會是……」陸少淵摸著下巴笑,目光在顧寒臉上轉了幾轉。

顧寒有幾分不自在,他抿了抿唇,推陸少淵,「你該走了。」

「好哥哥,留下我不行嗎?」

「不行。」

陸少淵被顧寒推搡著到了樓下。

「喂……」

顧寒打開門將陸少淵推出去,沉默片刻道:「這裡這個點打不到車,打電話叫司機來接你。」

說完「啪」的一聲甩上門。

「……」

陸少淵愣了片刻,隨後唇角揚起來,眼裡也似含了笑,比滿頭星光還要璀璨。

……

顧寒剛上樓,就聽到慕木房間里傳來的輕輕的拍門聲。

顧寒走過去,在門口站了會兒,才拿鑰匙打開門。

門一開,葉茗就呲溜一下,跳了出來。

「喂寒寒,這次你過分了哈?捂我眼睛就算了,竟然還鎖我!」

顧寒看了葉茗一眼,冷哼一聲,轉身就走。

「嘿,顧寒,你這是啥意思?」

葉茗追上去,結果「砰」的一聲,被關在了門外。

差點碰到鼻子。

「……」嚯,還耍起了小性子?以為這樣我就怕你了?

葉茗揉了揉險些被撞到的鼻子。

搞笑!

雖然……這件事是我不對。

不是,我也沒什麼不對啊,陸少淵突然脫衣服,嚇到我了,我驚呼出聲有什麼不對?

幹嘛又是捂我眼睛,又是鎖我?

就算你理解錯了吃醋,那也不能這樣啊?

過分哎!

這種男朋友,也就她願意寵著,換作別的女生,分分鐘分手的信不信!

哼!

再等三十秒,他再不開門道歉,她就回去睡覺了!

搞得誰怕他似的。

一、二、三……二十九、三十!

三十秒了,門依舊關著。

很好!

顧寒你可真棒!

葉茗磨了磨牙,轉身就走。

這次誰先理誰,誰就是小狗!

葉茗才走了不到兩步,身後門就打開了,她被拖進了房間。

葉茗被顧寒抵在了牆壁上。

對上顧寒深邃的眉眼,葉茗咬著牙,默不作聲。

誰先理誰,是小狗!

兩人深情對視了許久之後,顧寒先敗下陣來,「葉子……」

哼,小狗。

再說一句,我就原諒你。

哄我的話,就更好了~

快說啊!

看著葉茗只盯著他,不說話。

顧寒心漸漸有些下沉,他看著她許久,緩緩鬆開手,讓開一條道,「打擾你休息了,晚安。」

葉茗:「??!」等了你半天,結果你就來了這麼一句?

有毒吧你!

葉茗冷著臉看顧寒,看了好一會兒才道:「道歉。」

道什麼歉?

顧寒略懵逼,然後就想到之前。

他抿了抿唇,儘管覺得自己沒錯,還是壓著聲音輕聲道:「是我錯了,對不起。」 葉茗漸漸露出笑容,她抬手拍了拍顧寒的肩,笑吟吟地開口:「這才對嘛。」

見葉茗笑了,顧寒動了下唇角,道:「回去。」

說著,他同時轉身將門推開一些,讓葉茗出去。

葉茗:「……」啥?

趕我走?

「不是,顧寒你什麼意思?」葉茗不動,揪著顧寒的衣服問。

顧寒抿了抿唇,沒說話。

他能怎麼說呢?

說他對她的佔有慾極強,強到不樂意她多看任何人一眼,尤其是異性……

每次她的目光落在別人身上,他都控制不住自己,怒火升騰,灼的他心肝肺都疼。

這樣的他,他自己都厭惡,她……大概也會厭惡吧?

他不想讓她厭惡。

所以他只能趕她走,他怕自己一時忍不住說了什麼,或做了什麼傷害她的事……

明明他以前不是這樣的,為什麼?

「喂,說話呀?」葉茗將顧寒推到牆上,一手捏著他的下巴,一手揪著他的衣服。

顧寒甩了下腦袋,沒甩開葉茗的禁錮,又怕傷到她,他也不敢用力,只好作罷。

他深吸一口氣,「很晚了,有事明天再說吧。」

語氣平淡,和往常沒什麼區別。

晚安,教授大人 魏晉路過,看到門口的兩人,似笑非笑地挑了挑眉,「這麼晚了,二位好興緻啊……」

顧寒和葉茗兩道目光同時看向他。

一道冷冽,一道薄怒。

魏晉:「……」媽呀,嚇死老子了!

我幹啥了?這麼看我?

還看?

我就是取個水杯而已,至於嗎?

魏晉眼珠子在兩人之間微微轉動,隨後輕輕「啊」了一聲,「你們繼續,繼續。 老婆比我先重生了 就當我是空氣……」

隨後三步並作兩步去客廳取了水杯,很快飄進房間。

見魏晉離開,兩人同時收回目光。

對視片刻,葉茗先開口,有點煩躁:「你在生氣對不對?你吃醋了?」

顧寒抿了抿唇沒說話,視線不怎麼敢對上葉茗。

看顧寒反應,葉茗就知道她說對了。

「顧寒你記住,我喜歡你,我只認你一個男朋友。」葉茗琢磨了下措辭,繼續道:「至少……這一輩子,我只認你。」

「所以,你不要妄自菲薄,也不要動不動就不理我。」

「你可以和我吵。當然,我有不對的地方,你也可以告訴我,能改的我都盡量改。」

「但是你……能不能先改了你這個動不動就不理人的臭毛病啊?真的好煩。」

「其實,我還挺懷念那個笑起來燦若朝陽的少年……」

「他會吵,會鬧,也會笑。雖然有時候也挺煩的。」可是真的好懷念。

好想好想你能像小時候一樣,對我笑,和我鬧……

想著,葉茗踮腳在顧寒唇上咬了一下。

是真的咬。

都出血了。

顧寒有些錯愕地看著葉茗,大概也沒想到女孩突然會咬他。

顧寒一貫冷淡,突然這幅模樣,葉茗一時沒忍住,伸出舌頭舔了下。

舔完才反應過來,頓時臉色爆紅。

媽呀!

我剛剛到底在幹什麼!

「晚安!」

葉茗喊完匆匆跑開。

然而被勾起的男生怎麼會輕易放過她。

「葉子……」顧寒的嗓音有些沙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