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先休息一下吧,你體內的力量不多了吧?」

感覺到櫻滿集站起來,之前來救櫻滿集的牧師看了櫻滿集一眼,勸櫻滿集一聲。

雖然沒有非凡力量也有一定的戰鬥力,但是看這個小孩這麼小,哪來的力量?……

另外一邊,在保護之前和櫻滿真名一起的小不點們的驅魔師們也開始聚集,把那一些從戰場上面救出來的老弱婦孺和凡人帶著向這邊聚集。

驅魔師在一起比較安全。

然後兩個人群就變成了一個人群,驅魔師們將牧師們保護在中間牧師們把櫻滿集他們和無數凡人保護在中間。

正當一群人正在為突圍努力著的時候,一個凡人突然忍不住的一下子飛上半空,天地之間無數的光飛舞過來,融入了那個凡人體內。

覺醒了!

覺醒之後就是暴走。

但是……

驅魔師們看著那覺醒的凡人,立刻臉色一變。

周圍天地之間幾乎瞬間漆黑迷霧就消失消散掉了,無數的怪物飛向奔跑向這個覺醒的人這邊。

這位覺醒者直接就成為燈塔一樣的把周圍的所有怪物的注意力吸引了過來!

看著視野清晰起來之後那無數的怪物,凡人們之中發出了一聲聲的尖叫和哭泣聲。

混亂在人群之中。

吵的櫻滿集頭昏腦漲,那一些驅魔師恐怕也是如此。

櫻滿集在沒多久就釋放自己的力量。

「安靜!給予你們勇氣!……」

櫻滿集說著,他的力量擴散了出去。

很快,很多凡人就沒有那麼不堪了。

也是在這個時候,一個個強大的怪物接踵而至!

夜斗率先衝出隊伍和衝來的強大怪物交鋒在一起。

隨後一個個驅魔師衝出隊伍,和強大的怪物交戰在一起。

櫻滿集收穫著周圍驅魔師所殺的怪物的力量,消耗著來加持周圍凡人們勇氣buff。

看著這個情況,櫻滿集結印,對著一個個方向萊一下下的影殺術。

影殺術消耗很多,而且距離越遠消耗越高,但是櫻滿集現在處於驅魔師們中央的被保護區域,所以櫻滿集也不過是和旁邊的驅魔師一起在釋放遠程攻擊手段。 “還不上來?”

“……哦。”果斷是不行的!

淺川千秋憂桑地看着依舊是白襯衫休閒褲的男神就那麼站在樓梯口等着她,默默地關上門,默默地換拖鞋,默默地上樓梯,默默地把手遞給他,默默地跟着男神進了他的房間,上了他的牀。

媽媽,您的乖女兒在交男朋友的第一天就要失去貞操了,這真是一個憂桑的事實。

淺川千秋抹了把臉,一臉義無反顧地伸手準備脫衣服取悅自家男神,腦海裏飛快地躥過至今爲止自己寫過的h的三百六十五種姿勢,準備在裏面挑一個第一次也能爽到而不是隻有痛感的姿勢。

腦海裏各種姿勢嘩啦啦如水般飛過,眼睛不看都不影響她手下的動作,淡藍色襯衫整整齊齊的一排扣子已經自下往上解到一半,衣襬的一飄一蕩中,平坦的小腹慢慢顯現在眼前,白色的胸衣也已經露出最下邊的蕾絲。

心上人主動脫衣服投懷送抱本該是件令人心情愉悅的事情,可幸村精市只覺自己的頭越發地疼了,按了按額角,很是無奈:“你做什麼?”

“取悅你啊。”

淺川千秋理所當然地應道,等到發覺自己真的說出口後立刻一副被雷劈的模樣,渾身焦黑地側過頭去。

果然,幸村精市在最初的怔楞過後“噗嗤”一聲笑出聲來。

男女朋友交往第一天就跳過接吻,不,兩人之間牽手親吻擁抱都做過,除了約會,貌似只剩下最後的一步。但第一天就上牀,還是在男朋友家他父母妹妹都在的情況下上牀什麼的,真的太破廉恥了!

本來還有些害羞,但被這麼嘲笑,淺川千秋果斷地火了,臉紅脖子粗地揪住他襯衫領口大聲吼道:“你笑什麼!”

幸村精市以手撐頭,側躺着,笑容淺淺,“沒什麼。”

一點都不像沒什麼的樣子! 可愛小嬌妻 淺川千秋怒瞪他。

這眼神一點威脅力都沒有,幸村精市也不在意,只是想到某個更深入的問題,眼神幽深地問道:“你願意把自己交給我?”

拐個總裁當老公 說不驚喜是假的,一個女生願意把自己交給男生,這是怎樣的一種感情和信任?

何況淺川千秋又不是那種能夠隨意和男人上牀的人,願意把自己交給他……想想都覺得激動,不是爲那事,而是想到她對自己的感情就覺得好像這陣子所做的事都值得。

這個問題一出,連淺川千秋自己都愣住了。她只是下意識地按照幸村美佳的建議來做,而完全沒有思考剛成爲男女朋友第一天直接把自己交出去,這到底行不行?

甚至,她都沒有考慮過,若是日後幸村精市不要她了,那她怎麼辦?

“我,我沒有多想,美佳,美佳讓我這麼做,我就……”淺川千秋慌慌張張地解釋,手腳都不知道該怎麼放,見幸村精市沒有反應,她更慌了,“我不是,我不是那樣的人,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我……”

“我知道。”

幸村精市手一撐坐起來,按着她的後腦勺,身子微微前傾,只一下,就準確地捕捉到她的脣。 總裁的私有寶貝 這個吻沒有帶有任何掠奪的色彩,只是單純地印着,似是安撫,一觸即離。

他的額頭抵着她的,鼻尖對着鼻尖,嗓音是帶着低啞的溫柔:“我知道,因爲是我,所以可以,對嗎?”

“嗯。”淺川千秋輕輕地應了一聲,有些臉紅。

“那我是不是可以認爲,千秋當我的女朋友也不是不願意的呢?”

“……嗯。”

“那我是不是可以認爲,千秋也願意做我的妻子呢?”

“……這個太早了。”

“已經20歲,可以結婚了。”

“雅治不會同意的。”

“我們結婚還需要經過他的同意?”

“……嗯。”

淺川千秋自己都說得沒有底氣。自己結婚還需要經過竹馬大人的同意,這話說出去不得被笑死?可事實就是這樣。

“我的父母已經過世,若是結婚是需要經過仁王爸爸和仁王媽媽同意的。當然,雅治的意見也很重要,嗯,還有比呂士。”

哪個女孩結婚之前不是歡喜又憂傷地依偎在父母身邊,在最後的時光裏任性地撒嬌一次?可淺川千秋已經被剝奪了所有任性和撒嬌的機會。

幸村精市眸裏閃過一抹痛色,只心疼地抱她,緊緊的,“以後我會陪在你身邊,我的家人就是你的家人,我的父母就是你的父母,我的妹妹也是你的妹妹。以後我們還會有屬於我們自己的孩子,那樣你就不會再孤單了。”

幸村精市爲她勾畫了一幅美好的藍圖,一幅自從父母過世就被塵封,再也沒有描繪過的幸福藍圖。

那是一個只有歡樂幸福,沒有悲傷和孤單的未來,是她一直沒有勇氣幻想的未來。

淺川千秋捂住嘴不想沒出息地哭,但這話卻戳到她心窩子裏,眼睛鼻子都酸澀得只想掉眼淚。

她不堅強,真的不堅強。

親她愛他的父母一下子過世,整個幸福的家庭一瞬間支離破碎,仁王一家對她是很好,陪伴她渡過最難過的時候,但她畢竟不是仁王家的孩子,也不可能一輩子都住在他家。

即便兩家感情好,她是仁王一家看着長大的,但她寧願自己一個人在那麼大的公寓裏住着,哪怕一開始她每晚都需要點着燈才能睡着。住在別人家裏,總會有寄人籬下的感覺。

她不願意這麼想,這對他們一家人是種侮辱,但……一個人真的太孤單了。

仁王雅治知道,但他卻沒有辦法改變這個現狀,因爲他的位置從一開始就註定只能是青梅竹馬。

幸村精市知道,也願意對她伸出手,可她卻沒有勇氣遞出自己的手。

淺川千秋死死地揪着幸村精市背部的襯衫,不願把自己現在紅着眼一副即將哭出來的懦弱模樣被他看到,只低低地帶着些許哭腔地要求道:

“精市,不要對我好,我會捨不得放開你的。”

你所勾畫的未來太過美好,她怕自己忍不住全身心投入,卻只能在最後換來一場虛無縹緲的夢,丟了心,傷了情,失了身,什麼都沒有,只剩下飛灰一捧。

從幸村精市那強勢的不像告白卻勝似告白的話出口,從她默許這一切發生的那一刻開始,她就知道自己的心裏一直都有這個人的存在,不觸碰沒有關係,但若是親眼看到他聽到他摸到他,她就只有一退再退。

因爲喜歡,所以容忍你的任性。

因爲喜歡,所以擔心你的傷痛。

因爲喜歡,所以包容你的強勢。

哪怕這一切都建立在她要退讓的基礎上,只是最後一次,最後一次,所以沒有關係。

所以她只在最初嘗試的掙扎後順從心底的願望順從他,哪怕是一場夢也是美夢。

所以她纔會在幸村美佳提出這麼不靠譜的建議後真的準備行動,哪怕日後失去也至少留下美好的夢境過。

所以……

她在冠上幸村精市女朋友的身份後,第一時間就做好隨時分開的準備。

“精市,我也很貪心的,特別是在我已經失去所有血緣親人的現在,只要一點點溫暖我就捨不得放手。親手抓住再眼睜睜地看着它溜走,很殘忍的,所以不要對我這麼好。”

“你看,我們已經在一起了,只要再過一個月,交往過後就可以分……”

最後的話淹沒在嘴裏,再沒有說出口的可能性,因爲幸村精市面無表情地看着她,看得她根本不敢繼續說這明顯會惹怒他的話。

她說的是事實,但往往事實才最傷人心。

幸村精市強硬地掰開她的手,一雙噙滿風雨欲來意味的眼眸直直地盯着淺川千秋的慌亂的眼,語氣冰冷又帶着滿滿的嘲諷意味,不知道是在嘲諷她還是在自嘲:

“淺川千秋,你以爲我是什麼人?一個得到之後就會把你隨意丟掉的人?一個和你交往就只是爲了國中時候留下的遺憾的人?一個得到你的身體就可以把你當玩具一樣扔掉的人?”

“淺川千秋,你是在看不起我,還是看不起你自己?”

從認識到現在,淺川千秋從來沒有從幸村精市的嘴裏聽到自己的全名,不是“淺川桑”就是“千秋”,連中間過渡的“淺川”都沒有出現,而她第一次發現自己的全名從他嘴裏說出口竟然讓她只有哭的衝動。

她也不想的,只是失去得太多,太珍貴,所以不想再失去,不想再受到傷害。

如果最初不擁有那麼多,就不會有任何失去的可能,她是這麼認爲,也是這麼做的。

選擇宅在家裏不需要出去和人打交道的工作,並不是她不擅長和人打交道,害怕社交,而是不願意,或者說從心裏牴觸與社會與人的接觸,更甚者是恐懼。

她害怕再一度失去,那麼只要不擁有就好,那樣就不會痛苦了。

一串串眼珠從眼角滑落,淺川千秋眸裏早已失去焦距,似是想起什麼場景陷入魔靨,只一遍遍地在脣邊呢喃:“不擁有就不會痛苦了。”

當世窮富 而這句不靠近就聽不到的話卻讓幸村精市異常悔恨自己剛剛無情的話。他是感到難過,爲她的不信任,爲她的輕賤自己,但若是預料會看到這樣的場景,他恐怕還是會忍着心痛繼續,他想知道她心裏到底怎麼想的。

“對不起,千秋。”

如果不聽她親口說,誰知道她的心裏到底是怎麼想的呢?誰知道平常嘻嘻哈哈像是沒有任何煩惱的淺川千秋心底會掩藏着這麼多的痛苦呢?

原來淺川千秋對他並不是沒有感情,只是害怕失去,所以最開始就不想靠近。

“千秋,不怕。”

大概對他說出那些類似訣別的話之時,她的心也在隱隱作痛吧?他還有家人幫忙籌劃安慰,但她恐怕連唯一的好友仁王雅治也不能說吧?

“千秋,我不會離開你的。”

或許當初她的家人離世對一直被衆人保護得好好的她來說真的是一個沉重的打擊吧?上次見她在仁王雅治的懷裏哭過,這次又是,她似乎一直都沒有從失去家人的痛苦裏走出,平常那樣也只不過是爲了不讓他們擔心吧?

“千秋,以後我就是你的家人,我會陪着你。千秋不哭,我在,我一直都會在。”

站起來擼!

該死的,差點最後一句打成這個(ノへ ̄、) 一次次的影殺術,給怪物造成一次次的傷害。

櫻滿集隨著力量恢復,用心想事成力量進行自我修復。

馴服惡小開 恢復好自己的身體,櫻滿集終於可以自己行動了。

周圍的人都在驚慌失措……

櫻滿集感受了一下治療好自己已經沒剩下多少的非凡力量,跟著驅魔師們不斷的移動著。

驅魔師們在不斷突圍。

但是後面的凡人因為混亂導致行進的狀態不可謂是不慢,雖然有了勇氣和安靜,但是很明顯人類這種生物並不像機械人,沒有良好的紀律,連驅魔師也是本性善良的人居多而已,而已!

「不要混亂!有秩序的行動!」

隨著櫻滿集再度的釋放出自己的力量,人群很快就變得穩定了下來,但是這對於櫻滿集的消耗不可謂是不大。

這可是數千人,而櫻滿集只有自己一個人,雖然有著數百個驅魔師在戰鬥,殺死怪物都會讓他恢復一些,但是櫻滿集還是要承受不住這千人份的三個持續的命令的消耗。

而那些驅魔師感到凡人們突然之間就變得極為有秩序,自然是開始加速行進,瘋狂的突圍。

快速的行進了一定的距離,櫻滿集承受不住這樣的消耗,不由得停下了能力的釋放。

隨著櫻滿集的力量停止輸出,人群莫名的秩序安靜與勇氣也慢慢的消失。

這一些不可能是瞬間消失的!那太假!櫻滿集的力量至少會維持一定的時間。

但是隨著時間偏移,一些本來就是恐懼與混亂產生源頭的人們開始變回正常。

櫻滿集帶著已經六神無主的四五個小夥伴們和一群學校裡面的同學們,在櫻滿集的大聲呵斥之中,這一群小不點,嗯,完全沒聽櫻滿集的話。

櫻滿集的隊員們倒是聽櫻滿集的話,牢牢的在櫻滿集旁邊與身後圍成一個小圓圈。

櫻滿真名在櫻滿集的指揮之中釋放力量,推開周圍的大人和混亂的人群,保護著小不點們。

匯合之後櫻滿集和櫻滿真名第一時間找到了那一群擠在一起的同校同學,然後找到了自己的隊員。

猛然,一個巨大且看上去就極為兇猛的怪物從迷霧之中出現,快速的朝櫻滿集這邊奔跑過來。

驅魔師們立刻反應過來,結成了防禦和反攻的陣式。

怪物撞擊在驅魔師的防禦陣之中,將驅魔師們擊退了一定距離,好在驅魔師們早就迎擊了上去。

共同卸力,隨後就是瘋狂的連續劈砍。

牧師們不斷的釋放聖光,治癒驅魔師或者擁擠混亂導致受傷的凡人。

牧師們的聖光力量恢復的速度很快,因為並非是本身的力量,而是聖光所給予的力量,所以恢復的速度快的很。

一些牧師治療著治療著,見勢不妙一下子就拔出了隨身的武器衝鋒戰鬥起來了。

在戰場上面,一聲聲巨大的槍炮聲不絕於耳。

不斷遭遇到非凡士兵,這一些非凡士兵瘋狂的射擊著所有看到的怪物。

發現這麼多人的時候,立刻士兵們就奔跑過來,加入驅魔師們的團體,護送櫻滿集這數千人離開所在的區域,然後在脫離了一定區域后就返回。

夜斗在櫻滿集他們外面不斷的戰鬥著,雖然因為個體實力太強,導致他無法安心的呆在驅魔師之中進行突圍作戰,但是他一直在圍繞著櫻滿集他們這一大片人群的周圍戰鬥著,揮舞著利刃,快速的奔跑斬殺著。

光溜溜的身體真特么少兒不宜。

咳咳咳,不要注意這一些沒用的細節。

猛然的,一聲聲怪異的嘯聲出現,向下方俯衝而來。

櫻滿集早已有預料般的抬頭張望,總感覺有什麼東西正在接近,雖然目標似乎並不是自己,但是絕對是自己這一邊的人群。

這個巨大怪物出現的第一時間,櫻滿集就釋放出自己早已結印好的術式。

不知火!豪火球!多重豪火球之術!

連串的豪火球飛射出去,好像是機戰之中的子彈一樣瘋狂的射擊著。

怪物在空中自由的翻飛著,躲避開大量的豪火球。

看著越發接近的怪物,驅魔師們都慌亂的跳起來,可惜並沒有達到在空中走路的程度,跳起來也沒有撲中怪物。

「奈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