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朽這一手,也不錯吧。」

「……」

羅天恩完全處於自嗨模式,龍劍一一句話也沒搭茬,都是在第一時間落子,結果他自言自語,還說得熱火朝天! 蔣常沂想要拿下兩人,而焱陽雖然跟花錦說笑時看似輕鬆,可望著攻來的蔣常沂時,那血色眸子里卻是劃過抹擔憂。

他和花錦若都是全盛時期,想要拖住蔣常沂還尚有可能,雖然不能擊敗他,可只是護住姜雲卿和君璟墨等到流明宗的人趕來卻已足夠。

可是他如今早不是當年那個橫行血武之界的血靈王,涅火金蓮這麼多年削弱了他許多,而花錦之前又幾次受傷,哪怕吸收了一些血煞之力,卻也不過擁有之前一半修為而已。

他們沒想到姜雲卿二人出來之後,就會立刻因為滄瀾境束縛消失,立刻破虛,更沒想到這周圍居然會冒出一個蔣常沂來,直接對於姜雲卿二人起了殺意。

焱陽和花錦剛才言語看似囂張,甚至還不斷與蔣常沂說話,就是想要拖延一些時間。

眼下動起手來,焱陽自己也知道他們阻攔不了蔣常沂多久。

見蔣常沂惱羞成怒,他眸子里劃過抹憂心,對著花錦傳音道:「攔住他,別叫他靠近雲卿姐他們,只要他們突破之後就不必再懼怕他!」

「我知道!」

花錦眸色冷凝,它當然要護著姜雲卿,否則姜雲卿一死,身為靈仆的它也活不下去。

更何況姜雲卿他們將它帶出了試練塔,甚至君璟墨的生之極力也能幫著它更進一步,花錦可不想剛有希望之時就隕落在了這裡,它還想要成為真靈,想要將來能夠褪去靈植之身。

焱陽直接從花錦身上飄了出去,化作一道血色鴻光朝著蔣常沂攻去,而花錦也是挪動著龐大的身軀,那藤蔓鋪天蓋地的涌了出來,跟在焱陽身後朝著那邊撲去。

……

蔣常沂和花錦他們戰鬥在一起,而周圍那些因為這番打鬥退到遠處的人,神念瞧見突如其來的巨大靈植,還有漂浮在半空之中看似十分強悍的焱陽時,都是忍不住議論開來。

「那是什麼?」

「好像是靈植成精。」

「這東聖之上居然還有成精的靈植嗎?」

重生巨星是女生:凌總別來無恙 有之前進過第五層,僥倖從裡面出來的人瞧著那高大至極,藤蔓揮舞之間卻緊緊將身後姜雲卿二人庇護的嚴嚴實實的花錦,滿臉不敢置信的說道,

「試練塔五層之中,是有成精的靈植的,而且我聽說那裡之前有一株成精數萬年的靈虹草,是那處界面的草木靈王,只是後來遇到了幾個人類打鬥一番之後就突然消失了。」

「難不成當時消失的就是這一株?」

這人當初剛好進去的就是花錦所在的綠林之界,他是與同伴一起,而綠林之中失去了花錦之後,其他的靈植雖然強悍卻也不是不能存活。

他們當時出現的地方離血武之界的入口極近,遇到的也是一隻剛化靈不久的靈植,一番打鬥之後便將其拿下,還從它口中知曉花錦的存在,也知道在他們之前是有人進過這裡,甚至與那株靈王級別的靈虹草大戰過一場的。

只是後來那幾個人類進了血武之界后,那株靈虹草也跟著消失。 「教主大人。」

「老朽輸了。」

羅天恩倒是洒脫,輸了就是輸了,一點都不拖泥帶水。

「嗯?」

「這盤棋,我雖然佔據優勢,但你也未必沒有翻盤的機會。 星辰之主 現在就認輸,是不是早了點啊?」

葉雲端也不欺人,如實道來。

「是嗎?」

「還有勝算?」

「那老朽得仔細研究一下。」

羅天恩是個棋痴,說著,便盯著棋盤,徹底入定了。

一晃,便是兩個時辰。

「轟隆隆!」

天上竟然有雷劫匯聚,很明顯,羅天恩在計算棋局的時候,動用了超越武之三境的力量。

「別想了。」

「再想就要飛升了。」

「夕陽斜下,天色漸晚,我也要早些回去,幫內人療傷。」

「你這步棋,到底是下,還是不下?」

葉雲端在這裡枯等兩個時辰,已經算是給羅天恩面子了。要知道,綾青璇的傷勢,可是越早治療越好。

「下!」

羅天恩停止思考,天劫潰散。

但他舉著棋子的右手,卻遲遲不肯落下,主要是,其還沒有計算清楚。

「快點下啊。」

「你要是再不下,我可走了。」

葉雲端也就是說說。事實上,他根本不想,也不敢得罪羅天恩。

羅天恩這個鎮魔界第一強者,可不像夜屠那般酒囊飯袋。

其修為、靈魂、肉身、力量、速度等等一切屬性,全都觸碰到了滄瀾界的天道屏障。

以葉雲端目前的能力,想要在羅天恩面前自保,容易。但想要反過來取勝,甚至於擊殺,卻絕不可能。

葉雲端之前擊殺夜屠,將積攢的信仰之力消耗一空,其已經使不出來「如來神掌」了。

倒是羅天恩,其似乎已經擁有了超越武之三境的力量,只是不想飛升,時刻壓制著而已。

「想好了。」

「就是這裡。」

帝姬傳奇:華都幽夢 羅天恩一子落下。

葉雲端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幽幽道來:「結束了,這次你真的輸了,唯一的一步活棋,你沒有找到。」

「哪步棋……在哪?」

羅天恩虛心求教。

「這裡。」

「嗯?」

「還沒看懂?接下來我下這兒,你下這兒。然後……」

葉雲端一會執黑,一會兒執白,足足走了八步。羅天恩才一拍腦門,豁然開朗。

「原來……如此啊。」

「教主大人,真乃棋中聖手,老朽佩服之至,五體投地。」

這的確是棋力上的差距,葉雲端和羅天恩的計算力,都是一樣的。結果葉雲端的思維,卻要比羅天恩快上八步。

「好了。」

「別整這些虛的了。」

「棋,我陪你下完了,我也該回去了。」

葉雲端雖然表面輕鬆自如,但實際上,這兩個多時辰,他始終在提防著羅天恩。論戰力,羅天恩強他太多,其不得不防。

「請教主大人留步,老朽還有話說。」

羅天恩的表情,已經在悄然間發生變化,變得一絲不苟。

「講。」

葉雲端沒法拒絕。

「說實話。」

「您與夜屠那戰,老朽遙遙相望,目睹了整個過程。直至那黑袍女子出現,喊出了您前世的名字,老朽才知道,您便是我族昔日的主人,萬魔教主。」

「這兩天……」

「老朽一直在思索著一問題,到底是該殺了你,繼續被那條妖龍圈養,還是搏上一把,帶領族人,重歸萬魔教麾下。」

「那你決定了嗎?」葉雲端插嘴道。

「之前沒有,但下完這盤棋,就已經做出決定了。」

「老朽願帶領族人,重回萬魔教麾下。希望教主大人,能夠帶領我們,離開這個牢籠。」

羅天恩跪在地上,給葉雲端行了大禮。

「我贏了,你就帶領族人歸順,那我要是輸了呢?」

葉雲端看著羅天恩的眼神,稍稍有些銳利。

「教主大人,是昔日的萬界之主,又怎麼會輸呢?您要是輸了,就只能證明,老朽遇到的教主,是個假的。」

羅天恩,也是一個老狐狸。

「起來吧。」

「本座接受你,和你族人的投誠,但萬魔教……就算了吧。」

「往事已矣。」

葉雲端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萬魔教雖然已經覆滅二百多萬年了,但對天下正道來說,其卻仍是禁忌。

葉雲端若還打著昔日旗號,行走天下,就等於是在向所有人宣布,他萬魔教主又回來了,這跟找死沒什麼兩樣。

「教主在,神教便在。至於用什麼名字,並不重要。」

羅天恩還不太適應,自己的新身份。

「在你族裡,還有多少人,知道自己體內,流淌的是修羅血脈?」

葉雲端好奇的問道。

「除了老朽,還有兩位族中長老。」

「其實……」

「若非血魔大人點播,就連老朽也不知道,自己是修羅族人,更不知道所謂的鎮魔界,其實就是一個牢籠。」

整個鎮魔界,都在妖龍王的控制下,包括人心、文化。所以直至今日,絕大部分的鎮魔族人,仍舊以鎮壓邪魔,為無上榮耀。

殊不知,在鎮壓血魔的同時,他們也是這牢籠中的囚犯。

「你見過血魔?」

葉雲端雙眸當中,閃現出了一縷銳利。

「見過。」

「為了驗證血魔大人所言真假,老朽還曾離開鎮魔界,到外面去查閱典籍,這才確定了羅夜兩族的真正來歷。」

「罪孽……四族!」

羅天恩有些咬牙切齒,跟他仙風道骨的形象,一點都不相配。

萬古最強部落 罪孽四族,是佛教八部天龍中,投靠萬魔教的四個種族。

有阿修羅、夜叉、迦羅邏、摩呼羅迦。

「我若想見血魔,你能帶我去嗎?」

葉雲端有太多的事情,想要從血魔的嘴裡,得到答案。

「可以。」

「在白虎澗有一個血池,如果血魔大人還處於蘇醒狀態的話,在那裡能夠聯繫上他。」

其實,聯繫血魔最直接的辦法,就是前往玲瓏塔,但這卻勢必會引起妖龍王的注意。

「白虎澗?」

「我聽說,那裡最近可挺熱鬧的啊。」

白虎澗,目前是血衣衛和凌霄劍閣的老巢。

「一幫烏合之眾而已,不足為慮。」

「等過兩日,綾姑娘的傷好了,老朽便陪教主大人,前往白虎澗。若是那些人不開眼,站出來礙事,順手殺了便是。」

羅天恩能夠穩坐鎮魔界第一把交椅,除了修為通天,殺伐果斷,也是必不可少的! 這人當初只以為那株靈王被人斬殺了,還曾羨慕過那些斬殺它的人,能夠得到旁人得不到的東西,可沒想到那株靈虹草居然被帶出了滄瀾境外?

可是……

那試練塔中的規則在那裡放著,裡面的一切都難以待到外面來。

他們當時知道了自己想要知道的消息之後,也曾想要將那顆化靈的靈植帶走,可是血武之界的入口根本容不下它,甚至連帶著他們一起排斥。

最後他們只能將其斬殺,只抽走了魂靈取了枝葉和靈性。

姜雲卿他們到底是怎麼把這東西帶到滄瀾境外來,甚至還叫它認了主不說,一口一個主人拼力護持著他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