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若應付不了就來尋我們,要麼就找主持宗門大選的人。」

「明白嗎?」

寧真和寧琦聞言連忙點頭道:「明白了。」

姜雲卿瞧著兩人乖巧聽話的模樣,想了想后,又揮手取出了幾枚玉佩來,分別交給幾人,

不僅僅給了寧真、寧琦,連朱卓和酆思煜兩人也有。

「這些玉佩是我和璟墨自己做的,裡面都封印著我之前刻畫的陣法,還有一些涅火之力。」

「這幾枚龍鳳佩能夠抵擋臻境之人全力一擊,關鍵時刻能夠保命。」

「而這幾枚麒麟佩裡面則是封印了幾道攻擊陣法和涅火之力,只要以靈力激活陣法就能夠瞬間爆炸,出其不意擊殺先天中境之人也不在話下。」

「你們將玉佩隨身收好,特別是刻著防禦陣法的,要隨身帶著。」 楊順推過去一份文件:「從貓薄荷草中提煉貓酮的工藝和方法,我已經申請了專利,但專利局一直卡著我,如果你們不想輸給所,請出手,趕快把專利批複下來。這樣,什麼菜教授,飯教授,全都得歇菜!」

眾人傳看著專利局申請文件,很是驚訝。

沈代表也驚疑道:「你申請了貓酮的專利?為什麼我們都不知道?」

楊順攤攤手:「只是植物萃取法而已,而且與貓酮公司無關,是我私人的東西,沒必要通知大家吧?」

大家這才想起來,他還有個貓薄荷香水公司。

還好,雙方是合作者,他們是搞化學合成的,沒有直接利益衝突。

沈代表問道:「專利局為什麼卡你?」

楊順簡單解釋,最主要的是他沒法提供有效物的含量比例,他催生的比普通植物強太多,有效物含量根本不是一個數量級,他不能給專利局說,說出去也沒人信。

貓酮就是因為這個被卡著,數據語焉不詳,專利局要求補交文件,否則連初審都過不了。

貓樂樂因為不能治人類疾病,所以只申請了一個提取工藝,很快就通過了,這兩種是不同的。

沈代表問:「有規避方法嗎?」

「規矩都是人定的,繞過去並不難,就看專利局肯不肯繞了,他要是需要什麼資料,我提供就是。」

沈代表明白了,說道:「我知道了,我來做通專利局的工作,現在就開始吧!」

楊順必須拿到貓酮的一血,這關係著名譽,只要申請下來,後面所有人都失去了創造性貢獻,都是在為他打工,只有他是開山怪,世人只會記住他的名字。..

「等會兒!」

汪芸又發飆了,沈代表等人看著這個女人,頭都是大的。

這個女人真的軟硬不吃,而且極其護短,伶牙俐嘴,他們這幫大老爺們兒打不得,罵不得,威脅不得,每次看到她,都覺得特別膈應。

「汪小姐,還有什麼事?」

「楊順這次救了你們,不能白乾活吧?要什麼事情都指望你們搞定,還不如吃個散夥飯,我們自己單幹!」

「你」

沈代表這群人氣得差點吐血,哦,專利被卡住,我們要是施加影響通過,這算不算給楊順的回報?

但沒人敢提這件事,否則汪芸肯定又是一通譏諷。

女主人美路子野 主要是,這件事他們確實做得不地道,之前海口誇的太大,失信了,現在還被逮了個正著,完全洗不清了,任何解釋都是蒼白無力的。

給錢消災吧,沈代表疲倦地揮揮手:「給給給,小陳,你們是不是拿點獎勵出來?」

小陳臉都綠了,華海集團是大股東,不是冤大頭,憑什麼叫他們掏錢?看他們是國企,好欺負是不是?

他只能硬著頭皮說道:「集團董事長基金緊急批了00萬的活動經費,這次打通專利局關係之後,剩下的全部獎給楊順吧。」

紅楓這邊的股東立刻接話:「這還不夠00萬的,這麼點錢拿不出手呀,00萬剩下的我們市政府補齊吧。」

沈代表看向汪芸:「汪小姐,滿意了吧?」

「哼!私人轉賬!」

汪芸還不太樂意,要不是楊順拉著她,她還會說的更難聽,像什麼00萬打發叫花子之類的話,她肯定說的出來,還有更難聽的。

小陳想哭,00萬私人轉賬,不走公司帳,不交稅,他怎麼跟上面交代?他很難做賬的啊大姐!

另外的人只能低頭苦笑,趕緊收拾東西走人,把事情辦好才是頭等大事。

朝中有人真的很好辦事,專利局那邊接到上級領導電話,立刻查找檔案,研究了半天,主動整理材料,楊順又傳真補交了一些。

過了兩天批複下來,初審通過了,進入專利公布階段,之後是複審授權以及專利公告。

楊順頭一回感到權力的可怕,正常情況下,這個流程是最快3個月通過初審,現在竟然個多月就通過了!

這兩天,沈代表等人也在積極布局。

他們這口氣絕對咽不下,剛剛喘過氣來,立刻準備還擊,蔡教授算什麼東西,一個無節操的叛徒,一個無底線的學術小偷而已,還想偷雞?當他們學術山頭是吃素的?

布局就從專利局開始,他們等著蔡教授自投羅網。

這兩天,研究所通宵不眠,蔡教授帶隊,熬了整整兩天一夜,將貓酮所有的申報資料準備好,和所長親自來到中京專利局,他想親眼見證偉大的歷史時刻!

兩人通過關係,找到審核處的負責人,恭恭敬敬遞上材料,還悄悄塞了一張卡過去,裡面有20萬,但對方只是隨意放在桌子上。

「二位請坐,我叫人查一下。小劉!」

負責人很客氣接待兩個關係戶,將檔案交給屬下小劉。

小劉悄悄複印了一份,又找幾個人一起認真看完申報內容后,當人證,最後給了領導一個電子版的官方回復——不予接受,內容涉及抄襲。

於是,從電腦系統里看到結果的負責人嘴角抽了抽,將材料退給所長和蔡教授,笑了笑:「不好意思,這份申請我們不能受理。」

所長愣住,不敢相信:「為什麼?」

蔡教授急的不行:「哪裡出問題了?是格式不對嗎?」

負責人公事公辦道:「主要是你們申報的內容和另一份專利重複,紅楓市一名叫楊順的公民,前天剛剛通過了貓酮專利的初審,你們的內容大同小異。」

蔡教授急道:「不可能!他怎麼這麼快?」

「你們認識啊?」負責人笑了笑,不多言,難怪大同小異。

所長的腳尖踢到蔡教授的鞋子上,蔡教授意識到自己傻嗶了,這尼瑪是不打自招啊,真蠢!

負責人古怪笑著解釋道:「楊順在一個月前就申請了,距今超過了20個工作日,所有手續合理合法,你們來遲了。」

他再將卡推回去:「二位收回。」

蔡教授囁囁無語,完全不敢相信,失神落魄離開專利局。

直到坐在車上,他還在自言自語:「我在提取到貓酮時,特意去專利局網站查過資料,沒看到同類專利啊!紅楓那群人說了不註冊專利的,說話不講信用,一群小人。楊順就是個騙子,大騙子!」

所長氣得差點罵娘:「人家是騙子,你是蠢豬?他說什麼你就信?」

蔡教授都要哭了:「他跟領導親口保證不會註冊專利的!我怎麼知道,他連領導都敢騙?而且他是公民,是自然人註冊,他們那些公司的股東是不是都眼瞎了啊!」

鬼知道!

乘興而去,敗興而歸。

所長等人回到研究所,關上門罵了個狗血淋頭。

「接下來怎麼辦?」

「繼續研發!植物專利丟了,我們搶化學合成的專利!」

月華庭 「沒錯,他們不敢申請化學合成專利,因為只要申請專利,必須公布合成步驟,他們為了保密,肯定不會這麼早申請化學合成的方案,我們還有機會!」

眾人憋了一肚子的火,騎虎難下,戰鬥還要繼續。

研究所又調來十幾個研究人員,加入到蔡教授的團隊,進行化學合成的推演,用窮舉法,不斷試錯,消耗了大量人力物力。

只是,這次幸運女神沒有再次落在研究所身上,她眷顧了葉青團隊。

月20日,葉青團隊有了突破性進展,拿到了第一份穩定的化合衍生物,帶二苯基的貓酮。

楊順聞訊趕過去,心裡還想著,這也太快了吧,藥品是這麼容易研發出來的嗎,光是先導化合物的各種優化,都要持續幾年時間吧?

葉青提供了一份視頻,他們從紅楓生葯所購買了一隻染上讀癮的猴子,服用二苯基貓酮后,4時內猴子沒有強烈的讀品需求,顯得比較穩定。

但副作用也很明顯,猴子多次嘔吐,腹瀉,應該是腸胃方面的刺激,抽血化驗也證明了這點,這說明二苯基貓酮是不太合格的藥物。

葉青有點激動:「猴子服用美紗酮的持續時間是24-30小時,也就是說,我們二苯基貓酮的有效時間幾乎延長一倍,咱們的療效確實比美紗酮更好,我們的研究方向是對的!」

眾人大喜:「幹得漂亮!」

「加把勁,再接再厲。」

「一定要獲得最大利益后,找到最穩定的藥物后,堵住其他人所有的活路。」

「決戰0天!要人給人,要錢給錢,儘管說,我們全部支持!」

貓酮生物公司的股東們大喜過望,給予研發團隊20萬元獎勵。

眾人士氣非常足,又經過嚴格審核,招聘了六個新人,他們也要拼速度,爭取找到更多,更穩定的衍生物,把貓酮相關的周邊專利一網打盡,全部據為己有!

沈代表在得知喜報后,主動給楊順打電話:「小楊,感謝你們研發團隊做出的巨大貢獻,我也有兩份禮物送給你。今天,研究所蔡教授的團隊已經暫停工作,他們無恥抄襲你創意的事情,我們已經捅到學部,他們沒有好果子吃!」

從專利局拿到蔡教授申報文件的影印版后,沈代表這邊的學術大佬出手了,安排幾個心腹人,直接在學部委員會上指責對方勢力搞學術抄襲。

當時的場面鬧的很難看,這邊幾人破口大罵,點名姓蔡的不是個東西,學術小偷,還影射上樑不正下樑歪。

學術界雖然水很深,但一般還是會要點面子,在充足的證據面前,蔡教授那邊的大佬相當難堪。

於是一回頭,研究所被迫暫停科研,蔡教授直接被大佬打入冷宮——這件事,總要有人背鍋的,對不對?

沈代表道:「第二份禮物,4隻黑猩猩即將運送到紅楓,你們儘快做出動物實驗報告,月底,我們會組織一個高規格的學術團隊過來指導工作,造造勢,你們好好準備。」

這份禮物也不錯,楊順總算是對他們改觀了一點,道了謝。

再看研究所那邊,噩耗傳來,研究所頂不住壓力,暫停了貓酮的研發。

蔡教授發瘋一樣,衝進所長的辦公室:「為什麼要暫停我們的工作?」

他雙眼通紅,好多天都沒睡過好覺了,現在最重要的心血被人攔腰斬斷,如何讓他放得下?

「老蔡,這次麻煩有點大,你出去避避風頭吧。」

「我避什麼風頭?多麼好的機會啊所長!我們一鼓作氣,做出化學合成,就能名揚天下了!」

「我知道,我知道,來,這是度假山莊的邀請函,你去參加一個預防腦年痴獃的藥物研討會吧。」

天賜一品 「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

「這是命令,安心去吧,祝你在會上大有收穫,交到更多朋友。」

蔡教授被毫不留情地拋棄,他走出辦公室,發現穿著迷彩的衛兵衝進來,所有人員都在打包整理實驗室數據,耗材,原材料。

他顫抖地撲上去,想搶救一點心血,多看一眼自己的試驗台,可是兩個年輕小夥子拉扯著他,將他架了出去,禁止進來。

「你們不能這樣啊這些數據是無價之寶啊天吶你們都是搶匪啊」

蔡教授看著這些人把東西搬空,開著迷彩車呼嘯離去,他無力地歪倒在地上,自己的心血被人強行搶走,他感受到了深深的痛苦,心在流血。

這或許就是天意吧,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只不過,研究所表面上停了研究,撤銷項目,實際上,另外的研究機構友軍,暗地裡拿到這個項目的全部資料,悄悄動起手來。

搞學術的人,哪能沒點狡兔三窟的本事?

明面上不準弄,我就暗地裡搞。

整個華夏的學術界,都聽到了一點風聲,原來貓薄荷草大幅漲價的原因在這裡!

那還猶豫什麼?有本事的,都上啊!老樣子,先提煉,找到化合物后再想辦法合成,否則將來比同行遲太多,這塊蛋糕連渣都不會剩。

別人同行上不上,楊順不管。

他也不是研發主力,只是偶爾在實驗室做研究而已,他更多的時間還是花在景區的領地里,他的小山谷,私密大花園,終於有了點雛形。

這個月都在搞研究,好久沒有和朋友們聚聚了,楊順準備給大家一個驚喜,帶著關係最好的幾個朋友,一起來到葫蘆口。 總裁的神祕戀 姜雲卿怕幾人不傷心,對著他們神情認真的叮囑著道:

「我昨天問過宗瑞師兄,他說宗門大選除卻考驗根骨、修為之外,還有一場是需要與人戰鬥,考驗你們的修為是否足夠穩固,且能不能靈活運用的。」

「到時候可能是一對一,也有可能是混戰。」

「雖說你們上場考驗時一眾宗門之人都會在場,一般情況之下沒人敢下黑手,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你們將玉佩帶在身邊,如果真遇到什麼危險也好自保。」

姜雲卿從來不會無緣無故的將人朝著壞處去想,可她也絕不會小瞧利益之下,人心貪婪時從而生出的險惡。

宗門大選十二年一次,除卻這一次外,雖然每隔幾年會有一次小選。

可能夠參加這種小選之人少之又少,能被選中的無不都是天賦極為出眾之人,而對於其他千千萬萬的修鍊之人,甚至包括十二世家的子弟在內。

這十二年一次的宗門大選才是他們唯一能夠出頭,能夠踏足宗門之地,從此之後魚躍龍門成為人上之人的機會。

東聖九大宗門招收的弟子時都有骨齡要求,除非像是她和君璟墨這種因為特殊原因,直接入了強者的眼被收歸門下的,否則正常的修者一旦超過二十三歲,也就徹底無緣宗門了。

換句話說,除非真的是天縱之才,或者有能力參加宗門小選,或是有機會能以自身實力驚動宗門中人,讓宗門破格錄取的。

其他那些普通的修鍊之人,一輩子就只有一次機會能夠入得宗門。

除此之外,宗門每次名額有限,每個宗門內外山門錄取也就五、六百之數,甚至會更少,九大宗門加起來近五千餘數,看著好像名額不少,可要知道這名額是要分配到各個主城的。

十餘城池下來,每個地方平攤下來的名額也就不到四百人,而這四百人再分到幾個宗門,也就是說,每個宗門在每個城池所收取的弟子不會超過五十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