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姐,不是我何苦,是我跟他早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既然這樣,他想羞辱我,我又何必跟他客氣。」林不凡悠然道。

依然是那麼鎮定,那麼的穩重。此時的他,怎麼看都不像剛剛高中畢業的十九歲青年。

「沒到那程度吧,本來我應該能幫你化解下。」雲夢說。

「恐怕不能,不過夢姐請放心,區區一個歐陽智,我還真不放在眼裡。」林不凡淡淡開口,還挺自信。

只是這樣的話,簡直讓雲夢都有些無奈,真不知道他到底哪來的底氣。

畢竟,之前才剛差點被歐陽智殺死。

「這蝸牛好吃,我的不夠,夢姐你再給我一隻。」林不凡微笑著從雲夢盤子里弄過去吃。

雲夢苦笑。

何韻茹驚訝。

這個小子,貌似很不一般哦。 “你還好吧。”白陽對金三滬說。

“沒事,許強,呵,我非整死你!”金三滬說話的聲音並不大,但字字帶着殺機。

“消消氣,他就是在找茬。”白陽一個剛從警校畢業兩年的小警察,個子不高,大方臉小平頭,厚嘴脣大眼睛,一副憨厚老實的樣子,黝黑的皮膚一看便知是窮苦出身。

“操你媽的許強!你個傻逼,傻逼,仗着自己牛逼就和老子叫囂是吧!成,欺負老實人沒夠是吧,你他媽等老子混起來,第一個先辦你!”金三滬原本白白淨淨的臉蛋上被許強扇的通紅,小鼻子小眼睛留着中短髮,高高的個子由於太瘦而顯得弱不禁風,聽名字便知道他的原籍是上海,父母在南方經商,給他買了江平市的戶口,這才使他能留在丼石縣。

“彆氣了,金哥,我們回去和趙建國說。”白陽說。

“你個呆子!不許說!他既然敢這麼幹就不怕趙建國,這你還不明白!”

“哦,哦。”白陽沒有再說話。

許強走到屋子裏,看到房間內並沒有明顯打鬥的痕跡,桌椅都還算整齊,地上扔了一把水果刀。看地上的標記,女孩的死亡地點是在靠近牀的牆角里,兇手並對現場進行處理,可見這不是一起經過策劃的謀殺案,而是一起激情殺人案件。這時候許強想到第一次來七區的時候碰見的那個老太太,她說‘那小女孩也接客’。他在腦子中模擬着當時的場景,一個男人進來強迫小女孩進行性行爲,女孩並不接受,然後便用水果刀刺向那個男人,結果她只是一個小女孩,被那個男人殺死了。

“喂,秦思思!”許強急忙打電話給她。

妃常妖嬈:暴君你走開 “說。”思思像往常一樣,冷言冷語的。

“昨天的屍檢報告出來了吧!”

“哪個的?”

“那個女孩的!”許強着急的問。

“出來了。”

“說說具體情況,女孩的死亡原因是什麼,有沒有被強姦的痕跡!”

“被人從背後勒死的,大概是像麻繩、電線這樣的東西,身上沒有多餘的傷痕,我想女孩並沒有反抗。沒有被強姦的痕跡,不過陰-道粘膜有嚴重破損,但這並不是昨晚的造成的。從傷口的癒合程度看,像是三四天前造成的。”思思很例外的說了這麼說。

“據我瞭解,那個女孩被她媽媽強迫賣淫,主要面對的人羣應該是戀童癖,我想兇手應該是個戀童癖,可是爲什麼女孩沒有被強姦的痕跡呢?”許強有些不理解。

“你的變態心理學算是白學了!”秦思思諷刺的說:“戀童癖多數都是陽痿,性功能嚴重退化的人。他們都是由於生理原因或者心理原因無法勃-起的男人!他們也屬於病人,發病者多爲三十歲以上的男性,當然女性戀童癖也是存在的,不過少之又少。他們獲得快感的來源不是進行普通的性-交,而是通過撫摸生殖-器或者玩弄兒童生殖-器來達到性滿足的。”

“你的意思是沒有強姦的痕跡是很正常的!”許強說。

“沒錯,如果沒有強姦的痕跡才更能說明兇手是個戀童癖。”

“如果沒有強姦痕跡!等等,等等,如果沒有強姦痕跡,女大學生連續被害案中的女學生也沒有被強姦的痕跡,會不會兇手是同一個人!他想報復年強女性!”許強腦子裏突然想到這個原因讓他有些興奮。

“你想象力可真豐富,不是所有理論都有可逆性的!”思思說完便掛了電話。

“走,跟我去劉華家看看。”許強跟小元說。

“那這裏?”小元怕這裏沒人看管。

“沒事,我叫宋文過來。”許強邊說邊打電話給宋文。

“好。”

許強花了半小時的時間趕到劉華的公寓,他和小元走到樓門口發現已經拉上了警戒線,旁邊有個警察看管着。

“重案組的讓我進去。”許強把工作證拿出來。

“哦,強哥。”那個警察有些意外。

“呵,你認識我?”

“聽說過,聽說過。”

許強笑了笑,然後走進劉華的公寓,他看到客廳中的血跡還沒有被擦掉,劉華就死在自己家的沙發上,昨晚的警察有做標記。

“思思,我想現在需要劉華的屍檢報告。”許強知道這會使秦思思不耐煩的。

“劉華死於昨晚11點-12點之間,是失血過多而死,死者背部、胸口、手臂均有刀痕,致命的是背部的兩刀。”秦思思這次的表現有些反常。

“真是麻煩你了。”許強見思思沒有惱火,趕快客氣兩句。

“還有,還有,……”秦思思說話吞吞吐吐的,一點也不像之前的風格。“那個,我知道……”

“知道什麼?”許強似乎感覺到了什麼。

“我知道,我知道你要到案發現場纔會要屍檢報告,這樣你才能對着現場調查,因爲昨天你沒有來現場,我理解你!”思思把沒說完的話補全了。

定製愛妻 “呵呵,今天你脾氣真好。”許強有些不適應。

思思掛掉電話,心裏忐忑不安。

許強仔細觀察着現場,在頭腦中模擬着:兇手敲門,劉華去開門,然後劉華把兇手請進房間,兇手帶着刀,他起初似乎並沒想殺劉華,不過兇手做了最壞的打算,就是殺了劉華。看來他們的談判破裂了。

“能確定的是劉華和兇手認識。”許強對小元說。

“我想我們可以找趙鑫去聊一聊。”

“趙鑫?”許強沒有反應過來。

“二十七號酒吧的服務員。”小元補充到。

“這個想法不錯,他一定知道什麼。”許強點了點頭。

“我們先在就出發?”小元說。

“走!”

追尋幸福的定義 “所有人都到了吧。”趙杜杜站在吧檯上對着二十七號酒吧的所有員工說。

“是的,都到齊了。”大堂經理回答。

“我宣佈個消息,你們都被開除了,從現在開始!”趙杜杜直截了當的說。

“什麼!”“爲什麼啊!”“到底怎麼了!”“我們的錢還沒發呢!”大家七嘴八舌的議論起來。

“安靜!”我往每個人的存摺裏打了八千塊錢,作爲這月的工資和補償。

“啊!八千啊。”“可是我的工作沒有了”“別傻了,八千不少了,這裏一個月才700塊錢!”大家的態度各不相同,但是所有人都聽話的離開了。

“二十七號酒吧,關門大吉!”趙杜杜衝着大家微微一笑。 在天海市城外東南方向大概三十公里處,那裡有一條彎曲的盤山大道。而且,是一條可以從開始回到開始的完整道路,絕對是飆車者的天堂。

但是,這也是一條容易把人帶向死亡的道路。一般敢在這裡飆車的,要麼是不怕死的,要麼是車技極其出眾,有自保能力的。

晚上十一點,一輛白色麵包車不動聲色在最遠處不起眼的地方停了下來。

今晚是眾多車友的飆車盛筵,裡面有著不少人,一下子倒沒有人注意到幾人的突然出現。

雲夢看了一眼外面的眾多豪車,再看著林不凡,哭笑不得道:「你當真打算用這輛車跟對方比試?」

「當然,支持一下國產嘛。更何況,這可是赫赫有名的神車。」林不凡邊說停好了車子,掃了一眼外面。

除了一群衣著光鮮,個個看起來牛逼哄哄的年輕人。還有就是一排排的往日他只能在網上看見的豪車。

什麼賓士、寶馬,保時捷。還有瑪莎拉蒂、法拉利、布加迪威龍等等都有,而且還不少呢。

看那輛邁巴赫62S,至少一千萬吧。布加迪威龍,沒有二千多萬也拿不下來,真特么有錢啊。

再低頭看一下自己五菱宏光的車標,林不凡不由露出了怪怪笑容。不過好在經過一點改裝,速度能撐住就行。

正常的五菱宏光,速度開到一百六七十估計要不停抖動。但這一段彎曲的道路不少,適合漂移,慢一點就慢一點吧。

神車?

雲夢無語,那只是網路上的段子而已,什麼秋名山車神,哪裡能當真。就這幾萬塊的破車,跟人飆車,簡直是開玩笑。

何韻茹也是無語,不過眼神中更透出一些好奇。雖然只是短短時間,但卻對林不凡越來越有興趣。

不過,男人對女人來說,有時候也是一種毒藥。

太感興趣的話,容易出事的。

就在這時,旁邊停靠過來一輛寶馬540,裡面的青年苗少掃了一眼旁邊的五菱宏光,微微傻眼。

麻痹的,什麼垃圾,竟然開這種垃圾車來這丟人。

這不,正好那輛車上三人走了下來。

苗少眼睛都不由立刻亮了,他也算見過不少美女,但像這兩人一樣的真是太少見了。

尤其是前面一位,五官精緻的沒有絲毫瑕疵,身材纖細妖嬈,高貴跟妖媚在她身上完美地融為一體。

這樣的女人簡直是只應天上有啊,她自然是雲夢。

相比雲夢,何韻茹自然遜色。可是何韻茹也有她自己的獨特韻味,她的媚是那種勾魂的媚。

最後一人則是一個長相不錯的秀氣青年,只是這年頭女人可以賣相,男人沒權沒勢再帥也只是被人玩弄。

玩弄?

不會吧,難道這麼漂亮的兩位竟然好那一口。

苗少呆了一下,他趕緊停車走下來,靠著自己的車標,微笑道:「兩位美女,你們是來看飆車的嗎?」

坐著個五菱宏光來,自然不可能是來飆車的。

兩女根本看都不看苗少,只是從一旁要走過去。

林不凡下了車也是趕緊跟上,好奇地問道:「夢姐,據我所知,不是正規賽道賽車是非法的吧,交警不抓嗎?」

「鄉巴佬,這你就不懂了吧。」苗少正有些不爽呢,一聽這話立刻插嘴道:「我告訴你,像…」

「小凡,別理這傻逼。」雲夢淡淡開口,直接打斷招呼著林不凡。

對歐陽智客氣,那是忌諱歐陽智實力太強會傷害到林不凡。但可不是什麼人都可以侮辱自己的小凡。

林不凡笑了笑,懶得跟對方計較。

可苗少一聽怒了,立刻快速竄到雲夢面前,冷冷道:「臭娘們,你敢罵我傻逼,你知道我爹是誰嗎?」

林不凡臉色微冷,正要動手教訓下這不知好歹的青年。

就在這時,歐陽智突然出現了,目光陰冷,狠狠盯著苗少冷聲問道:「你爹是誰,說來看看。」

雲夢微微一怔,沒想到歐陽智竟然也來了。不過歐陽智車技挺好,來這玩玩也正常。

眼前歐陽智衣著華貴,身上自帶一種強者氣息,真是讓人有些害怕,苗少明顯受驚了,底氣不足道:「我,我爸是交通局的局長苗桓。」

「苗桓?」歐陽智冷笑一聲,嘲諷道:「據我所知,你爸只是一個副局吧,而且還沒有多大實權,沒說錯吧?」

「你,你怎麼知道的?」苗少臉色大變。

「現在,你立刻跪下給她道歉。要不然,我保證你父親第二天不但不能繼續當副局長,而且還要蹲監獄。」歐陽智冷冷開口。

苗少臉色都變了,他確實有些怕歐陽智。尤其就在這時,旁邊走來好些個人,恭敬地喊道:「智少!」

「歐陽大少!」

苗少終於想到自己惹到了誰,臉色發白,立刻趕緊道:「歐陽大少,對不起,是我錯了,我不該冒犯您。」

「她!」歐陽智指著雲夢。

苗少一聽,趕緊對著雲夢道歉。

雲夢懶得搭理,直接算了。

「小夢心地善良,這次就算了,還不快滾!」歐陽智冷冷開口。

苗少嚇得趕緊逃跑,而且非常慶幸,跑動過程中還摔了個跟頭,可見他內心對歐陽智的恐懼。

歐陽智的名聲確實非常強勢,而且對敵人手段狠辣,無人不懼。

只一會,其他人也是散開了。

歐陽智接著笑問道:「小夢,你沒事吧?」

在雲夢眼中,歐陽家跟自己家關係一直不錯,只好敷衍一下,說道:「沒事,剛剛麻煩你了。」

「不麻煩,其實對付這種人,並不一定要真的出手。 超強兵王 那樣的話,反而會惹來麻煩,甚至惹來龍魂衛隊哦。這時候,若是後台有人就完全不一樣了。看剛剛他的樣子,估計都嚇破膽了。」

「當然,林老弟你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只能用最簡單粗暴無理的方式解決問題,也是勉強可以理解的。」歐陽智說。

林不凡無語,這歐陽智真是三句有兩句不忘記嘲諷自己,他真想問問,你這樣嘲諷兩句得到了多大好處。

是得到雲夢的誇讚,還是得到了雲夢的喜歡。

歐陽智不動聲色地嘲諷完林不凡,看了一下周圍,沒見到雲夢的法拉利拉法啊,驚訝地問:「咦,小夢,你的車呢?」 罪惡之死城 定昏 14

“我想我們應該聚在一起聊聊。”實習醫生說。

“慶祝一下?”那個男人呢有些不理解。

“不是,給你介紹幾個朋友,我告訴過你,想殺他的不止你我。”

“你是說……”

實習醫生打斷了那個男人的話,說:“週六下午,新意茶館見。”???—–玄關

許強和小元趕到二十七號酒吧已經下午了,酒吧的大門緊鎖,玻璃上還貼了一張轉讓的單子,但是並沒有留下電話。

“關門了?”許強看着單子說。

“我想是。”小元回答着。

“爲什麼會突然間關門呢?”許強思量着。

“你知道這家酒吧的老闆是誰嗎?”

“誰?”許強疑惑的看了看小元。

“趙杜杜和劉華!”

“你什麼時候知道的?怎麼不早說。”

“我覺得意義不大,不過現在看來我錯了。”小元撇了撇嘴。

“你有趙鑫的手機嗎?”

“他一個服務員哪裏有手機?”小元說。(小說背景是在手機還沒有普及的年代)

“趙杜杜!她一定知道什麼,或者她什麼都知道!”許強肯定的說。

“我這就打電話給她。”小元掏出手機說。

“是關機的,不打都能猜到!”

“的確是。”小元還是撥了過去。

“我想我們還得去劉華家。我們落下了最重要的東西。”

“什麼?”小元不太明白。

“照相機和私人電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