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噯,你們的事太可怕了。我幾乎被嚇死!早知這樣,就不跟來這裡了!你們在哪?還在那麼?噯,要是還在那個院子,我不去!」

聽谷雪的語氣,感覺她正在辦重要的事,不想立刻回來。

可是她若不現身,那花襲伊會把谷家三姐妹列為重點關照對象。

一旦谷家三姐妹的真實身份被查出來,羅陽就難做人了。

出手相救,他能力有限,恐怕是杯水車薪,白搭上自己一條小命。

不救吧,雖說還沒有領結婚證,但也算是夫妻了。

看著3位貌美如花的老婆被殺,有幾個人不會心酸?

何況羅陽還是個性情中人,會更加難受。

「不在那裡,你快回來,在外面危險。」羅陽催道。

隨即把具體所在的位置告訴了谷雪。

當時那種嚇人的場面,莫說一個漂亮的女生,就算是花花公子見了都頗為不舒服。

是以,谷雪到外面去透透氣,那也在情理之中。

結束了通話,眾人又繼續討論怎樣對付骷髏堡。

「花公子,花小姐,還請你們主持正義,幫我們討回公道。」無為子抱拳道。

這種江湖恩怨,須在江湖解決。

血煞門沒有那個能力跟骷髏堡叫板,只好扯上八仙堂和九陽殿了。

「呵呵,你把血煞子交給我,什麼都好說!」

「花小姐,等找到了……」

「喂!血煞子要交給我!」

花花公子忍不住提醒無為子,不能把他晾在一邊。

二人都要血煞子,無為子語塞了。

其實在場的,幾乎都是奔著血煞子而來的。

「不知骷髏堡來了多少人。」

在沉默里,羅陽忽然開口說了一句。

在來天江市之前,本以為只要跟血煞門周旋就行了。

不意出現了八仙堂和九陽殿的人。

現今倒好,又添了骷髏堡的力量。

羅陽覺得還是換個時間去找血煞子更好,不然,找到了恐怕也難以收入囊中。

庶女毒後 沒人能回答羅陽的問題。

骷髏堡在暗處,羅陽等人在明處,正所謂暗箭難防。

若貿然進祭壇,還真沒人敢保證能活著出來。

「呵呵,大家干坐著?」花襲伊冷笑。

其實她也沒想到好辦法。

「花姐,不如咱們這樣做……」

羅陽一面說一面走了過去。

他知道花襲伊一直在懷疑谷家三姐妹,得找話題分散她的注意力。

「呵呵,怎樣做?」

走到花襲伊面前,忍不住透視她胸前兩隻安靜的大白兔。

「咱們來玩引鱉入瓮……」

「呵呵!有意思!果然是我弟!呵呵!」

當花襲伊笑時,上圍的兩隻大白兔也活活潑潑的蹦蹦跳跳了。

「有什麼就大聲說,別在那裡鬼鬼崇崇的!」花花公子很不滿。

畢竟他也是個上賓,但羅陽卻不把他放在眼裡。

這讓花花公子感到被冷落小看了。 腳步移動,易林向後一退,這是第一步的試探,看巨龍有什麼反應。

但巨龍一動未動,宛如雕像。

易林心中輕鬆一口氣,隨後轉身踏空而出,朝著龍島邊緣飛去。

但幾乎就是在下一刻,一道沉渾的龍鳴響徹,整個龍島都隱隱有些震動。

巨龍腳下的高山坍塌,像是有無邊的力量席捲,一時間黃沙飛揚。

易林身後勁風呼嘯而來,讓其心中輕嘆一聲。

果然,還是來了。

那麼,

就打吧!

戰鬥,我易林可不會一味逃避!

轉過身,易林氣勢頓變,從剛才的風平浪靜,變得狂躁無比,滾滾血氣噴涌而出,染紅了半邊天!

稜角分明的血甲衣幻化而出,厚重如山!

這體術已經被易林開發到了極致,一念可出,一念可散!

配合肉身的防禦力,易林幾乎無需顧及自身,只需前進,以及進攻!

魔刀入手,易林踏血海而行,一張張猙獰的冤魂臉龐在血海中沉浮,凄厲地咆哮。

巨龍展開雙翼,足足有數百米,它扇動翅膀,飛沙走石,沖向天際。

威壓更加濃厚,天空在這一刻似乎也黑暗下來了。

地面在顫動,一些黃沙碎石甚至漂浮起來,停在了半空。

易林眸光微眯,眼中猩紅之色愈濃,他雙腿微曲,右手握刀,置於腰間。

一股沉渾的大勢籠罩,並且在不斷地積蓄,像是在等待著綻放的那一刻。

咔擦!

蒼穹上傳下的威壓越來越濃重,地面都開始了碎裂,一道道裂縫出現,溝壑縱橫,黃沙瘋狂往裡灌去。

易林眸光沉凝,一動不動,保持著即將拔刀的姿勢。

江湖梟雄 某一刻,雲層破開,一道巨大的身影宛如流星墜落。

易林原本系著的長發在這股壓力下,驟然散開,獵獵作響。

臉上的鐵質面具也有些許地凹陷,出現了不少裂紋,只是在這裂紋下,一道道青銅色的光澤隱隱閃爍著。

「刀一?拔刀勢!」

在巨龍即將降臨之時,易林出刀了!

這是積蓄到極致的一刀,也是易林突破后最強的一刀!

這一刀里,灌注了易林所有的精氣神,此刀一往無前,斷絕後路,拼盡所有!

看到這一刀,巨龍原本平靜的眸光頓時變了,它倒是沒料到這人族居然能爆發出這等強大的力量,

不過,還是不夠!

轟!

千米長的刀光彷彿從地下破土而出,迎擊而上,朝著巨龍斬去!

巨大的轟鳴聲在二者交觸之際驟然響徹!

地面一寸寸碎裂,崩塌,黃沙倒卷,遮天蔽日。

龍島中心處,塵煙籠罩,不見其中場景。

待得龍鳴聲后,這些塵煙像是被利劍從中間撕裂,驟然消散。

巨龍展翅,它巨大的腳掌踩在易林的刀上。

而易林雙手握刀,擋住了這一腳。

他腳下一片空蕩,黑漆漆,在與巨龍的對戰中,地面已然塌陷。

「不愧是巨龍,很強,不過如果僅此而已,你怕是太過自信了。」

易林眼中沒有絲毫的驚懼之色,相反有的只是興奮,從這一次的對擊中,他大致明白這條巨龍的實力了,應該在宗師級巔峰左右。

揮刀盪開巨龍的腳,易林暴退百米,與巨龍踏空對峙,他身上碎裂的血甲衣重新恢復完整。

刀身一轉,恐怖的力量瀰漫開來。

「人族,煉體戰士。」

巨龍看著易林,眼中似乎有回憶之色,「千年前曾有一個煉體戰士從遙遠的東方而來,打敗了我們所有的巨龍,他的名字叫易天經。」

易林微微皺眉,他倒是沒想到巨龍這個時候還有心思回憶。

不過易天經,姓易么。

「吾觀你氣血鮮活,雖然熾烈如日,但應該不過二十吧。」

巨龍緩緩說道,「這等天賦,哪怕是當初的易天經,也遠遠不及,據吾所知,人族中的天才與你相比,無人能出你之左右。」

「多謝讚譽,不過眼下怕不是說這些的時候吧。」

易林說道。

「龍島不允許外人隨意踏入,即便你是遺人,也是一樣,所以該有的懲罰還是必須的,再接吾一招,吾讓你離開。」

巨龍聲音低沉。

「一招?」

易林收刀,他眼中血光瀰漫,體內像是有大河在崩騰,轟鳴聲不絕,「接我一拳,我讓你離開如何?」

「恩?」

巨龍眸光微微陰沉下來,「人族,莫以為你是煉體戰士,就可以肆意妄為,你非易天經,吾也非普通巨龍,如若不是修為還未恢復完全,剛才那一腳,你已經死了。」

「屁話真多。」

易林冷笑,他腳步一踏,朝著巨龍沖了過去。

「要戰便戰!」

……

空神島,海岸邊。

眾人在焦灼地等待。

此時明月高懸,星輝如瀑,一條璀璨的銀河在緩緩地流淌。

「現在已經晚上了,先祖莫非出事了?」

大長老這句話已經憋了很久了。

話落,眾人的面色都隱隱一沉。

「魔猿,我們去龍島!」

露易絲說道,中午易林還沒回來時,她就已經有些按耐不住了,雖然對易林的實力有著足夠的信心,但龍島是平凡之地嗎?那可是巨龍盤踞的地域,是大陸上的頂級勢力!

「是!」

魔猿沒有拒絕的餘地,它與露易絲簽得是主僕協議,對於露易絲的一字一句都得聽從。

「妹妹,別急,再等等。」

侖桑連忙拉住露易絲的手臂,搖了搖頭。

「哥哥!」

露易絲面色一急,但觸及到侖桑的眸光時,心中一顫,因為侖桑的意思很明確,別去了,去了不過是陷得更深,與其如此,倒不如潛意識地認為鐵面死了!

上官南天望著天空之島的方向,眼中難得地出現了一抹憂愁。

鐵面是這裡所有人的主心骨,他如果真得在龍島里出事了,那麼這支隊伍就徹底散了,莫說回到南大陸,能不能從這個島安全離開都是個未知數。

輕咬下唇,露易絲眼中掙扎之色散去,她將侖桑抓著她的手臂甩開:「我要去!」

「哎。」

侖桑輕嘆,沒有再阻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