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嗚嗚」感到手機震動,換了個姿勢,掏出手機,「小夏?」

「好了,不打擾你上演姐妹情深了。」

「你可以,圓潤地走了。」知了白了一眼舒悅!接起電話,「啥事兒啊?」

「沒事就不能打電話了!還是你以為是舟啟言!」

「吃醋啦?哎呦!兩份大餐!」

「嗯,跟你說個事。」

「那不,還是有事兒嘛?!」

「……」

舒悅看著邊接電話邊出去的知了,拍了拍陸英的床邊,「陸英,你有妹妹,你來說,你跟妹妹是這樣處的嗎?」

「嗯,也許?不是?」

「好了,你接著看小說吧。」

……

「你說,小舟請假了?」

「嗯,我特地問了數學老師的!」

「哦。」

「嗯??姐,你這反應太冷淡了吧!」知夏停下手裡的筆,轉個身,抬起腳擱在椅子上,抱著腿,開始正兒八經和安知了說話。

「那,他為什麼請假?」

「……不知道,你們沒打電話嗎?」

「可能打了吧,我忘了,最近不是運動會嗎?你看,我要忙著上課,運動會,還要看綜藝,小說,還要吃飯睡覺上廁所……天哪……事兒真多。」

「……我要是舟啟言,我就和你,分手!」

「還好你不是,不然,我就喜歡你了!哈哈哈!」知了看到遠處的同學,抬手打了打招呼,「好了,一會兒我問問。」

「哦。」

「好了好了,回家帶你吃麥當勞。」

「那叫,金拱門!」

「……」

掛掉電話的知了,看了看時間,又到九點了,想想發了個信息給舟啟言。發完,進了宿舍。

「左左還沒回來嗎?」

「為人民服務呢。」陸英淡淡地接了句。

沒毛病……

知了看了看手機,沒回,拿著睡衣去洗澡間。

出來的時候,看到手機依然是沒有反應。擦了擦頭髮,抬手撥了電話。

似乎響了很久,對方才接起來。

「了了?」

「老,老師……」完了,再聽幾遍都覺得性感到流鼻血。

「咳咳咳……在宿舍?」

「嗯,你感冒了?」

「不,是感冒發燒咳嗽。」說完又咳了幾聲,「剛睡著,被你吵醒了。」

「……」沒法聊了!沒法聊了!

「哈哈,逗你的。小夏跟你說的?」

「別,別這麼說嘛~嗯,是的……」

「看來,我得想想辦法,賄賂下小姨子,咳咳,給我說些好話了。」

「……」小舟你變壞了,「老師,那你休息吧,我不打擾你了。」

「等等,聊會兒吧,反正醒了,也睡不著。」

「那你多喝熱水!」

「我知道。」

「吃點葯!」

「吃了。」

「難受就去醫院!」

「知道的。」

「一個人嗎?阿姨還在嗎?」

「我媽?她啊,我爸一個電話,就拋棄他兒子了。」

「呵呵呵……」人老兩口也要獨處不是,「那你自己照顧好自己!」

「了了,黃金時段,你,不能說些有營養的?」

「嗯……我後天回去。」夠營養了吧!

「回來做什麼?」

「給你加油啊!」

「我沒參加。」

「那,我也要回去的。」再不請小夏吃飯,她會炸的……

「了了,想我沒?」

「……」啊啊啊!!!

「安知了,你臉怎麼這麼紅?」左左的聲音,突然從旁邊冒出來,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額頭,「沒發燒啊?打電話呢?舟啟言啊?哦!發春!」

「……」

知了聽到舟啟言笑出聲,跑到陽台,關上門,「剛剛左左,瞎,瞎說的……」

「嗯,發燒的是我。」

「……」

「害羞了?」

「哈,哈,嗯……」

「哈哈哈,咳咳咳……」

「老師,你還是休息會兒吧。」

「沒事,過幾天就好了。」那邊頓了頓,「和我打電話,不開心嗎?催我掛?」

「開,開心。」完了,小舟今天太會撩,「老師,我覺得,你今天挺奇怪的……」

「奇怪?」

是啊!一直調戲我!

「嗯!」

「哦,可能因為想你了。」

啊啊啊!又調戲我!

「老師,有句話我不知當講不當講。」

「講。」

「您是,人民教師,不要老是,調,調戲我嘛~我會把持不住的~」

「……」

哈哈哈!沒話說了吧!被我調戲了吧!

「了了,你還小。」

小……

低頭看了看。

絕情總裁請你好好愛我 「哪,哪兒小……」

「都小。」

你學壞了……

「什麼時候回來,我去接你。」

「嗯。」

拉開陽台的門,看到左左和舒悅站在門口,看到知了進來,立馬演起來。

舒悅一臉正色,「老師,您是人民教師,不要老是調戲我,我會把持不住的!」

「來吧!了了!」左左攬著舒悅的肩。

「不,我還小!」舒悅扭頭,甩開左左的手,掩面,突然又轉過頭,詢問左左,「是這句吧?是這句吧?」

「差不多差不多!繼續繼續。」左左擺擺手,看著再次扭過頭的舒悅,拉住她的胳膊,「嗯,你還小!但是我不嫌棄你!」

「老師……哪兒小?」舒悅點了眼藥水,淚眼朦朧。

「嗯,不小不小。」左左豪邁地摟住舒悅。

到此,兩人朝著知了挑了挑眉,左左問,「怎麼樣?」

「你們偷聽我講話!」

「別,你聲音超大的,是吧,英英?」

豪門契約,總裁的天價情人 「是的。」

「好了,你接著看小說。」

「……」

「怎麼樣怎麼樣?你和你家舟啟言發展不錯啊,都開始調戲了啊?啥時候結婚?」

「……悅悅知道,還沒親親抱抱舉高高……」

「嗯,革命尚未成功!」

「而且,小舟說的,不是:不小不小。」知了嘆氣,看著她兩,「他說,都小……」

「哈哈哈!」

「哈哈哈!」

知了爬上床,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晚上做夢,夢到舟啟言。

夢中舟啟言,一身西裝,顯得身材挺拔,他站在某一處,周圍一片白茫茫,知了看到他,張開雙臂,沖著他跑去。舟啟言微笑,張開雙臂,抱住衝過來的安知了。

「小舟,我想你了。」

「嗯,我也是。」

知了埋在舟啟言懷裡,舟啟言下巴抵著知了的發頂,蹭了蹭說:「了了,我們結婚吧!」說完,從懷裡掏出一個盒子。

999牌感冒靈顆粒!

打開一看,裡面放著鑽戒。

知了抿唇,皺眉想了想,「不!我要親親抱抱舉高高!」

「……」 早上醒來,知了坐在床上,抓了抓腦袋,「左左,幾點了?」

「八點。」

「嗯,早上沒課,我再睡會兒。」知了想了想,倒下來,突然又坐起來,「左左,我昨晚夢見小舟了。」

「嗯。」

「他跟我求婚了……」

「然後呢?」

「我拒絕了。」

「嗯,你可以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