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別答應的那麼輕鬆好嗎?你知道我那好友和他的徒弟都是什麼級別嗎?告訴你,那傢伙可是咱們華夏最頂級的烈陽級詩人,他的徒弟也在上個月被華夏詩詞協會認證為了橙月級詩人!

他們倆可不是像李天那樣的草包,那都是有真材實料的!」顧陽見鹿一凡這樣自信滿滿,忍不住出口打擊道。

「什麼橙月級,什麼烈陽級?這都什麼啊?」鹿一凡不解道。

顧陽嘆了口氣,開始詳細的向鹿一凡解釋起了華夏文娛圈的等級制度。

在華夏文娛圈,無論是詩人也好,歌手、演員也罷,都是按照類似於QQ的等級制度來定地位的。

文娛圈的等級分為星級、月級、太陽級和皇冠級四個段位。

星級分為:一星、二星、三星。

月級分為:赤月、紅月、橙月。

太陽級分為:烈陽、熾陽、炎陽。

而最後一個皇冠級,則沒有分級,因為迄今為止,還從未有人能達到這個段位。

要定性在文娛圈的等級,需要通過作品影響程度、銷量和對文娛的貢獻等多方面進行評定。

畢竟學術性工作者寫的文章或者作品是肯定沒什麼銷量的,若純以銷量定等級,就太武斷了。

「烈陽級詩人很了不起嗎?他七步成詩,做出我之前做的那種水平的絕句嗎?」鹿一凡反問道。

「呃……」顧陽還真被反問著了。

惹火大牌嬌妻:國民老公,好悶騷 那種程度的絕句,莫說是七步成詩,就是讓他這個橙月級的詩人在家憋個三五天,也憋不出來。

「罷了,罷了,你小子這張嘴是真能憋死人,希望到時候可別露怯了。」顧陽輕輕搖著頭微笑道。

「我辦事你放心。不過,那保送的資格你說給我就給我了,會不會讓人覺得是『欽定』的?」

「這個學校,我說話還是有些分量的。 總裁爹地,買一送一 不過你小子可千萬別想著搞一些大新聞,把這事給我傳出去了。」

「嘿,我可不是那種愛搞事的人,先回去上課了,有事您言語一聲。」

望著鹿一凡離去的身影,坐在椅子上的顧陽仰天長嘆了一口氣:「真是後生可畏啊!」

……

……

上午的課很快就結束了。

放學后,鹿一凡來到學校廁所,小了個便,轉身剛繫上褲腰帶,卻突然感覺氣氛有些不對。

這乾淨猶如五星級酒店的江東一中廁所里,平時放學後會有不少人,怎麼今天一個人也沒有,而且廁所門還關上了?

不過當他看到李天和另外一個魁梧的身影出現時,心中便釋然了。

李天眼睛陰狠的盯著鹿一凡,像是凶獸盯著獵物一般:「鹿一凡,沒想到是我吧。」

「小天,你想怎麼教訓這傢伙?斷胳膊還是斷腿?反正這傢伙沒什麼背景,只要不是打死,想怎麼折騰都行!」

說話的,是李天身邊穿著一件緊身黑背心,露出無比恐怖肌肉的壯漢。

鹿一凡雖沒見過他,但也聽說過江東一中「黑豹」的大名。

黑豹,原名劉豹,出身於武術世家,16歲就得到過國家級散打冠軍,在江東一中是不折不扣的霸主級人物。

「李天,你想幹什麼?」鹿一凡有些緊張和害怕,但當他將藏寶閣中,「武曲星的祝福」調出來使用后的那一刻,一切緊張和害怕全部都煙消雲散了。

武曲星氣運加身!

鹿一凡只感覺有無窮無盡的力量從身體中不斷湧出!

他感覺哪怕就是一頭大象,他也能一拳放倒!

「幹什麼?哈,上課的時候,你讓我丟盡了面子,現在你卻問我想幹什麼?現在跪下求我,我可以只打斷你的一條腿!」李天陰狠道。

「你是已經打定主意要廢掉我了是嗎?」鹿一凡冷冷道。

「不廢了你,難解我心頭之恨!」李天的眼睛已經紅了,他彷彿已經看到鹿一凡跪地求饒的畫面了。

「哎……」鹿一凡嘆了口氣,「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你們兩個一起上吧!」

如此看不起自己,劉豹勃然大怒:「你找死!!」

剛想要動手,劉豹卻赫然發現眼前身影一閃,還沒等他反應過來。

砰!

重重的一拳砸在了他的胸口上,剎那間,他的身子就要朝著後面飛去,卻被一隻有力的大手狠狠的掐住了脖子。

鹿一凡一手掐著劉豹的脖子,接著,另外一隻手狠狠錘擊在他的腹部,劉豹的背後瞬間被打的凸起了一大塊。

接著,劉豹痛苦的跪在了地上。

「下盤不穩,防禦太弱,就這也敢說廢了我?」

下一秒,鹿一凡腳下一用力,劉豹就飛了三五米,落在地上被撞的七葷八素。

隨後,鹿一凡一瞬間站在了李天的身前。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李天難以置信。

怎麼鹿一凡這麼厲害了?

眨眼之間就把江東一中的霸主豹哥打的沒有反抗能力了? 「李天,我本來不想這樣的,是你逼我出手的。」鹿一凡很無辜的聳了聳肩膀說道。

李天當然也不是嚇大的,鹿一凡雖然厲害,但是他李天也不是吃素的。

他也是常年打架混出來的,怎麼可能被一嚇就認慫了?

手中一探,一把匕首握在了李天的手中,讓他感覺心中無比的踏實。

人的身軀再強,那也禁不起這一刀子捅過去!

「李天,別說那些沒用的,今天你讓老子栽了那麼大的面兒,我不弄死你,以後就沒法在學校混了!」李天說完,就亮出了明晃晃的匕首向鹿一凡刺了過去。

鹿一凡萬萬沒想到,李天居然會採取這麼激進的手段,這要真把自己捅死了,那他家裡能耐再大,也絕對吃不了兜著走。

鹿一凡決定給他一個深刻的教訓,不然今天被他給捅了,以後自己的日子都不會好過。他太了解李天這個人了,你越是軟弱,他就越要在你頭上屙~屎~撒~尿。

當明晃晃的匕首刺過來的時候,鹿一凡一把抓住了李天的手腕。

武曲星氣運加身,鹿一凡的雙手如同鐵鉗一般,將李天手腕鉗得死死的!

可是李天此刻已經歇斯底里了,被鹿一凡抓住手腕之後,還不停的扭曲著身子,想要用慣性將匕首扎進鹿一凡的心窩子里,嘴裡還瘋狂的大喊著:「艹尼瑪的狗~雜~種,老子弄死你!」

鹿一凡聽后,臉色沉悶,狠狠加大了手上的力道。

李天猛的感覺自己的手腕像是被工廠的大型機器給狠狠的夾住里一般,痛的他整個胳膊都顫抖了起來,手掌反射性的打開,匕首一下子掉落在了地上。

李天低頭一看,自己拿匕首的那隻胳膊整個已經被鹿一凡鉗的腫脹發黑了起來,若是長時間鉗下去,李天毫不懷疑自己的胳膊會因血液不流暢而整個壞死。

鹿一凡一把揪住了滿臉不可思議的李天的頭,將他粗暴的拎到一間經常會壞的廁所里。

推開那間廁所的門,不出預料,那間經常愛壞的廁所的馬桶里充滿了渾濁的尿~液,而在那尿~液中,又依稀可見一小坨因為馬桶壞掉而每衝下去的便~便。

「啊~~~」

李天一聲慘叫,突然感覺一股~騷~臭的味道迎面而來,自己的頭顱已經半懸在馬桶上了。

鹿一凡麻利的拿出手機,對著李天的臉,一邊拍攝,一邊狠道:「李天,說一說,你剛剛對我做了什麼。」

「我說你麻辣隔壁!」李天怒罵道。

「哦,那不好意思了。」

鹿一凡抓住李天的頭,狠狠往馬桶里塞里進去。

過了五分鐘后,滿臉~騷~臭的污穢之物的李天,帶著哭腔嚎了起來:「凡哥,我錯了,你饒了我吧,太噁心了,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鹿一凡沒說話再次抓住李天的頭,往馬桶前推了推。

「嘔~~~凡哥,求你了,放過我吧,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招惹你了……」

噁心其實不是李天最怕的,剛剛被憋在這裡面,他已經大腦缺氧了,連喝了好幾口污水了。

他最清楚這個年齡段的小年輕了。

要是真發起瘋來,把自己給憋死在這兒了,那他找誰說理去?

「我今兒在課堂上讓你栽了面兒,我承認,我不對。」鹿一凡淡淡的說道。

「凡哥,你做的對,我自己那麼囂張還沒才華,活該被你打臉,以後想打我臉隨便打……」李天已經完全嚇住了。

「我是了我錯就是我錯,我這個人恩怨分明。」鹿一凡的聲音一冷,抓住李天的頭,又狠狠按了下去。

這一次,又是整整五分鐘。

把李天抓出來時,他已經嚇得兩腿之間,湧出了一股熱流。

「好好好,凡哥,你說什麼就是什麼,我只求你饒了我……」李天這回不敢亂說話了,只敢按照鹿一凡的意思說道。

攝像頭對著李天,鹿一凡道:「把你今天怎麼找人想廢掉我,剛剛怎麼用匕首襲擊我的細節全給我說一遍!」

李天全都照做了。

錄好這個視頻,等於掌握了李天故意傷人的把柄,鹿一凡心中痛快不已。

「記住你今天說的話,否則,你丫喝~尿的視頻不僅會出現在網上,還會出現在警~察局裡。」鹿一凡猛的一摔,將李天狠狠的丟在了地上。

李天只感覺自己好像從鬼門關里走了一遭一樣,滿臉都是騷~臭的污穢之物。

「小天,你沒事吧?」劉豹畢竟練了那麼多年武術,身體素質過硬,很快就恢復過來了。

「沒事兒。」李天臉色煞白,顯然心有餘悸,看的目前的樣子,有些言不由衷。

「這下怎麼辦?沒想到這小子招子這麼硬,咱們難道就這麼忍了?」劉豹十分不忿的問道。

「艹,今天是栽了,沒想到這小子還會兩下子,被他弄到了把柄!」李天惡狠狠的罵道。

「都怪我太輕敵了,把他當普通高中生看待了。」劉豹見李天面色不善,趕忙認了個錯。

他身手再厲害,也抵不住人家有權有勢。

「豹哥,這事不怨你。」李天擺了擺手,他自己也被鹿一凡折騰的夠嗆,知道鹿一凡身手確實了得,只能說他們不是鹿一凡的對手:「最近馬上要高考了,不能再鬧出什麼大事了,先饒這小子一回,等我和媛媛的保送名額下來了,我再讓我爸找人好好教訓教訓他!」

劉豹見李天眼神發紅,就知道他動了真怒。

真動用到李天爸爸的關係,那鹿一凡可不是只被打一頓這麼簡單了,搞不好就會被關進去吃牢飯。

「拳頭再硬,也不能跟這些有錢人玩狠的啊……」劉豹心中暗暗嘀咕道。 下午,接近放學時,滿臉肥肉褶子的徐秀芝滿臉不快的拿著一份成績單來到教室里。

「同學們,我們要按上次一模的成績最後分排一次位。大家先都出去,然後按照我喊名字的順序,自己進來挑選座位。」徐秀芝道。

這是鹿一凡班級的老規矩了,按照成績排座位。

教育部其實在三年前就不允許這麼幹了,但是徐秀芝還是獨斷獨行。

鹿一凡因為成績一直很差,所以這三年只能坐在最後幾排,這也導致有一段時間,看不太清楚黑板,成績下降的更厲害了。

隨著徐秀芝的叫喊聲,成績好的學生們一個個趾高氣揚的走進了教室,挑選到了既吃不到粉筆沫又不會看不到黑板的絕佳位置。

「李天……王媛……楊嬋……」

當叫到楊嬋這個名字時,徐秀芝稍微停頓了一下。

逃妻束手就擒 「楊嬋,你坐到那個位子去。」徐秀芝指了指最後一排角落的那個破舊的位子。

楊嬋沒吭聲,默默的點了點頭,落寞的走到了那個角落裡去了。

這個位子旁邊堆滿了雜物還擺放著垃圾桶,很多時候,班裡的學生還故意往她的座位上扔垃圾。

不過她已經逆來順受習慣了。

按理說楊嬋成績雖談不上特別好,在班裡也能排到前二十了,為什麼會一直被排在這裡呢?

其實在剛上高中的第一天,鹿一凡還意外和楊嬋當過同桌。

記得那一天,鹿一凡因為遲到,到班級的時候,好的座位已經被挑完了。

到了班裡時,正好是課間,鹿一凡順著走到走下去,一邊走這,目光卻是快速閃動尋找著。

突然,他眼神一頓。

挨著窗戶的位子居然有個空座沒人坐,貌似旁邊還坐著個美女啊!

這樣的位子可不能浪費咯!

鹿一凡想也沒想,一屁股就坐了下來。

「你確定要坐在我這裡嗎?」就在鹿一凡要坐下來的時候,女孩轉過頭,看著鹿一凡問道。

鹿一凡第一次看到大熱天還戴著口罩的女孩。

不過看她露在外邊的五官,十分的精緻,最讓鹿一凡心動的是,這女孩薄薄的t恤下面,碩大的胸部被紅色的劣質胸罩包裹著,看得鹿一凡那叫一個春心蕩漾。

「這麼大!至少得有個E罩杯了吧?我勒個去,這可比島國的那些小電影里的老濕們還要給力啊!這是吃木瓜長大的吧?」

沒錯,鹿一凡是個不折不扣的大~胸~控。

不僅如此,鹿一凡觀察到,這女孩長裙下露出的一截小腿,光滑細膩,皮膚白的讓人眩暈,如羊脂玉一般,讓人忍不住心底生出一種用手撫摸一把來過過癮的慾望。

「確定,當然確定了!」鹿一凡點了點頭,直接坐了下來。

女孩低著頭不說話,轉過頭,望向了窗外。

鹿一凡琢磨著,美女是不是都高冷啊?

「新來的那小子竟然坐在了楊嬋旁邊了!」

「哈哈,可憐的小子,估計還以為自己走桃花運了!」

「嘿嘿,要是讓他看到楊嬋的那張臉,嚇不死他!」

「你可別提楊嬋的臉了,太噁心了!」

「那小子真特么傻X,要真是美女的話,以為我們不會搶嗎?」

「就是!」

……

……

聲音很小的議論著,但是鹿一凡還是聽清楚了。

一旦聽清楚之後,鹿一凡的眼神就有意無意的使勁往楊嬋的臉上瞄。

究竟這個女孩的巨大口罩下面,是一張怎樣的臉呢?

怎麼其他學生都說噁心呢?

鹿一凡心中這麼想著。

「是不是很好奇我的臉長什麼樣?」就在鹿一凡用眼神的餘光偷偷觀察著的時候,羊場突然抬頭,微笑著說道,眼神是那麼的純凈,但是卻夾雜著諸多無奈的情緒在裡面。

萬界神皇 這讓鹿一凡心中一疼。

「呃……說不好奇那是假的。」鹿一凡回答的很乾脆。

楊嬋笑了,笑得很凄美,那種讓人心碎的凄美。

接著,她伸手撩開自己的長發,將口罩摘了下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