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們說,young到底是男是女啊……」diedie皺了皺眉問。

「有這個二挑三的膽量和這樣的蛇皮走位,男生的可能性真的很大啊。」Solo判斷道。

「不然是個女生咋辦,咱們隊還要嗎?」上單S&O問經理小練。

「要!怎麼不要!這种放得開的中單太適合我們QAQ了,咱們隊啊,就是典型的前期瘋狗,還專註於推塔,你們忘了我們QAQ的宗旨了嗎?——人可以死,塔必須推完。這個young真的很適合我們,如果是個女的我也認了,說不定她就是職業隊里第一個的女孩子呢?」經理小練堅定的說。

「是啊,確定很適合我們,但是你們沒覺得那個打野……的路數很眼熟?」不知道什麼時候關了直播同時還打開了young的直播的打野killer說。

「對哦,你說是隔壁的……打野?」教練看了看隔壁基地。

「喂喂喂,對面TO隊,你們打野在幹嘛?」小練聽完自家教練的猜測就扒拉在窗戶邊朝對面吼道。

對面的經理也不甘示弱的回:「我們打野管你們什麼事,一邊去!」

小練咬咬牙,「就問你們打野是不是在和young一起打遊戲!給我如實招來!」

「young,我們也看中了,你們放棄吧!」TO的教練也來吼道。

顯然雙方都聽到了,小練從茶几上拿了塊西瓜,恨恨道:「欺人太甚,這個TO!」

輔助七狼羨慕道:「嗨呀,好氣哦,TO的打野竟然這麼幸運能和young排到一起。」

「這有什麼氣的,不就排到一起嗎,本來王者就不多,多排幾次也會排到一起的。」killer喝了口手邊的咖啡道。

「你行你來,想排也要看young打不打啊,遇到這種情況很不容易的。」小練也是一臉艷羨。

「知道了,我會約young來談這件事的。」killer瞥了一眼電腦上爆炸了的水晶,淡定的回。

「你……認識young?」全QAQ隊員加經理加教練頭一次這麼默契的問出了同一個問題,簡直震驚了,小練想過很多辦法想結實young,沒想到自家戰隊就有一個認識young,這讓他情何以堪啊。 “堂哥,我們的時間,雖然不及你的寶貴,可是也相當的寶貴。 以其有時間在這兒浪費着,不如,我們先去辦事情。等你什麼時候把那些方案准備好了,我們再來。”司空冷語的路人甲堂弟說道。

“是啊,弟弟。我今天還有幾個大客戶要談呢。這可是關係到我們公司的生存啊。我知道你最近忙,找了一個小美人嘛,工作上沒跟上也是很正常的。沒關係。做哥哥的,可以理解你的。”司空冷語的路人乙堂兄說道。

幾個叔伯在那兒左看右看,也沒有什麼好臉色。

司空冷語明白,他們已經等的不耐煩了。他的司機已經回到了公司了,可是,白筱卻還沒有到。時間馬上就九點半了。真不知道這個女人在幹什麼,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雖然他的心裏非常的生氣。可是表面上又不能表現出來,只能冷酷的說道:“各位叔伯,各位堂兄弟。計劃書是已經準備好的。只不過,看了各位的耐性程度,我在想,我的計劃書對你們到底會不會有用。因爲我們接下來要談的客戶,可不是說見就能見的。可能大家要等上七八個小時,人家也未必會見。如果各位連這區區半小時都等不了的話。那這樣的客戶。咱們也不用計劃去攻克了。”

“你說什麼司空冷語,你也不要太囂張了。告訴你,對別人我們可能非常的有耐性,可是對你,請你不要挑戰我們的耐性。”路人甲堂弟說道。要說囂張,他這才叫囂張吧,怎麼說那也是堂兄,還是公司的總裁,哪怕他是董事會的一員,也不能這麼和總裁說話啊。因爲總裁是最大的董事。而他的爸,還是董事長。

“五弟,你最好能冷靜一點。你那火爆的脾氣,什麼時候能改一改”司空冷語不悅的皺了皺眉頭。似乎對於他剛剛那話,只是表現出了不滿的情緒,並沒有太大的動作。

“哼。”路人甲堂弟並不買這個堂兄的帳。

司空冷語也不接茬,只是在靜靜地等待着,就好像,這一切都是他故意安排的一樣,目的只是爲了考驗大家的耐性。

而因爲地鐵晚點,所以,等白筱到公司的時候,已經是九點四十分了。比她預計的時間要晚了近二十分鐘左右。可是想想,應該也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反正他的嘴那麼能說,一定能很成功的拖住時間的。她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其實這份文件,是大家所要傳看的。司空冷語自己當然是記得住了。

可是,別人可不見得呢。所以,大家現在都在等着這份文件。

白筱剛出現在公司的門口。司機就瞬間出現了她的面前,小聲的說道:“白小姐,文件是不是在你手上”

“是啊。”白筱回答的非常的快,聲音不小,而且她的表情帶着可愛的笑容。就像是自認爲自己作了一件非常了不得的事情的小朋友一般。

可是大夥一聽到這個回答,都不由自主的交頭轉向了白筱,這讓她着實的嚇着了。爲什麼大家的反應這麼大呢難道真的這份文件非常非常之重要,大家都覺得我做得很棒嗎其實也沒有啦,只不過是舉手之勞而以嘛,只不過,司空冷語知道了,會不會表揚我呢或是,晚上能對我好一點,好好的一起吃個飯呢她在心中幻想着。

可是司機並沒有太多的理會她別的表情,只是很快的從她手中抽走了文件,向電梯處跑去,經理專用電梯早就停在一樓候命了。一見他來了,忙讓了位置,讓他能更快的上去。

見到他的這般反應,白筱的心中有些失望,她本來還以爲,他會說一些感謝的話呢。至少會說,“真是太謝謝你啦,司空先生一直等着呢。感謝你的幫忙。”之類的話呢。可是,他居然就這樣拿着就跑了,難道,真的有這麼急用嗎其實嘛,本來她是可以早一點到的嘛。可是誰知道地鐵會晚點嘛。這又不是她的錯啊。

什麼,你問她爲什麼不打車去她不是說了,很花錢嗎何況她本來就沒有什麼錢嘛。從別墅打車到公司,至少也要一百來塊錢啊。這可以買多少東西啦。都夠兩天菜錢了。

而公司裏的那些員工,大多都看了報紙什麼的,當然也知道,這個女人,雖然長的也就一般般吧。因爲今天出門,她又戴了眼鏡了。只要一想到來公司,她還是會戴上眼鏡的。不過,怎麼說也是司空先生的未婚妻啊,所以,多多少少,想在公司以後更好的做下去,當然要扒結一下啦。

所以,就有一些人吧,馬上就圍了上來,“白小姐,在裏面坐吧,很辛苦吧。不要太累了啊。”這個幫着扇着,那個端了水過來。總之,這個待遇可是公主級別了。

“呃。大家不要這麼客氣吧。這樣,很不習慣咧。”白筱有些不好意思。

“沒關係,以後就會習慣了吧。再說了,您在家裏也是一直讓人服侍的嘛,就當這兒是家裏啊。我們大家只不過是做自己份內的事情而以。”某職員說道。

“呃。我很少讓人服侍的,除非人不舒服的時候啦。”白筱老實的說道。

“您就別客氣了,這都是我們應該做的。”另一職員說道。

而一個角落裏,有一個女人正用仇恨的眼神看着白筱,心中暗暗說道,哼,就讓你再臭美一會。等一下,一定讓你丟臉丟到姥姥家去。

“你們真是太客氣了。我真的會不習慣呢。”白筱在樓下這兒和大夥客套着,樓上的會議正緊張的進行着。

每個人看了方案以後,不得不說,都倍感壓力。要撬動經融的三座大山,可是他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和這樣的人去合作,那當然只會對公司有更大的好處,不論他們的經濟實力,還是供貨需求,都是無可挑的。怪不得司空冷語要說,等上他們可能就會是七八個小時。而且,七八個小時還只能在指定的地方等待。

最重要的是,也許你等了七八個小時以後,還根本見不到他人。而你如果想和人家合作,你就必須要有耐心,非常非常大的耐心。

當然,這不過是他的開脫之詞,事實上,開會這種東西,當然要按時。因爲每個人的行程都是安排好的。也就是說,今天大家的的確確是耽擱了四十分鐘的時間,而這四十分鐘很可能已經誤了很多的事情。他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行程表。爲了減少那些時間,所以在會議上,司空冷語只能儘可能的壓縮時間,也許原來這個會要開一個多小時,可是現在,他可能半個多小時就必須結束掉。以不影響大家後面的事情。

十點半,原來預計會議結束的時間,而司空冷語在一陣長串的施壓命令式的說完這些東西之後,會議結束,比原定計劃,超出了三分鐘。不過三分鐘不算什麼了,因爲,上個廁所有時都不只三分鐘的時間。所以,大家看時間和原來差不太多,也不再多做計較,畢竟他們後面還有安排。

一宣佈散會,大家都紛紛起身離去。只有司空冷語一個人坐在那兒。他真的太累了。剛剛的講話中,他幾乎沒有休息一下。麗娜看到他如此的辛苦,不由的心疼,好在她已經準備好了胖大海,這東西就是對嗓子好,“司空先生,您喝口水吧。剛剛您那樣的發言,很傷嗓子的。”

“嗯。”司空冷語真的是渴了,所以也沒有想太多,接過杯子就喝。“小黑在嗎”

“在外面呢。”麗娜道。

“讓他進來。我有事和他說。”司空冷語命令道。

“是。”麗娜轉身出去,看樣子,司空冷語真的非常的生氣,看來,這下那個白筱有“好日子”過了。呵呵。臉上的一抹笑容很快的讓她隱去,就像她什麼都不知道一樣。

很快,小黑走了進來,畢恭畢敬地說道:“少爺。有什麼吩咐。”

“那個白筱現在在哪”司空冷語說出這個名字的時候,幾乎是從牙縫裏擠出來的,看來真的真的,非常的生氣啊。

“應該還在樓下吧。因爲很多人知道了你們的事情後,現在對她可以說是非常的熱情。很多人都圍着她轉呢。”小黑據實以告,他並沒有要報復誰,只不過他習慣了,什麼事情都是老老實實的,一五一十的回答,沒有辦點的虛假。

“哼。看來那些人是很閒了。你去看一下,到底是誰圍在她的身邊轉,這些人一律給我開除。”司空冷語冷聲的命令。

“是。少爺。”小黑轉身要離去,又讓司空冷語叫了回來,“還有,把那個白筱給我帶上來。”

“少爺。白小姐她這樣不好吧”小黑不管怎麼說,和白筱也相處了一段時間,雖然沒有什麼交談過,可是白筱爲人真的很謙和,沒有一點的架子。有些人,早佔着自己爲主人懷了孩子而了不得了。可是白筱卻沒有,一直都是那樣的。要不是最近公司裏缺了一個人上班,他過來頂替,否則也不會出現今天這種事情。

那樣,他就可以開車送白小姐來公司了。聽少爺那語氣,估計白小姐的日子,不好過了啊。 「哦。」killer淡淡的回。

「什麼叫『哦』?我想盡辦法認識的young你竟然早就認識?!」小練抓狂道。

「也不是早就,我只比你早知道他幾個月,之前直播的時候有彈幕說young的打法很適合我們戰隊,我就開小號去看了兩眼,後來聽說只要在彈幕上發賬號名,他會隨機抽取加好友帶上分,我想要實踐體會一下他的打法,我就抱著僥倖的心理去看了看,沒想到還挺幸運的。」killer喝了杯咖啡繼續說道。

「我去,你這麼幸運的嗎?為什麼我就趕不上這種好事。」小練狠狠地又咬了幾口西瓜,恨恨道。

突然diedie打了寒顫,哆哆嗦嗦的道:「不會是……是那個文藝到爆炸,裡面包含你名字的那個小號吧!」

「你對我的小號有意見?」killer慢慢的慢慢的看了一眼抖著肥肉的diedie道。

「什麼?我們K神還有小號?K神大大的小號是就,firstkiller,doublekiller,triplekiller,quadruplekiller,pentakiller,這五個嗎?(分別是類似於王者榮耀的第一滴血到五殺)」Solo疑惑道。

「我去,五個?我就知道我K哥三個!」S&&O心痛到彷彿受到了全世界的欺騙。

「我就知道兩個!」 重生之鐵骨凰後 教練默默的說。

「所以……到底是哪個小號?」小練還是問出了重點,並看向唯一知情的diedie,至於……killer,想從他嘴裡套出來簡直沒可能。

「咳咳,就是叫茺蔚子陸。」diedie小心翼翼的看了眼面無表情的killer,以自己最輕的聲音說道。

「茺蔚子?藥材?陸子蔚?我去,你別告訴我,你的名字就是這個藥材倒過來吧,這麼有文化的名字誰他媽取的啊,牛掰啊!」輔助七狼驚訝道。

「自己,小時候拿著我爺爺的醫書,自己取的,爸媽也覺得我自己取的這個名字比他們取得好聽就改了。」killer邊解釋著邊在好友里找到young,併發出了一句問候,正巧時漾好像也快直播結束了,應該會看信息。

幸運如killer,時漾果真看見了他的問候,只是一個「在嗎?」真的算問候嗎?

順手回了句:「在的。」

應付著自家隊員的killer看見時漾的回話挑了挑眉,終於找到了理由:「喂,你們再問我問題,小心約不到你們想要的young神。」

「什麼我們想要!是我們戰隊需要,就算不是也是everybody需要,OK?」小練反駁道,不過幾秒鐘又反應過來,「你說什麼?young神理你了?我!我怎麼就沒有這樣的運氣!」

Diedie摸摸自己肉肉的肚子,嘆了口氣,安慰著小練,「別想了,像我們這種低級宅男怎麼能和那高級宅男比,人家熬夜不長黑眼圈,一天連坐幾個小時,照樣四塊腹肌,杠杠的,能比嗎? 皇上,給條活路! 沒有痘痘,唇紅齒白,能比嗎能比嗎?往那兒一站就圈盡了粉,之前竟然因為在遊戲裡面笑了一下,上了熱搜,更有傳言『北游上蔚』意思就是北京的游年,上海的陸子蔚,你說他什麼級別!」

聽著自家中單說了一大堆,又看看自家隊員們一副贊同的要命的樣子,再看了一眼自家打野高挺的鼻樑,撩人的桃花眼,麥色的皮膚把那張略帶「刻薄」(?)的唇都襯的格外好看,默默地說了一句:「打擾了。」就蹲去牆角種蘑菇去了。

耳邊終於安靜了,終於專心約這位QAQ戰隊預備中單了,其實在killer看來,正如自家隊友說的,young真的沒什麼理由拒絕這麼好的機會的。

「young你好,我叫陸子蔚。」

「你就是叫茺蔚子的那個?」對於這個網名,時漾真的印象很深刻,茺蔚子本就是一味中藥,可清熱解毒,利水消腫,活血行氣,性微寒,味辛苦,很少有人用中藥的名字當網名,用茺蔚子的更是少之又少,當初就是看到這個名字,時漾才會帶這個人玩遊戲的。

「是的,但是我想我應該正式介紹一下我,你好,我是QAQ戰隊的killer。」

「職業戰隊?今年春季賽的冠軍戰隊?你是QAQ的打野killer?至今獲得MVP最多的打野?」

「是的,我想我們經理之前應該在彈幕上和你提過希望你加入我們QAQ戰隊的事情了。」

「你說那個『練練練練英雄』的那個號,真的是QAQ的經理?還有我為什麼信你是killer?」

「加我微信或者QQ」killer接著就把自己的微信和QQ都給了時漾,「我可以給你開視頻,只要你願意加。」

時漾看著微信和QQ猶豫了一下,「對不起,我沒有意願加入職業隊,我對我現在自己的工作很滿意,打遊戲也不過是愛好,對不起,實在抱歉。」

Killer握著手機,好看的眉毛在眉心攏成小山峰,「那沒關係,我們加個好友也行,就當加個朋友,以後說不定還可以一起玩?」killer沒想到時漾拒絕的如此堅決,只好退而求其次,先要到時漾固定的聯繫方式再說。

時漾看著killer發出的這段話,沉默了,恰好游年在這個時候發來信息:

「今天的直播結束了?我還沒看夠呢!」

「恩,今天有點累,想早點休息。」

「哦,是啊,在車上都能睡著,真的是累了,那你快去休息吧,身體重要啊,那,再見?」

「等一下……」

「怎麼了?」

「游年,我問你如果一個職業選手想加你,你……會不會加他?」

「會啊,當然會,對了,誰要加你?」

「QAQ的killer。」

「哇,打野之神,加加加,等你們一起打遊戲的時候帶上我,帶上我,帶我上分啊。」

「那就……加吧,以後說不定可以一起玩。」

時漾的手指輕巧的在手機屏幕上點了幾下,幾秒后,killer的手機上就出現了好友認證,killer的薄唇緩緩勾出一個弧度。

可憐游年今後一語成讖,是帶他一起上分啊,可是每次上分游年總是要喝幾壇醋,不撐死也要酸死咯,這當然都是后話啦。 “不要給她找藉口,你是我的人,不是她的人。?”司空冷語這話小黑再明白不過了。他還能說什麼,只能令命而去。

司空冷語的都要氣炸了,怎麼會遇上一個這麼白癡的女人。以爲他在媒體上爆光了他們的“戀情”,她就可以如此跑到公司裏來嗎哼,家裏人都被她清純的外表給騙了,其實她的花花腸子多着呢。爲了達到目的,看來她也是一個不擇手段的主。

從會議室走出來。回自己的辦公室。白筱也被小黑給帶到了辦公室。因爲小黑一臉的嚴肅,所以,他感覺可能司空冷語正不高興着呢。

所以當兩個人一見面的時候,白筱就主動的解釋道:“這真的不是我的錯啊。我哪知道地鐵今天會晚點的啊。如果不是因爲地鐵晚點,九點半之前我肯定是能到的。”

“你還好意思說”司空冷語直接就吼她,“誰讓你把這個東西送過來誰讓你沒事找事做的誰告訴過你,我落在家裏的文件要你送啊你當你自己是誰啊”

司空冷語的話,句句都問得白筱不知如何回答,難道,她所做的事情,不是普通情侶會做的事情嗎難道,她所做的事情,不是一個正常人會做的事情嗎她是那麼的期待把東西送過來,可是他非擔沒有一句感謝,還這樣說她。他的心裏到底是怎麼想的有沒有一點的良心啊

想到這兒,白筱不由的眼淚在眼眶中打轉轉。

“我,我也是爲了你好嘛。我怕你急啊。所以我纔會送過來啊。”白筱說道。

“我要你送嗎你的兩隻腳能跑得比我的汽車還快你沒有手機嗎打你電話也沒有人接,你的手機是拿來幹嘛的放在家裏睡覺當屁用的嗎”司空冷語問道。

白筱深深的被司空冷語的這番話給刺傷了,本來,本來她還以爲,他會說,謝謝,或者,再不行也會對她露個笑臉吧。可是,她萬萬沒有想到,他居然會是,會是這種各種嫌棄。他有必要這樣嗎“好,是我多管閒事。你的事我就不該管是吧沒錯,是我自作多情,是我下賤。我就下賤到非要看到這份文件還給你送出來。我爲什麼不戴手機那不是你說的手機的輻射對孩子不好嗎現在什麼都是我的錯對吧什麼都是我不對是吧好,就是我不對。那怎麼樣吧,你是打算殺了我還是怎麼滴”

“殺了你”司空冷語本來是很生氣的,可是聽到她這麼一說,他又覺得可笑,自己和這個女人爭什麼呢有什麼好爭得呢她本來就是一個很單純的女孩子,他早就知道了啊。是自己笨,把東西落在家裏了。如果沒有自己種的這個因,怎麼會結出這個果呢而且,現在她還會說出這樣的話,就像是那些怨婦一樣,對於男人的抱怨,她們只能這樣,如破罐子破摔一般。

“對啊。反正你只要再往下說,肯定又是說耽誤了你多少多少的爭錢機會。讓你損失了多少多少錢,反正我肯定賠不起,乾脆,殺了我得了。那五十萬,您就當是作了善事好了。”白筱氣的全身都在發抖,眼淚也在叭噠叭噠的掉。可是她就是沒有哭出聲來,她知道,在他的面前,她沒有什麼資本。可是,她也有做人的尊嚴吧。被他這麼左一句多管閒事,右一句吃飽了撐的,她的心裏能不難受嗎她難受能不掉眼淚嗎

人家都說,女人哭,都是哭給自己看的,男人,根本不惜憾。以前她根本不相信,覺得男人都是心疼女人的,只要女人一哭,男人一定投降。可是現在事實就是,她們說的根本沒有錯。自己就不該抱着那麼多的幻想。

“沒錯,看來你還有一點自知之明嘛。既然知道了,那還不從我面前消失留在公司幹嘛丟人現眼啊”司空冷語問她。不過現在他並沒有太生氣了。因爲事情都已經發生了,也只能是這樣了。再怪也不好。

雖然他是不說,可是他的語氣真的已經放輕了許多。不過,這對於並不瞭解他的白筱來說,並沒有變化。只是感覺到他就是在生氣。非常非常的生氣。而她又不知道要說什麼什麼,所以最後,白筱還是掩着面,奪門而去。

麗娜給了司空冷語一個眼神,就把辦公室裏的門給關了。

辦公室的那些女職員看到白筱這樣哭着出來。不得不說,很多人的內心都非常的高興。有幾個女人攔住了白筱的去路,口出關心的問道:“噫這不是白筱嗎唉呀,你突然不來公司,我們都很擔心你是不是出了什麼事呢。你怎麼了呀怎麼哭了呢”

“唉呀,這還用問嗎你沒看昨天那報紙上說的啊。白筱啊,是給咱們的總裁大人當情人去了。只不過,是底下情人,見不光的。”

“天吶白筱,她們不是說真的吧。你怎麼會去當人家的什麼地下情人呢你明顯得不適合嘛。對不對啊”

“有些人呢,就是沒有什麼自知之名啦。所以纔會這樣的嘛。”

大家七嘴八舌的,你一言我一語。可是白筱再笨也能聽得出來,她們是在嘲笑她,她們是在污辱她。可是,這一切她又能怎麼樣她明明就知道,這些女人都是愛着司空冷語的,平時私底下就一直說,我的總裁,我的總裁,早就把總裁歸屬於她們了。像她這樣的醜小鴨,在她們的眼中,怎麼可能配得上司空冷語。

白筱現在,想死的臉色都有,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的,非常的無地自容。現在的她,就是衆人的把子,她們的箭,想怎麼射,就怎麼射。傷得白筱無力招架。就在她真的已經非常絕望的時候。有一個人站了出來。

“你們幹什麼呢白筱做錯什麼了你們要這麼說她你們都認爲白筱長得不漂亮了,那司空總裁是瞎子嗎他會看不到嗎她都不漂亮了,她怎麼勾引他啊你們怎麼不會認爲是司空先生主動找的白筱呢你們太過分了。”說話的人是白筱原來在公司裏唯一的好姐妹莫小可。

以前有什麼事情,白筱都是找莫小可商量的。兩個人的性格又很像,不,應該說,小可更加的活潑,都是她帶着白筱玩的。和別的同事,小可也是有一說一有二說二的,非常的直性的一個人。白筱一直認爲,自己今生能認識莫小可,是她最大的福份。現如今,在這樣的情況下,也只有小可願意站在她一邊,爲她說話了。

不由間的一哽咽,白筱抱住了小可,“小可。太好了,太好了。嗚嗚”

“沒事的白筱,有我在,她們要是敢對你做什麼,我一定跟她們拼了。”莫小可安慰着白筱道,並且用很生氣的眼神看着自己同事。“我知道,今天我幫了白筱,明天我可能就會在這家公司呆不下去。不過沒有關係。和你們這樣的人在一家公司上班,也只不過是在污辱我自己而以。”

“莫小可。我們也早就看你不順眼了。你平時以爲自己是誰啊,天天還對我們指手劃腳的。告訴你,沒有你,我們公司會發展的更好。你只會是我們公司的阻力,你明白嗎”麗娜從人羣中走了出來,她和莫小可今天算是對上了。她那一副不可一世的神情,說明了在她的眼中,莫小可和白筱是多麼垃圾的存在。

莫小可也不怕她,直接就邪氣的一笑,“哼。麗娜,你是怎麼和這些人說的說白筱不應該,不配和總裁在一起嗎在我們公司,最配和總裁在一起的人,是不是你啊呵呵。只可惜啊,你自認爲漂亮,居然還輸給了白筱。而且,就算不是白片段,你也沒有機會。總裁先生的姑姑,不知道爲他相了幾次親了。怎麼沒見得人家考慮你呢你啊,還是省省吧。你也就是和我們在一起,才顯得你不一般。”

“看來,你的嘴真的很多啊。”麗娜向身邊兩個好姐妹使了個眼色,現在的她,根本不像是一位公司裏的祕書,更像是那些混社會的小太妹。當然,不能說她是大姐大,因爲她還少了那種氣場。只能說是小太妹,或是囂張拔扈的千金小姐。而她身邊的人,也瞭解的點了一下頭,向莫小可走去,“莫小可,這可是你自找的。”

說完,將莫小可帶到了一間辦公室去,關上了門。當然,因爲只是普通的辦公室,隔音畢竟不怎麼好。所以,莫小可在裏面的慘叫聲,白筱還是聽到了,她緊張的問道:“你們對小可做了什麼你們要做什麼啊”

“沒事。不聽話的人,我只會賞她幾個耳光而以。這對她來說,應該算不上什麼吧。不過,她的幾個耳光可是因爲你而得的哦。如果不是你,我也沒有必要這麼對她。如果不是因爲你,她也不會這樣和我說話。”麗娜輕摸淡寫的說道,好像她只是在講一件和自己沒有任何關係的故事一般。臉上的笑容讓人害怕,那是標準壞人的笑容。那些個宮裏的娘娘,心狠的,都有這樣的表情出現。

“求求你,放過小可吧。不要讓她們再打她了。”白筱此時也顧得許多,只能求麗娜放過白筱。

“放過她憑什麼呢”麗娜奸笑的問道。 「young神?」killer修長的手點了點手機屏幕。

「啊,young神不敢當,叫我時漾就可以了。」時漾喝了口水回。

「那你叫我陸子蔚就行。」知道他不是電競圈的,不習慣叫昵稱,killer也介紹了自己的名字。

「怪不得啊,茺蔚子,倒過來就是子蔚了,很好聽的名字哦。」

陸子蔚皺著眉,看著那個「哦」字,想問一下young是男是女,可是又覺得這樣不是很禮貌,還是想把人約出來談談吧,「什麼時候有空,我們見一面,可以嗎?」

「見面?」

「啊,沒別的意思,就是想約你談談加入戰隊的事。」

「對不起,我真的明確說過我不想加入QAQ了,你們戰隊條件那麼好,沒必要守著我一個人不放。」時漾又說明了一遍她的意向。

「我知道,可是我們經理不會放棄你的,你還是出來和我們經理談一談吧,不然他會一直纏著你的。」

「是嗎?」時漾皺了皺眉,現在職業戰隊的經理都這麼難纏嗎?

「好吧,那你幫我把你們戰隊經理約出來談談吧,就明天可以嗎?」時漾覺得還是儘早把這件事情解決掉為好,省的日後更煩。

陸子蔚看了一眼連打好幾個噴嚏的經理,回道:「好,就明天吧,明天下午三點半中央商場見。」

小練擤著鼻涕靠過來,「killer啊,你……真的幫我約上young了?」

「幫你?」陸子蔚牽了牽唇角。

「難道不是?」小練把紙扔進垃圾桶。

「這件事,我會和他好好談,你就不用出面了。」

「什麼鬼,這種事情,難道不應該是我這個戰隊經理去談嗎,怎麼輪到你了?」小練徹底炸毛了。

「顏值不夠的話,還是不要去拉低young對我們戰隊的初次印象了。」陸子蔚收起手機,起身上樓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