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是你們啊!」

見著她們幾個,我也有點意外。

「晚上好,東方施主。」

聖白蓮帶領命蓮寺的僧侶們上前來,合十行了一禮。

「晚上好啊!各位。」

雙手都被孩子們抱住了,所以我只能笑著點了下頭,算是回禮了。

「哦,是月見糰子啊!」

豐聰耳神子趴在桌子邊,望著上面那些壘疊得猶如金字塔般整齊的糰子,頻頻點頭。

「我還是初次見到呢!以前也只是在書里見到過。」

「看上去好普通,不愧是庶民吃的東西。」

旁邊的物部布都和蘇我屠自古套著手,說道。

不知為什麼,我有些想把這三個傢伙踹飛。

「不可以偷吃哦!」

看她們靠桌子太近了,我就提醒道。

「笨蛋,神子我怎麼會做那種下等的事情啊!」

豐聰耳神子極度不屑的翻了個白眼,這種東西,才不值得她堂堂聖德太子去偷呢!

「口水流出來咯!」

「什麼?」

太子殿下趕緊擦了下嘴角,卻什麼都沒有發現。

「混蛋,你敢戲弄於我。」

少女怒氣衝天,當即就想拔劍。

「嘛,嘛,不過是開個玩笑,何必那麼生氣呢?」

聖白蓮幾個忙拉住了她,不停的勸她別那麼衝動。

「東方施主就是這麼不拘小節的,你也不用太在意他說的話。」

「哼!」

豐聰耳神子當然清楚這一點了,她剛才的拔劍,也不過是做做樣子而已。要真的沒有人來攔住她,反而會不好下台呢!

「幹什麼呢?那麼多人圍在這裡。」

一聲嬌喝,換掉盛裝后的蓬萊山輝夜再次登場了。

「看小說,就上」 ()脫掉了那身厚重的衣服,蓬萊山輝夜感覺整個人都輕鬆了許多。〖請在,熱門小說最新章節搶先閱讀!〗進而的,心情也好了許多。

匆匆跑回原來那裡去,卻發現八意永琳她們早就不在了。無聊之下,她也只有帶著鈴仙在展覽區內到處亂走了。

順便再傾聽一下大家對此次的評價。

而她聽到的,自然都是各種讚美之言了。

「看吧,大家都很滿意呢!」

蓬萊山輝夜得意洋洋的說道,果然這次舉辦是做對了的。

「所以本公主決定了,今後每年都要舉辦一次。」

那樣子的話,永遠亭的人氣必然會大大提高了的。

「公主殿下英明。」

鈴仙笑得無比勉強,能夠得到大家的讚賞,當然是一件好事了。不過要準備這種盛會,她們這些下人可是要累個半死的啊!

加上因幡帝又不可靠,真是夠辛苦的了。

「很好,因幡,我們再到那邊去看一下吧!」

蓬萊山輝夜沒有注意到少女的苦悶表情,她現在已經滿腦子都是永遠亭聲名遠播的光輝未來了。

「啊,公主殿下等等我。」

對方說走就走,鈴仙只能趕緊跟了上去。

來到一個地方,蓬萊山輝夜就發現這裡聚集了不少的人。

奇怪,這裡並不是展覽區啊!怎麼會有那麼多人在的?

仔細看了一下,這個地方,好像是放著用來慶祝觀月宴而準備的月見糰子的地方啊!

這幫傢伙,不會是在偷吃吧?

想到這裡,公主殿下當然不能坐視不理了。

「你們這些人,圍在這裡做什麼?」

發現似乎是永遠亭的人來了,大家連忙退後,讓出了一條路來。

蓬萊山輝夜進去一看,還好,糰子都依然完好無損,一個也沒有少。

可是這樣就顯得更加奇怪了。

「你們這是做什麼?」

太可疑了,難道是在搞什麼非法的集會嗎?

在看到藤原妹紅也在場之後,少女更覺得,這個集會恐怕還是和自己有關的。

「什麼都沒有做哦!」

公主殿下實在太敏感了,看到有這麼多人在這裡,就以為是有事情發生了啊!

不過,竟然不知不覺的就聚集了那麼多人,可能他們以為有熱鬧可看,才會跑來的吧!

「行了,沒有熱鬧看的,都不要再圍在這裡了。」

我拍拍手,說道。


周圍的人在一陣低聲議論之後,發覺的確沒見到什麼有趣的東西,就逐漸散去了。

只剩下我們這批人。

「晚上好啊!輝夜施主。」

這時候,聖白蓮走上前來問好了。

「你好。」

豐聰耳神子見她這麼做,也不甘落後,跟著過來了。

「兩位晚上好。」

蓬萊山輝夜微微躬身,朝她們還了一禮。

「兩位今晚能夠到來,真是讓永遠亭蓬蓽生輝啊!」

身為王家子女,這幾句話她是說得極為滑溜的。

「不,沒有受到邀請就跑來的我們才是十分冒昧呢!」

三人互相奉承著,又是一輪的低頭行禮。

客氣過後,蓬萊山輝夜才終於有機會來見男子了。

「永琳呢?你怎麼不跟她在一起的?」

「她們去古典區了。」

嗯,聽公主殿下的語氣,好像帶有些不滿啊!為什麼呢?

「哦。」

就算得到了這種解釋,蓬萊山輝夜還是很不高興。

竟然扔下八意永琳自己跑掉了,而且還帶著藤原妹紅這傢伙,真是讓人感覺十分的火大。

怪了,這丫頭兇巴巴的一直瞪著我是怎麼回事?

「吶吶,輝夜殿下。」

琪露諾幾個跑上來,拉住了蓬萊山輝夜。

「有什麼事嗎?」

居然直呼自己的名字,不過看在還叫了自己殿下的份上,就不計較這點小問題了。

「不是說來了這裡之後就有月餅吃的嗎?怎麼都看不到的啊?」

小女孩們是打定主意要吃到月餅了的,聽說那種東西可是只有在中秋節期間才會有的,平時很難吃得到。

「月餅?那是什麼?」

蓬萊山輝夜頓感莫名奇妙了,月見糰子她就認識,那個什麼月餅,又是何物?

「就是……」


琪露諾她們也不知道該如何形容了,她們也都沒見過真正的月餅啊!

「就是一種圓圓的,扁扁的,裡面還包有非常多的餡,吃上去很甜的圓餅。」

「對對,就是這個。咦,你為什麼也知道月餅的?」

作出解釋的並不是東方遙,卻是被她們的話題吸引過來的霍青娥。


「嗯,你也吃過那種什麼月餅嗎?」


蓬萊山輝夜好奇的望著她問。

這個年輕的女子,公主只是知道對方是那位聖德太子的跟班,至於叫什麼名字就忘記了。

「嗯。」

霍青娥點了點頭。

不過,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久到讓她都回想不起來,月餅的味道究竟是什麼樣子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