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你可想好了,此物是筆門長老筆道進階之物,內設關口兇險無比,別怪我沒提醒你!」

「筆門長老筆道進階之物?這位長老,這裡只是我們小寒族制筆考試的地方,你確定沒走串場!」

「噗!」寧遠山被夏鴻騰神來一句差點問成重傷。

他身後一人突然上前,一腳把欠揍的夏鴻騰踢向筆陣台後道:「寧長老,廢話那麼多幹嘛?快宣布干始,早完事早回家!」

在眾人敢怒不敢言的目光中,此人喧賓奪主霸道地宣布開始。

李廷蘭和屈野等眾人昨晚就被夏鴻騰打過補丁,今天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可生事,一切以低調過筆關為主。

至於其他的事,他自有定奪,無需擔心!

眾人也知道這次是一步邁出寒族最好的機會,加上闖各秘境以及過黃河時見過夏鴻騰身上各種鬼神莫測的手段,對夏鴻騰無比盲從,今天很認真地只當圍觀群眾,只看不動。

這讓寧遠山身後虎視耽耽的長老們,一時找不出任何借口。

夏鴻騰被踢到筆陣台中,只覺眼前一黑,心中忙對殘圖默念一聲燃燒我的卡路里壯壯膽,好在馬上就見到亮光,只見裡面空間廣大無比,金碧輝煌,內壁光金字閃閃。

上前細觀,但見壁上寫著許多蠅頭蝌蚪文,花了三百功德,殘圖馬上同步翻譯:

夫三端之妙,莫先乎用筆。六藝之奧,莫重乎銀鉤。昔洪武見木王揮書,七日興嘆,患其無骨。

蔡賢人邕入鴻都觀碣,十旬不返,嗟其出群。故知達其源者少,音於理者多。

近代以來,殊不師古,而緣情棄道,才記姓名,或學不該贍,聞見又寡,致使成功不就,虛費精神。

自非通靈感物,不可與談斯道矣!今刪李聖《筆妙》,更加潤色,總七條,並作其形容,列事如左,貽諸弟子,永為模範,庶將來君子,時復覽焉。

筆要取靈山絕仞中兔毫,八九月收之,其筆頭長一寸,管長五寸,鋒齊腰強者。

其硯取煎涸新石,潤澀相兼,浮律耀墨者。

其墨取廬山之松煙,代郡之鹿角膠,十年以上,強如石者為之。低取東陽魚卵,虛柔滑凈者。

凡學書字,先學執筆,若真書,去筆頭二寸一分,若行草書,去筆頭三寸一分,執之。下筆點畫波撇屈曲,皆須盡一身之力而送之。

初學先大書,不得從小。善鑒者不寫,善寫者不覽。善筆力者多骨,不善筆力者多內;多骨微肉者謂之筋書,多肉微骨者謂之墨豬;多力豐筋者聖,無力無筋者病。一一從其消息而用之。 咦,這是後世有名的筆陣圖嘛,沒想到這裡有原版。

再往旁走,那裡頂上只劃一點,夏鴻騰剛走到其下準備臨摩,便覺一石墜下如山崩塌,忙向一邊躲去。

剛站定,忽聞犀吼象鳴,有奇獸追來,於此同時,空中撇划激活,但見一鋒襲來,他本能地懶打滾,卻見壁上一道撇光劃過,鍔然截斷後追犀角象牙,犀獸和象獸受此攻擊,靈體化為青煙,慢慢朝一處縮回。

沒幾息,那兩縷青煙從縮回處再次緩緩瀰漫而出,漸有重新變回犀象之勢。

「叮咚,藏煙處便是洪荒渾石所在,護石犀象靈影形出於特刻戰紋。筆陣台正確進入方式為從後門而入,經其制筆台,制筆有成后,才闖筆法七絕關,要求握筆之人憑筆硬抗先賢所留橫豎撇點等七技意念,舞筆不禿者,視為過關。剛才那人心生側,踢你反逆進台,分明欲置你於死地,素不知更換洪荒渾石才要反逆進台。」

「哈哈,這樣最好,那我們把這筆陣台的電池下掉就沒有什麼罪惡感!殘圖,現在我要如何去做呢?」

「叮咚,筆陣台做為太古聖寶,其有很多可取處,宿主可手握三劫歸凡筆,親自感受一下筆法七絕,對你以後書畫一域,相當有幫助!至於這三塊洪荒渾石,我已經鎖定,隨時可收走!」

夏鴻騰一思有理,難得進入筆門高級歷練台,自然在沒拆前賺點福利。

於是握筆行向橫畫關。一入橫畫下,便覺頭頂有千里陣雲,隱隱分高低不同的各種形狀似蒼穹當空壓下,不由被這一橫之勢嚇出一身冷汗。

「叮咚,欲完善學習此招原始創勢神通,需要五百點功德。友情提醒,這招神通是創字儒帝集攻擊於防守為一體的最得意招式!」

「你別這麼誘惑我,我花錢學還不行啊?」

收到功德的殘圖相當給力,一道玄光入體后,夏鴻騰便明悟到這一橫的威力,筆直如海天一色防守,略飄如千里陣雲壓頂。

不由舉一反三想到,若是此招配合秋水共長天一色,落霞與孤婺齊飛的分身化影神通混用會是什麼效果?

剛一念致此,眼前場景便一換,馬上切換出夏鴻騰所思畫面,他完全以第三旁觀者的視野看到天上水中兩個夏鴻騰一筆劃出,攻防皆備,分不清主副虛幻。

「此招闖關者化影攻擊勢達四千均威力,防守攻擊四千均,三劫筆助攻加持三千均,綜合評分達到一萬一千均,比肩聖人萬均一擊更棒,完美超神過關。」

場景切還,橫畫意志隱去!

夏鴻騰一愣,隨即發現喝過悟道茶后的人就是不一樣,動不動就能激發一兩次才如尿崩的屬性,這不,隨便瞎想想,也能比肩聖人一擊。

「叮咚,殘圖提醒宿主,此器靈是以此招之勢的威力模擬的,現實中宿主肉體達不到攻出此勢要求,若想完美打出此勢,建議燃燒一千點功德值。」

「我靠,好貴!話說技多不壓身,殘圖,把其他幾技也完善後打包賣給我吧!」

完善買和直接買價格要便宜好多,既然遇到了,就咬咬牙一次性搞定。

「叮咚,很榮幸為你服務,請注意接收!」

果然,用功德值能砸出殘圖的感情來,隨著道道玄光,讓夏鴻騰明悟一橫一劃的很多真諦。

有三劫歸凡筆這個超級外掛在手,每關一筆劃出便有器靈評分:

「折如百鈞弩發,勢達四千均力,三劫歸凡筆加持三千均力,總計七千均力,超過五千標準,超完美過關!」

「豎如萬歲枯藤,勢達四千均力,三劫歸凡筆加持三千均力,總計七千均力,超過五千標準,超完美過關!」

「捺如崩浪雷奔,勢達四千均力,三劫歸凡筆加持三千均力,總計七千均力,超過五千標準,超完美過關!」

「橫折鉤如勁弩筋節,勢達四千均力,三劫歸凡筆加持三千均力,總計七千均力,超過五千標準,超完美過關!」

「點如高峰墜石,磕磕然實際在崩塌,勢達四千均力,三劫歸凡筆加持三千均力,總計七千均力,超過五千標準,超完美過關!」

「撇達截斷犀象,勢達四千均力,三劫歸凡筆加持三千均力,總計七千均力,超過五千標準,超完美過關!」

隨著一聲聲評價,剩下六筆玄關的大聖意志依次隱去,夏鴻騰終於來去自如地走到制筆台。

制筆台上,各種高級筆紋如樹皮雜斑,繁不勝數。其中歸凡筆紋然在內,不過跟殘圖完善後的卻是差了十幾筆。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把這些拓下來應該能賣不少銀子。

瞬間夏鴻騰如辛勤的小蜜蜂一樣,拿出紙筆掘著屁股毫無形象地去拓印。

待全拓下來他才好好制筆,已經有過成功的制筆經歷,夏鴻騰再制筆沒有半點壓力,拿出早準備好的羅漢竹,筆毛這次他打算用白狐這貨自帶魔性的尾毛試試。

果然,幾個手訣下去,歸凡紋刻的差不多時,此處空間便起風了,風源來自筆間,魔狐之毛略溢出魔性,『特遭雷屬性』就爆發,天上隱隱能聽到雷音咆哮。

劫雲快速凝聚,片刻就籠罩住整個筆陣台,隨後一道粗大的雷弧便傾瀉而下……

不知這次的筆能引幾劫天雷?

和老男人們的那些事兒 「咦,又是這小子在搞事,弄那麼多歸凡筆有病啊!」

空中有一女聲雷人忍不住吐槽出聲來,雖然打幾雷是她們職責所在,但是誰不想能少幹事就少幹事!

夏鴻騰悲哀地發現,一道劫雷草草打下后,天上的雷霆瞬間掩旗息鼓,任他如何激發出筆尖魔焰滔天或者光頭羅漢法相懟天,天上雷人就是視而不見,準備收拾道具下班回家。

「大姐,靈雲,你靈雲忘給了!」夏鴻騰忍不住用雷語大聲討要福利。

「咦!」

聽道下界空間有雷語自造化神碟中傳來,女雷人嚇一跳,她如同看到一隻雞忽然像鸚鵡說出人話一樣詫異。

何時下界還有人會說雷語?

難道是哪個大神在跳界玩? 總裁:意外寶寶到 「既然你懂雷語,難道還不知道每人只有一次製造雷劫筆的名額嗎?」

「叮咚,《薩蠻令》提醒你,來自靁紫音的188點殺氣!」

由不得靁紫音心生殺氣,要不是這傢伙一上來就魔焰滔天,她豈會出錯到順手就是一雷。

現在發現這貨已經註冊過一支三劫雷劫筆,她還失誤到贈送一劫雷劫筆,好尷尬有沒有?

她監管下界靈筆這一道,幾百年才來一兩次業務,居然還出錯,今天糗大了!

夏鴻騰聽道一人只有一次制筆這種逆天的劫筆名額就愣了,他還想著以後這種歸凡筆成批批發呢?

這個條例誰定的,太不合理了!

試想好不容易把一門工藝練到巔峰,卻被人壓著說,你生產出來的這批東西里只能有一個能註冊為正品,其他的都是水貨。

這是何等的卧草!

看來自己從墨門龜神廟裡十兩銀子刷來的歸凡筆,就是這種沒有器靈而且中看不中用的水貨,難怪殘圖看不上眼!

「姐姐,你看我這筆材料和手法都已經達到雷劫的標準,你就行行好,把儀式完成吧?要什麼額外條件你隨便開!」夏鴻騰對潛規則一道輕車熟路、張口便來。

「隨便開是嗎?」雷人沒想到有一天會被下界人這麼光明正大的賄賂,不由氣笑,她倒想看看是哪路神仙這麼膽肥地玩跳界遊戲。

順手就是一道超級電網雷弧劈向夏鴻騰!

「我靠,你劈錯目標了!器靈劫你不劈器物劈我這個物主幹嘛?」身陷雷劫中的夏鴻騰欲哭無淚,這個雷人不靠譜啊,自己要被她陰死了!

好在電網雷弧罩向他的瞬間,殘廢的狐聖眼珠似聞到好吃的東西,頃刻滿血復活躍出夏鴻騰頭頂,放出一道熾亮的光芒噬吞劫雷往電眼空間引,完成了千萬年來第一次完美充電!

「咦,原來是狐門中人!」

靁紫音一下試出夏鴻騰底細,狐族也算是遠古洪荒異種,各界各種仙神級別的大佬存在也大有人在,會些雷語理論上是有一點可能。

最主要的是,狐族向來是各界最討寵的一族,不但多才多藝,而且還能迷死人。

想到能迷死人,她的心不由活絡起來,管著幾萬年沒任何油水的器道衙門,她早已成為邊緣人。

加上近千年,沒有出現一個驚才艷艷的制器人才,她的香火之燈快熄火了,憑感覺,她這一脈不足千年,就要斷絕傳承。

所以,高高在上的天道公務員也是會下崗的,自己必須未雨綢繆,早點找個兼職或轉行的工作。

難得今天遇到一個能溝通的下界奇葩,而且還是最多才多藝的狐族,那要是從他身上挖點迷人的好東西出來,我豈不就能從各神間直接賺神氣了嗎?

咱不求能迷倒眾神,只求能迷倒最低級的神人就夠了!

「我且問你,你可會跳舞?可會唱歌?」

夏鴻騰聽得一愣,這雷人的腦迴路無從摸起,上一刻對自己轟天雷,下一刻問才藝,什麼時候跳舞和唱歌跟製造器靈有關了?

「略略懂吧,不知道你要問哪一方面哪一類型的?」

「比如說,我想要一首能引起大神注意的歌舞,你會嗎?」

「這個,會是會,可是我們界面不一樣,我怕審美觀什麼的都不一樣!」

「別廢話,把你最拿手的迷倒眾生手段拿出來,合我心意了,獎勵一樣好東西給你,否則……哼哼,姐這幾天閑著也是閑著,就免費轟你個三天三夜。這筆沾了遠古的魔氣,正好在姐的職責打擊之內,希望你的小身板挺得住!」

「別啊!要不,我來幾句你聽聽?」聽道雷霆懲罰夏鴻騰就一個哆嗦,這貨怎麼跟殘圖一個尿性?不會是同個製造商的產物吧?

流轉經年 「手不是手

是溫柔的宇宙

我這顆小星球

就在你手中轉動

請看見我

讓我有夢可以做

我為你發了瘋

你必須獎勵我

你是電你是光

你是唯一的神話

我只愛你……」

「不錯不錯,就是這種感覺,夠豪放,夠騷氣!」

靁紫音大喜,自己若參悟此舞曲,迷迷小神賺一波神氣完全問題不大。

「快快,來個完整版的,讓姐高興了,以後在煉器一道上幫你開光點小器靈完全不是事!」

「叮咚,殘圖提醒你,跨界輸出才藝,收費很高的,至少要佔對方七成神氣分成才不觸高級天道法則!本系統加你和她,完美分成為一、三、六!」

「只分她三成,她會不會惱羞成怒,一個天雷就把我打成渣渣?」

「叮咚,科譜一下,天雷只會把人打成灰,不會打成渣!還有,你只需提因果法則和機緣法則即可,她自會取捨!」

「好吧,殘圖這貨又要雁過拔毛他也沒辦法,誰叫這位爺掌握自己所有命門。」

有殘圖撐腰,夏鴻騰對這位天神公務員也不是很怵,正正心神,抬頭道:「那個,老姐,聽完整版前,我們是不是談談『天誓靈契』中關於如何協議分成神氣的事?」

「噗!」天上一聲悶雷差點震破整個筆道廣場,「你想幹嘛?你在下界要神氣有屁用?是不是看我脾氣好?」

「停停……廢話我也不多說了,想必『因果法則』和『機緣法則』你比我還懂,一口價,此曲所創收的名譽什麼的都歸你,我只要抽此曲所產生的七成神氣,別問我為什麼要收這麼多,這是最完美分成點,否則你我都可能有麻煩!行不行,給句話!」

「你……我……」

靁紫音被夏鴻騰霸氣的語氣鎮到了。

的確,凡事講因果,這條法則極會被高級大神順藤摸瓜查到源頭。

但是加上機緣法則就不一樣了,機緣這事特跳脫,超神去推算也會頭腦打結,誰能算出今天出門踩到小坑、撿個神紋、中個大獎什麼的?

兩條法則若以協議方式搓繩融為一體,順間隱形加跳脫,這人好手段!

糾結了好久,靁紫音才道:「我累死累活才三成神氣有屁用啊?」

「你這人,大局觀不行啊?不知道細水常流嗎?這首歌舞先去試試水吧?可行的話以後再來找我!」 「嗯,說的有理,成交!」靁紫音瞬間想明白了,某些機緣不等於一次,自己可以無限深挖。

「來,這道簫紋給你,想必你還有羅漢竹,回去好好學一下制簫手段,刻上這道簫紋,就能自動找到姐親自開光,最低一雷劫,最高看你表現!」

雷人頃刻就想到了如何利用職務,延伸機緣又不觸犯規則的辦法。

「那個,姐,你看我這筆?」收到神級制簫道紋夏鴻騰很凌亂,哥今天是制筆考試,你遞我制簫的小抄是啥意思啊?

「你這筆,歸凡筆紋是絕對不能用了,這是原則問題。 強葷:豪門俏寡婦 這樣吧,你這筆毛魔性十足,你就以這道封魔紋為基,在歸凡紋外加刻一圈,姐幫你開光成封魔筆吧,這樣姐剛好不會觸犯規則,不過此筆盡量少用!快點,抓緊時間,今天已經拖的夠久了!快要累著我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