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看來文則也想到破局之關鍵了!」林牧與于禁對視一眼,高興大笑道。

「主公之所想,就是末將所想!呵呵……」于禁幽幽笑道。

一同諮詢這個靦腆斥候的具體細節后,林牧與于禁迅速敲定進攻的戰略。

……

一個時辰后,九幽鎮前方十里處,一片鬱郁莽莽的荒原山林中。

林牧率領著五萬精銳士兵埋伏於此,準備襲擊這一批護送物資的隊伍。

其實林牧與于禁商討出來的戰略無非就四個字,偷梁換柱!

俘虜護送隊伍,然後扮演護隊士卒,進入九幽鎮。

不一會,一隊浩蕩馬車隊伍緩緩駛來,馬車上的士兵們優哉游哉,談笑之語不間斷。

上萬人護送的馬車,如同一條長龍,蜿蜒綿長,。

說是萬人護送,不如說是萬位馬夫。

一輛馬車上,配備三位士兵,足足有三千多架馬車。其上裝載著不知道多少物資。

這些物資應該就是最近在會稽郡收刮過來的。林牧緊盯著這些馬車,如同看到一座座金山,心頭甚是炙熱。

等他們走到林牧埋伏的山林中時,五萬士兵如同巨浪,卷席山林而噴涌而出。

一股【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過此路,留下買路財】的兇殘既視感瀰漫開來。

無需戰鬥,拿著亮閃閃的武器,氣勢如虹,直接包圓了馬車隊伍,這些護送士兵就已經瑟瑟發抖。

他們只是普通的運輸士兵,換句話說,他們只是後勤兵,戰力非常低下。

面對兇悍勇猛的士兵,他們都直接蒙了,青龍秘境怎麼會出現如此多敵人?

很輕易,林牧就俘虜了這支隊伍。

這支隊伍,是兩天前從傳送通道那邊趕來的。一直風平浪靜的青龍秘境內,士兵們都沒有什麼緊迫感,警惕性也非常低。

從這些悠然俘虜中可得知,原來孫堅曹操等部還沒開始攻擊青龍城,戰火還沒點燃。

他們此時應該也在打探著青龍秘境的情況。

這對林牧可是好消息,至少他還有很多時間準備,參與到輝煌戰役中。 蔥綠郁莽的高山前,一座瀰漫著一股新意氣息的鄉鎮聳立其中。

鎮子大門兩邊的高大哨塔上,有十位身著紅色精甲,拿著精緻青弓的武將在巡邏。

遠遠地,他們看到一隊馬車隊伍浩浩蕩蕩,匆匆趕路而來。

塵土飛揚,卷席而起,遠遠看著,如同一道巨大黃龍橫卧在大地上。

「咦?!!」 萌寶徵婚:爹地,快娶我媽咪! 突然,哨塔上一個武將帶著些許疑惑看著遠方趕過來的車隊,他發現了一些異常。

「兄弟們,你們看,物資護送隊是不是被猛獸追擊著?」發現異常的武將用食指指著車隊左側的異常道。

眾人凝神一望,也發現了車隊的異常。

在車隊左側,一大群青色巨狼順著丘陵山澗平原狂奔而來,目的明顯就是車隊。

而車隊彷彿也知道危險在靠近,馬車上的士兵鞭打著馬,速度驟然提升了一個檔次!

車隊身後的煙塵捲起得更猛烈,漫天飛舞,黃蒙蒙一片。

「快,出兵支援!車隊肯定會被追上,那些草原青狼等級多數達到五十級,非常兇悍殘暴,護送隊普通士兵抵擋不了它們的。」有領頭的武將沉聲開口指揮道。

「【青龍羽林軍】第八隊、第九隊、第十隊的隊率,率領本部人馬,三百人出動,支援車隊,另外青龍軍的第三與第四部曲也率領萬人出動!」

很快,巨大的鎮門緩緩打開,三百位精銳中級武將,後面跟著一萬普通士兵,狂奔向車隊,支援他們。

站在最前頭馬車上,換上了青龍軍的普通鎧甲的林牧,遠遠眺望著往這裡趕過來的守軍,嘴角微微一揚,虎目微眯,臉上閃過一絲果然如此的神情。

其實那大群青狼,是于禁派遣士兵引誘過來的,這是計劃的一部分。

若是按照平常,林牧等人扮演的車隊士兵,肯定瞞不過守軍的,只有在緊急情況下,守軍才會忽略這個。

【偷梁換柱】,也需要其他計策輔佐,比如這個引青狼之計,乃是【引蛇出洞】。

這些支援的士兵,埋伏在山林的于禁等人,準備在他們與青狼酣戰後,再一舉拿下他們。

一大群的青狼,如同青色的海浪,衝擊而來,一部分落尾的車隊被追上,淹沒在其中。

這些犧牲是必須的,不然狀況不到萬分緊急,那些守軍就會有思考的時間,肯定會反應過來的。

千鈞一髮,命懸一線,方可讓這些守軍無考慮之機,迎接車隊進入鎮內!

支援部隊速度也很快,與林牧車隊擦肩而過後,迅速就與青狼群短兵相接,搏鬥起來。

望著嗜血兇殘的青狼,林牧拍了拍鎧甲,欣喜自語道:「文則果然有一手,對於這些草原青狼竟然如此熟悉,輕而易舉就引起騷動,禍水東引。」

「引蛇出洞,坐山觀虎鬥等等計策都不錯,文則之謀,果然不低!」

林牧不管後面的戰鬥如何,凝神望著越來越近的九幽鎮,心中一陣平靜。

越是面對危險,就越平靜!

上萬士兵,進入九幽鎮,就會承受剩下守軍的圍剿!這可是一項艱難的任務。

根據情報,鎮內應該還有七百道法士兵,四萬普通士兵。

林牧所在的馬車,如同計劃一樣,沒有怎麼審查就輕易進入了九幽鎮。

就如鎮內后,一隊普通士兵就熟練帶著車隊駛入鎮子後方。

「兄弟們,繼續駕駛馬車,往鎮子後方的山洞趕去,這批物資適合保存在山洞中!」領頭的士兵囑咐道。

眾人稍稍應一聲,就埋頭幹活。

領頭的士兵看著林牧,感覺到有些不同,不過卻沒有多說什麼。陌生的袍澤天天都有。

等馬車駕駛到一排排山洞前,看到那些充斥滿山洞的物資,才知道,所謂的【物資堆積如山】是何感覺了!

離婚影后要爆紅 淋漓滿目的物資,確實是堆積如山。

一些珍稀礦石上,還流轉著淡淡的熒光,表面其不凡之處。

珍稀草藥擺放在檀木箱子中,還能滲透出陣陣葯香,聞之讓人振奮!

各種各樣的精華礦石,雜亂堆積在一起,看的讓人垂涎不已。

寶鎮!九幽鎮果然是一個寶鎮!

在來這裡前,那一排排整齊的倉庫,林牧也看到了,只是不知道其內如何。若是都裝滿物資,那真是發達了!

這個鎮子果然富裕,是許詔的底蘊之一!

等車隊緩緩停頓后,鎮內的搬運士兵迅速忙活起來。

林牧部隊的眾位將士,相互對視一眼后,按照計劃,迅速集合在一起,如閃電般偷襲那些鎮內士兵。

這些士兵戰力都非常低,不到半炷香就全部搞定,綁起來丟在倉庫洞內。

「主公,在進入鎮子后,我潛伏離開,現在已經打探到,九幽鎮的軍營建立在這排洞窟的西側,離這裡不遠,我們可以直接偷襲那裡。」一位斥候匆忙趕到林牧面前稟報道。

「好!乾的不錯!兄弟們,我們先偷襲營地,攻打下來后,依據地勢之利,拖住守軍。在攻打下營地后,大家記得換裝,我們不要穿這些鎧甲,穿回之前的鎧甲!以免援軍誤傷。」

「是!」眾將士鏗鏘有力應道。

這些精銳,對於這次的行動都了解,知道接下來他們會迎接九幽鎮內,最強力的圍剿。

士兵們輕車熟路,很快就搞定,井然有序進軍西側軍營。

狂奔一會後,就看到了一個龐大的校場。校場內還傳來陣陣兵戈之聲,一股狂暴的氣息從其內蔓延開來。

林牧等人的出現,引起了校場大門口崗哨的注意,不過看其裝扮,缺乏危機感的他們,都認為只是同陣營的袍澤。

也許這些袍澤是來校場訓練的,也說不定。

林牧本想強攻進入校場的,想不到卻在守衛熱情的迎接下進入其中,這些傢伙的警惕性遠遠出乎他的意料。

嘴角帶著淡淡笑意的林牧,率領著上萬名精銳,大搖大擺進入了校場。

「吟!~~~~」

而在林牧剛進入校場的時候,一聲巨大的龍吟之聲響徹這片天地!

這聲龍吟,彷彿帶著無盡的怒火,人人聽之,都不由自主產生一股憤慨的情緒。

究竟是何人,引起能龍吟的超級生物的怒火呢? 一聲龍吟震千里!

在林牧聽到此聲龍吟時,第一反應,就是許詔背後可能存在的亘古青龍!

林牧微微仰著頭,眺望著千里無雲的秘境天空,微微蹙眉。

「如今這個時候,典韋部應該開始攻佔傳送通道,亦有可能是曹操孫堅等部開始攻青龍城,這兩種狀況,都有可能讓許詔背後的超然存在憤怒。」林牧心中臆測。

「青龍島、青龍城、青龍湖……對,青龍湖!這個湖泊靠近秘境傳送通道,而許詔背後超然存在的洞府可能就是青龍湖!若是如此的話,典韋不就有可能與【青龍】對上了?」

「神將vs神龍!!」想到這裡,林牧心中一陣激昂!彷彿能看到一條蒼莽之龍與一位頂天立地的超級神將的澎湃之戰!

恨不得瞬移過去觀摩一番。

同時,林牧心中也一陣寬慰,因為攻擊傳送通道的任務,幸好不是他這方來執行,不然凶多吉少!

想想這些古老的存在,林牧心中就一陣悚然。

「掌握關鍵情報,就是一種幸運!」林牧心中安然。

就是因為他有雲麒的情報,故而,艱難危險的任務,都交給這些諸侯,他就可『因時制宜』。

稍微把心中的思慮壓制下去后,林牧凝神對待眼前的狀況。

林牧拿著從俘虜中得來的符令,輕鬆進入訓練場后,一萬精甲湛湛的士兵,緩緩集合在一起。

林牧環顧一周,發現大部分守軍竟然都光著膀子,赤著腳,在校場上訓練。

校場北面是武器倉庫,東側是士兵休憩之處,南面和西面就是訓練場,目前林牧等人就是在西面訓練場中。

快速把校場的狀況分析一遍后,林牧就想好下面的戰略了。

「兩位軍侯,你們各自率領五千人,衝擊西南訓練場,把這些士兵俘虜了,若有頑強反抗的,就無需留手。我先潛伏去北側的倉庫,把那些武器都偷了,讓這些傢伙沒有武器裝備,士氣與戰鬥**就會降到冰點,到時候,校場就是我們的了!」林牧快速囑咐道。

軍侯,是軍團中,統帥五千人的編製職位。這兩位軍侯,都是高級武將,是于禁精心篩選出來的,能力與武力都不錯。

「是!主公,您潛伏去北側,要注意安全!」兩位軍侯凝重道。

「無需擔憂!」林牧輕笑一聲,毅然轉身而去。

他手中可是有遠古兵符和一個從劉辟那裡得來的空間兵符,共計600精銳,無論安全或者是戰略實施,肯定沒問題。

而且,目前校場內,武將都是基礎級的,沒有入品的武將,他這個高級武將在基礎級中可是無敵手的。

林牧狂奔而去,很快就來到了北側的武器裝備倉庫中。

這個巨大倉庫前,守衛森嚴,大門口駐守著百人,不斷巡邏著。

「來者何人?」一位領頭模樣的中級武將攔著林牧,大聲喝道。

他們這裡是軍事重地,審查肯定嚴格。林牧拿出之前的符令,輕聲道:「我們是物資護送隊的,由於被草原巨狼襲擊,將士們武器都破裂了,想來換一些武器。」

「是否有鎮長手令?」這個中級武將沒有因為林牧說是護送隊就有所放鬆,仍然一臉肅穆問道。

原來進入武器裝備倉庫還要鎮長手令啊!林牧心中無奈嘀咕一句,之後搖搖頭。

「若是沒有手令,請回!」領頭之將眼中冒著森然喝道。

林牧嘿嘿一笑,沒有轉身而回,反而輕輕從懷中拿出兩個兵符。

這個武將看到林牧的動作,心中驀然冒起一股不安,一股令他渾身凜冽顫抖的不安!

「你要幹什麼?」武將大喝道。

「咦,這基礎武將感應不錯!警惕性也頗強,不要殺了!」

林牧心念一動,600位悍卒如同天兵天將降臨一般,驟然出現在大門口前。

看到如此狀況,傻子都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武將大喝一聲:「有敵人入侵,殺!」

林牧看到這個武將臨場的反應,甚為滿意,雖是敵人,他的反應卻讓林牧欣賞。

然而,就算是反應迅捷又何如,在這600位,大荒領地最精悍的士卒面前,普通士兵都是紙糊,一捅就破!

轉眼間,百位守軍就成了俘虜,連信號都沒能發出就被俘虜了。

「崔武,帶著親衛兵,把倉庫內的武器鎧甲等等,都裝進行軍囊,給我裝滿了!」林牧大喝一聲,囑咐道。

600位親兵,每個人身上都掛著六個行軍囊,配合湛湛的鎧甲,看起來頗為滑稽。

在迅速綁好俘虜,扔在角落後,親衛們,就如同大媽遇到超市打一折那樣,瘋狂『搶購』,往行軍囊裝各種武器裝備。

林牧也沒有閑著,加入到瘋狂的『搶購』中!

系統背包、空間戒指、兩個大行軍囊,都裝得滿滿的。

然而,在林牧埋頭裝載武器裝備之時,大門口傳來一聲大吼:「何方賊子?竟然敢劫掠我們九幽鎮的校場!」

林牧未見其人,先聞其聲,心中一沉。這句大吼,中氣十足,威勢澎湃,震的屋樑都有些輕顫,點點塵土飛揚而起。

來者可能是玄階武將,巔峰實力的玄階武將,若是更兇殘點,可能是地階武將!

遇到棘手人物了!

林牧率領眾人,快速整理下裝備,提著龍神槍,來到大門口。

印入眼帘的,是五個人,四位中級武將簇擁著一位粗眉大眼的魁梧大漢,大漢手中拿著一柄長斧。

林牧看到這個魁梧武將后,瞳孔一縮,麻蛋,這個武將應該是地階武將!

那渾身瀰漫的紅光,是地罡之氣!

看著這一戰,需要用到自己的壓箱底的寶貝了,林牧心中快速衡量一番后,就暗暗下決定。

看到林牧出現后,魁梧武將一提長斧,橫在胸前,大喝一聲:「你是何人?」

「敵人!」林牧輕笑一聲道,臉上閃過一絲凝重與謹慎。

「嘿嘿……既然是敵人,受死!」魁梧武將聽到林牧的回答,臉上猙獰之色驟然而起,猛然一揮長斧,如同一道極速卡車,悍然殺過來。

林牧心中雖有忌憚,可必須要迎上來,不然氣勢上就落入下乘了。

全身瀰漫著青色的龍元力,形成一道堅固的元力護罩,提著龍神槍,星目閃過一絲煞氣,不甘示弱迎上去。

鐺!~一道金屬碰撞聲后,林牧的龍神槍被擊退,失去攻勢,而那柄長斧,在擊退林牧的武器后,仍然帶著一股殺氣,狠狠砸在林牧身上的護罩。

「嘭」的一聲,林牧就被擊飛,狠狠撞擊在一處牆壁上,內力護罩轟然破碎開來。

「噗!」林牧忍不住,喉嚨一甜,噴出一口逆血。

左手按著胸口,右手緊握著龍神槍,臉上閃過一絲駭人,地階武器果然厲害,他連半擊都抵擋不了。

看到林牧這麼弱雞,魁梧武將嘿嘿一笑,一臉不屑。如此修為武力,竟敢劫掠倉庫,太狂妄了!

一擊,單單一擊,林牧就被擊敗,毫無懸念。這個驟然出現的武將,肯定是鎮守九幽鎮的大將!

既然無法正面戰鬥,那就使用道具吧!

林牧快速拿出一捲軸,沒有猶豫,果斷撕裂開來,一氣呵成。

【眾生平等領域捲軸】,就是這捲軸的名字。它是李典認主后,完成特定成就而獲得的系統獎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