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感觀和現實一衝擊,曹帆瞬間被這隻豬妖嚇昏過去。曹帆昏迷前說了一句話:「我勒個乖乖,豬八戒你他媽怎麼在這裡!」

……

碧玉宮。

太乙仙尊一本正經的說:「奉玉帝旨意,因天宮的紅鸞星移位,太上老君的丹爐被妖人所盜,最後一次丹爐出現的位置在地球,導致人間妖氣復甦,出現了妖魔鬼怪復甦的跡象,差遣本仙全力緝拿絞殺人間之污穢,尋回老君的煉丹爐,在坐各位就是來協助本尊的。各位聽令。」

所有在堂的神仙全部站起來聽令。

「封太乙真君為太乙仙尊,統領所有事宜,下撥二郎顯聖真君楊戩,雷震子,李靖元帥的三位公子,四大天王,以及唐僧所屬部八部天龍馬,凈壇使者,降龍羅漢;卧龍真君,太白星君,千里眼,順風耳,以及四海龍王等所部聽候調遣。」

「領旨。」所有神仙跪拜聽旨。

「萬不可讓人類發現我等的存在。不得殺害人類,不得妨礙地球人類的發展……」他林林總總,一共講了一百單八條。講了許多規矩,人間和天庭甚至地獄都有諸多禁條。要求諸位神仙務必遵守。

「另外,尋回了老君的煉丹爐,此次任務就宣告完成。」

所有的神仙領命,各自遁走,唯有太乙仙尊,卧龍真君,還有昏迷的曹帆。

「太白星君怎麼辦?」卧龍真君問。

「可恢復太白星君部分法力,仍然留到大華國,這個區域本尊就留給兩位真君了。」太乙仙尊說完,消失無蹤。

「尊仙尊之命。」

……

半個小時后,還是龍華巷古玩市場。

曹帆醒過來,隻身發現躺在小巷裡,用力拍了拍頭,想讓自己清醒一點。「剛剛的不過就是一場夢「,他心裡這麼想。走出巷道,發現那個算命的已經不在了,攤子也消失得無影無蹤。「果然只是一場夢,果然都是騙子。」

拿出電話,給張華打了一個電話。

「你在哪裡?華仔。」曹帆問。

「我發現王羲之的真跡了。」張華言語裡面透露出一股難以置信,他偷偷的對著曹帆講道,生怕別人聽到了跟他搶。

「真的假的!?你在哪裡?我來看看?」曹帆吃驚不已,他心裡接了一句:「又跟我開玩笑」。

「龍華巷巷口第三家,散攤。」張華說完掛斷電話。

曹帆馬不停蹄的奔跑過去,他也比較喜歡王羲之①的書法。

跑到半途的時候,曹帆就發現張華和衡靜所在地攤散發出了一股強大的筆墨氣息,手裡拿著的那捲古墨卷有一絲古老的氣息。

引妻入懷:霸道總裁求抱抱 「難道這真是王羲之的真跡?」

曹帆更是三步並作兩步,來到了近前。

「我看看。」曹帆拿起古墨卷細看了三分鐘,口裡喃喃自語道:「還真是王羲之的真跡。」

當下給張華使了一個眼色。

張華秒懂,開始殺價。 ?張華為什麼覺得這幅署名《黃庭經》的畫是王羲之的真跡,原因有三:其一、此帖其法極嚴,其氣亦逸,有秀美開朗之意態。其二、存思黃庭,煉養丹田,積精累氣為宗旨。其三、內中暗含王書的路數,得到美的啟示。

張華父親張邦友,是京都歷史大學的教授,著名的考古學家、歷史學家,古書法字畫鑒定家。他研究的課題就是歷史人文以及古書法繪畫。他父親多次對張華提及王羲之書法手法的要旨。這幅底角有點破損的《黃庭經》正是王羲之的原稿。

而曹帆為什麼也覺得這幅畫是真跡?原因只有一個他聞到了書法紙張裡面的氣息,有點古墨氣,似乎看到了古時候做這幅畫的圖像。以前感受不到這些氣息的曹帆,心裡也很納悶,自己能看到古畫完成時的畫面,這是什麼技能?難道是新的金手指?

直到曹帆湊近看,才確定下來。他竟然看到了一縷魂魄,那一縷魂魄依附在《黃庭經》上,年代有些久遠。能看到古人的魂魄?而且是極有可能是王羲之本人的魂魄?這讓曹帆也是嚇了一跳。 予你一婚,囚我一生 難道之前的那些事情,並不是做夢。

「我看看,我看看。」衡靜拿過這一幅《黃庭經》,美目就沒有再流轉過,因為這幅畫實在是太具吸引力了。

「都輕拿輕放,小姑涼你手輕點,別弄壞了。」老闆看他們愛不釋手,生怕搶壞了,趕緊出言提醒。

張華出口問道:「請問老闆,這幅畫怎麼賣?」

「一……」老闆話還沒完,伸出了一根手指,張華開口道:「一百塊么?」馬上從身上掏出一百塊遞給老闆。

老闆搖搖頭,搖搖手指,口裡說道:「NO,NO,NO!」

張華又說:「難道你要一千塊?」

老闆再度搖搖頭,口裡再說道:「NO,NO,NO!」

張華很有耐心,出口詢問道:「那你倒是開個價啊?」

張華心道:地攤老闆知道這是真跡?

老闆開口講道:「一萬塊,不講價。」

張華頓時氣得無語,往曹帆看過去,看他有沒有什麼好主意。只見曹帆怔怔的看著這幅書法發起呆來了,而衡靜也是看著書法紙張眼睛瞪得老大。這幅畫的紙張,一看就是古代之物。

「老闆你要價一萬塊,是不是有點獅子大開口了,況且你這幅畫,我覺得不是真跡。這是一幅臨摹版本,風格有點像近代的風格。」張華趕緊岔開話題,說出了一些其它言論。

「這位看客,你不要胡言亂語,這幅畫沒有一萬塊,在下堅決不賣。」老闆異常堅決,不容置疑,他心道:「不管是不是真跡,先出手拿到現錢再說」。

「真要一萬塊?!!」張華再次詢問,提高了聲音的分貝。引得周圍古玩愛好者都轉頭看過來。

「童叟無欺!只要有人出價一萬塊,或者高於一萬塊者,就可拿走這幅王羲之的原版《黃庭經》。」見圍觀的人越來越多,老闆依舊不鬆口,他心裡也是碼不準這幅畫的價值,況且他這幅畫來路不正,急需要好價錢出手。

隨著老闆開出的這個價格,突然更多人圍觀了上來,這些人已經留意到了這幅畫。來這裡的人,多少都知道一點古玩的價值。如果這是一幅王羲之真跡《黃庭經》,那可是價值連城的寶貝。 寵妻成癮:豪門千金歸來 雖然比不上王羲之的《蘭亭集序》,可也是一幅珍寶。所有人都盯著衡靜,以及她手裡的《黃庭經》。

衡靜看著這幅《黃庭經》沒有開口,她很喜歡這幅書法的手法,她沒有往下打開。這幅《黃庭經》寬26.5長485.4厘米,紙張上透出一股蘭草的芳香,這是她感受到的。

老闆看著圍觀的人多起來了,趕緊抬高物價:「此畫乃王羲之真跡,我於魯南一古墓得之。現開價一萬塊,價高者得之。現金交易,不講價。」說完這句,老闆沖著衡靜說道:「這位小姑涼,請你幫我拿著,打開全圖給大家看看。」

衡靜微笑說道:「好的。」隨著老闆緩緩打開接下來的部分,一幅《黃庭經》的書法全部躍然紙上。

「慢著!不要打開!別打開!不要打開!。」曹帆回過神來,沖著老闆大聲呵斥道。

只見老闆已然全部打開了這幅《黃庭經》,完全不顧及曹帆的呵斥。

現在曹帆的眼力,非一般凡人可比,打開這瑰寶的同時,筆墨之氣透出紙張,一絲黑氣以常人不可見的速度,快速奔出來。非肉眼可見的速度,只有曹帆一人看見了全部情形,一記暗影突然消失于衡靜的身體內。黑氣在盤旋了三周之後,全部滲透進了衡靜身體裡面,曹帆親眼看見了這一幕,難以置信剛剛發生的一切。「這絕逼是鬼影子,大白天見鬼了。」

曹帆的雙眼看見了鬼的魂魄,進入了衡靜的體內。

MD,全部顛覆了,連鬼魂也出來了,曹帆越發覺得今天很不真實。

「大白天見鬼了,真是奇怪。」曹帆心想,另外又有點替衡靜擔心,這鬼魂可不是什麼好玩意!這是惡鬼,極有可能是王羲之千年不消散的魂魄,想想就有多滲人。

張華看著曹帆的反應,也知道這紙看來是包不住火了,這幅《黃庭經》不好低價下手了。他以為曹帆是因為這個而驚呼大叫。

「帆子,接下來怎麼辦?」張華來到曹帆身邊急切問道。

曹帆讓張華將衡靜帶出了人群,曹帆說道:「我們趕緊報警,這個人是文物販子。」

三人走出人群,站在街口。

「好的,我來報警。」 名門隱婚:前夫,別亂來 張華撥打了報警電話。

而曹帆卻一直很好奇的盯著衡靜。

衡靜看著奇怪的曹帆,心裡十分納悶,出口道:「你看著我幹嘛,我臉上有髒東西么?」趕緊從背包裡面拿出一方圓鏡。

「別看鏡子,沒有髒東西。」曹帆趕緊出言阻止,一把從衡靜手裡奪過圓鏡,塞入自己的兜里。如果讓她看了鏡子,鏡子里會不會出現些什麼髒東西,曹帆很納悶,所以不敢讓衡靜看鏡子。如果之前的那一縷魂魄進入了衡靜的體內,衡靜現在是人的思維還是鬼魂的思維?

「你今天怪怪的?」衡靜嘴巴鼓得嘟嘟的,老大不高興。「快把鏡子還給我。」說完就去搶奪曹帆兜里的鏡子,曹帆躲開。曹帆心道:「從表面看,衡靜是沒有絲毫問題的。可是越平靜的表面,就越不平靜。」

「那《黃庭經》真的是真跡?」衡靜問出這句話,突然就覺得累了。

曹帆點點頭,他心裡亂成一鍋粥,不知道鬼魂入她體內這件事情怎麼來處理。

正好張華打完電話回來了。

給曹帆做了一個「ok」的手勢。

曹帆苦笑,沖著張華說:「這幅畫極有可能是王羲之的真跡,那你和衡靜就可以在一起了。」又調皮看了看衡靜。

張華也是咧嘴大笑,沖著衡靜說道:「說話要算話。」

衡靜狡辯道:「少唬我,沒有證明那是真跡之前,誰答應你了。」

衡靜穿著短裙,上身緊身的T恤,身材很好,皮膚也很細嫩,臉是標準的瓜子臉,不能用標準的大美女來形容,用超級大美女來形容不為過。

張華看著她,忍不住看得痴了。就在這時,一縷黑氣遊走在衡靜的脖頸處,一點一點往上遊走,曹帆察覺到了這一絲異樣。

「等會警察過來,把那個人抓走,我們就知道這是不是真跡了。」張華回答。

衡靜反問:「那還是不能證明那件古書法作品是真跡。」

張華說道:「是不是真跡,我父親過來鑒定一下就都知道了。」衡靜也是知道張華的父親張邦友是著名的書畫鑒定專家。

曹帆又說:「其實我不擔心那副畫是真跡還是臨摹的,我擔心的是,衡靜你真的沒有事情?」

衡靜不解的看著曹帆,很是納悶的問道:「我沒事的啊,我不好好的嗎。你指的是那副畫么?我感覺那副畫有一絲香味。」

什麼?曹帆和張華納悶了,一絲香味,他們並沒有聞到。兩人異口同聲道:「我們都沒有聞到啊。」

「一絲香氣,我聞到了……「衡靜還沒有把話說完,感覺腦內失去控制,倒向地上。

曹帆有所預料,趕緊上前兩步扶住衡靜。

張華也馬上上前,急切的詢問道:「衡靜怎麼昏了?」一臉的焦急。

曹帆轉頭跟張華說道:「有可能那副古書法有問題,衡靜被鬼魂入體了。我們找個賓館去,這件事情必須要查清楚。」對付魂魄,或者對付鬼,曹帆心裡沒有一點底。

張華邪惡一笑:「賓館,查事情,我喜歡。」把邪惡念頭一收,轉念一想:「不對啊,鬼魂,什麼鬼魂?」

曹帆撿去重要部分,只說自己看到的。張華本是不相信的,出於對曹帆的信任,還是選擇了信任曹帆。曹帆沒講遇見神仙的事情,只講了之前見到的一幕。

「你怎麼沒跟我講過這件事情?」

「趕快。有時間我給你好好講一下。」曹帆抱起衡靜,攔了一輛計程車奔大學城附近的酒店而去。

「你可別亂來。」張華沖著曹帆說道,又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衡靜。

曹帆示意張華請放心:「處理完這邊的事情,我們金林大酒店見。」

送走曹帆的的士,張華等待警察過來,順便打通了他父親的電話:「喂!老爸,快來廣華市一趟,我這邊有超級大發現。」

「王羲之的真跡,你確定?」

「是的,百分之百確認。」

「下午的飛機票,等會見」。

……

話說廣華市是一個一線城市,常住人口一千七百多萬,流動人口更是可以突破三千萬人。曹帆抱著衡靜進入了金林大酒店,隨便要了一個客房,進房間之前,賓館大堂的經理還問了一句:「這位女士怎麼了?」

曹帆回答:「兩夫妻之間的事情,還要給你講?」

曹帆救人要緊不顧大堂經理,急沖沖的進了房間。

「現在的年輕人,真性急。」大堂經理又沖曹帆補了一句:「等會把這位女士的身份證也拿過來一下。」

可哪裡還有曹帆的身影。 ?剛進入房間,曹帆將衡靜放在床上,趕緊將窗帘拉下,將大門鎖死。

拿出手機給張華髮了一條微信,「我在金林大酒店306房,你那邊注意安全。」

張華回:「收到,處理完事情馬上過來。」

將房間燈光全部打開,把空調打開,將溫度設置在零下4度。然後脫掉上衣,伸手一摸胸口玉佩,把玉佩拿出來,放置於床頭上。照著玉佩念了一段口訣:「急急如律令,卧龍真君快顯靈。」

第一次沒有反應,曹帆再念:「急急如律令,卧龍真君快顯靈」。

十秒,二十秒,三十秒,四十秒,五十秒,玉佩還是沒有反應。

床上的衡靜有了反應,她開始脫衣服。曹帆知道鬼的魂魄開始佔領衡靜的意識。

曹帆拿過玉佩,看了一眼一點一點坐起來的衡靜,知大事不好了,要不了多久時間衡靜就會徹底被鬼魂所佔領。

房間裡面空氣開始降低,一絲絲寒氣蔓延在屋內,衡靜已經脫了上衣,剩下了一件內衣。嘴裡也「荷荷」作響。

曹帆傻眼了,之前在碧玉宮裡面,他醒來后卧龍真君曾對他說過,只要緊急關頭,念出「急急如律令+名字」他就會現身。按照卧龍真君的意思,玉佩也按要求擺放在床頭了,口訣也念了,曹帆什麼都照做了,可是哪裡有半個卧龍真君人影。「我就知道是騙子,之前那些難道都是夢境。」

正在這時,衡靜一下子上半身全部坐了起來,轉過頭來,沖著曹帆說道:「你過來陪陪人家嘛。我冷!」曹帆打了一個冷顫,他看到了驚悚的一幕,衡靜的軀體本來是背對著曹帆的方向,頭卻突然轉了過來,身子還沒有過來,只聽到咔嚓一聲,骨頭扭斷的聲響傳了出來,曹帆冷汗直冒、心臟撲通撲通跳個不停:「衡靜,你要冷靜,千萬要冷靜。我還不喜歡你!」口裡卻一直念著「急急如律令,卧龍真君諸葛孔明諸葛亮你快顯靈。」

就在這時,衡靜一點一點的下床了,頭身相反的樣子,看著十分恐怖。

站立在房間的衡靜和曹帆只隔了一床的距離。「我這樣子,你不喜歡么?要胸有胸,你快看我的腿。」說話同時,後面的兩隻手託了一下胸部,然後又摸了一下大腿,直摸到大腿根部。

曹帆眼睛快掉下來了,畫面很驚艷,可更多的是恐怖,他口裡趕緊回應道:「我喜歡,我喜歡,你站著別動。」心裡卻是這麼吶喊著:「大哥啊,你頭在前,胸部還在後面啊,腿也還在後面,你讓我怎麼看啊,根本看不著好嘛,你倒是把身子轉過來我再看啊。」

現在他們的距離,只隔了一架床。而衡靜開始脫短褲。曹帆趕緊示意:「別脫了,慢慢來。」

衡靜邪魅一笑,開始走動第一步,聲音飄來:「那我走近點,你也別動哦。」

曹帆看著那具走動的軀體,心突突突突就快跳出來了一般。情急之下,曹帆想到了自己是太白星君第十世這件事情,心想:「如果我真的是太白星君,我是會法術的。」他拿過玉佩,開始作妖。

房間不大,衡靜邁出三步,到曹帆面前只差五步了,況且衡靜的身高足有170cm,大長腿要不了幾步就要到曹帆跟前了。

「急急如律令!」曹帆拿著玉佩念出口訣,指了一下衡靜。「定!」

衡靜停下腳步,張口道:「你會法術?」

曹帆以為法術起作用了,而且已經定住了她,心下稍安,可依然沒有靠近衡靜,他站在原地,講道:「我乃太白星君,我管你是何方妖孽,我勸你善良。也勸你妖孽速速現身。否則休怪本星君不客氣了!」

衡靜沒有動,雙眼裡面冒出冷氣,一股殺氣透出來,這妖孽已經起了殺心。

「你怎麼知道我是妖孽!?」

曹帆依舊沒有上前,念了口訣后,衡靜的軀體似乎真的被定住了。「你是我見過最蠢的鬼,頭和餘下的身體是反的,反的,反的。你有沒有一點常識啊,是不是很久沒有附到別人身上了啊。這都能搞錯!」

佔據衡靜身體的鬼,楞了一會,將頭轉回去,曹帆又聽到一聲骨頭碎裂的聲響,怒斥道:「妖孽,請你善待我朋友的身體。」

艷鬼回復正常的衡靜軀體,轉過身來,沖著曹帆說道:「小東西,你今天看到我了,我也就不留你了。你根本不會法術,也不是什麼太白星君,至少你現在還沒有學會法術。還有你膽敢在我面前提三次反字。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