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了,原想著還能再嘗一嘗龍虎寺的靈茶呢,看來得等機會了,後會有期!」

「老夫去也!」

「師太,我家宮主可是嘮叨了很多次,說是師太都不去看她了,還請師太閑暇之時前往百花宮做客。」

「告辭!」

「……」

一番寒暄,眾人離去。

眾人剛走。

降龍師太臉色一板:「走,隨我煉丹去!」

答應天璣真人的那六顆,剛才已經給了,是龍虎寺的庫存。

既然喬拉丹誇下海口了,虧損的這些個丹藥,自然得由他補上。

一揮手。

眾尼姑各行其是,打掃的到掃,療傷的療傷,還有幾人,下了山去,去姑蘇城請建築師重建大殿去了。

而喬拉丹,只能乖乖的隨著降龍師太,前往了靜室。

幾炷香后。

有丑尼姑敲門進來,儲物袋一傾,小山一般的藥材倒了出來。

又拿出一玉盒。

盒內,十片碧綠晶瑩、仿若玉石一般的嫩葉,擺在那裡。

有流光,蕩漾於嫩葉之上,時而化作長龍,翱翔天際,時而又作猛虎,遨嘯山林,端的是神奇。

喬拉丹的眼珠子都直了。

總算是看到這傳說中的寶貝了。 渤原路的四分天下中。除了那個還未露臉的神人之外,暴徒毫無疑問是最凶的一個,實力最強。光頭俊緊隨其後,他靠的是人多、有錢、底盤大,但他手下並沒有什麼猛人。而如龍,是靠小到不能再小的團隊的凝聚力。

可惜的是如龍他們幾人都有傷在身,否則憑這八個人,絕對可以幹掉光頭俊那十二三個人。

聽到張北羽的話,光頭俊甚至有點猶豫。他深知這幾個人的厲害,張北羽的本事他是見識過的,如龍就更別說了,儘管他現在受了傷,也沒人敢小看他。

就在光頭俊仍在猶豫的時候,如龍已經接過天收,反手緊握,一個箭步沖了上去。他一動,所有人都跟著動起來。

如龍直挺挺的撲向光頭俊,後者轉身就跑,一邊跑還一邊喊:「給我頂住!」當即,三四個人圍了上來。

俗話說,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光頭俊用錢打造出的這這隊伍。雖然個人能力一般,但基本上各個都是勇往直前,敢拼敢打。

唰唰,接連幾刀砍過來,如龍以傷體應戰,氣血不足,踉蹌著後退,抬手抵擋。除他之外,手下的五個人都沒有武器,好在他們幾人配合默契。

羅晉不惜硬挨一刀,從而奪下了對方的砍刀,回手連砍三刀,直接把人放倒。其他四人瞄準了同一個人,一擁而上。那人還未反應過來,甚至還沒出過一刀就已經被揍翻。

趙雨橋扭動兩把甩刀,一人硬生生的拖住了三個人。從剛交手那一剎那開始,他嘴裡就沒聽過,一直笑聲念叨。

「這他嗎叫什麼事,前腳乾的你死我活,後腳就他嗎組隊了。跟哥在這坐過山車玩呢!」

羅晉不知道什麼時候從旁邊冒了出來,沉聲道:「我這人知恩圖報,今天我們欠你們的。你要是不爽,事後給讓你捅兩刀,要不揍一頓!」

趙雨橋一愣,轉頭看著他發了下呆,兩秒鐘之後。「呵呵!」他很自然的笑了一下,笑罵道:「SB,顧好自己,老子可不會幫你!」

話音剛落,羅晉猛地撲上來,揮刀砍過來。趙雨橋一愣,眼見他手中的砍刀從自己耳邊劃過去,唰!一下,斬在了身後混混的肩膀上。

「你不幫我沒關係,我會幫你的!」

趙雨橋「咳咳」咳了兩聲,臉上閃過一絲尷尬,「那啥,剛才我沒注意!」說罷,兩人對視一笑,齊齊轉身衝出去。

另一邊的如龍苦苦支撐,每次揮刀,之前的傷口就會流出一點鮮血,眼看著就要倒下。

突然,噌!一聲金屬特有的輕聲在他耳邊響起。閃爍寒光的刀刃從他身旁刺出來,噗一下,刺進面前一人的胸口。

如龍轉頭來看,張北羽已抽刀回來,雙手反握刀柄,大步流星向前挑刀。唰!一聲,斬過對方的胸膛,帶出一片血霧。他順手拉了如龍一把,在向前連續揮刀的同時,低聲道:「不行就別硬撐,機會多得是!」

如龍沒有說話,他燃起熊熊怒火的目光證明並不想就此罷手,但身體已經不允許他繼續拼下去,假設再不去醫院,就不是休克的問題了,很有可能因失血過多而死。

然而,眼下的情況並不是想撤就能撤的。

如龍抬頭掃視一圈,低聲道:「他不會放過我們的。」

張北羽輕輕一笑,「怕什麼,殺出去就是了!」說罷,轉頭需找趙雨橋的身影,大喊道:「雨橋!衝出去!」

趙雨橋會意,拉了羅晉一把,兩人與張北羽等人匯合。八個人剛湊到一起,身後又亮起一陣強光。

回頭一看,江南再次開車返回,不斷加速,直奔光頭俊而去。目標顯而易見,要撞死他。

別說光頭俊了,連張北羽都毫無準備,看著車尾一陣發愣,說了兩個字:「我草!」

呼呼~車子颳起一陣風聲,飛快而過。光頭俊調頭就跑,幾步就躲到一根柱子後面。

江南坐在車裡輕輕揚起嘴角,心想自己既然已經回來了,總得有點收穫吧。 總裁撩上癮:老婆,你真甜! 眼見撞不到光頭俊,突然轉動方向盤,朝另外一個混混撞過去。

這人根本沒反應過來,還傻呵呵的站著,當他看見車頭離自己越來越近的時候,終於反應過來,撒腿就往回跑。

可是他哪裡能跑得過車。江南的架勢雖然很兇,但畢竟不敢撞的太狠,眼見著要撞到眼前的人了,猛地一踩剎車。車身還是因為慣性往前沖了一下,砰!一聲,把前面那人撞出去三四米。

撞一下還沒算完,江南掛上倒檔後退,對準另外一個人猛踩油門。坐在後排的兩個姑娘早已解開了繩子,兩人搖搖晃晃的,剛才那一下急剎讓她們倆都撞到了前座的靠椅。揉著腦袋哎唷哎唷的叫。

張北羽一看,現在的局面是對面已經怕了,這麼好的機會,哪能放過。於是大喊了一聲:「上!」隨即沖了出去。緊接著,趙雨橋、如龍即刻跟上。

挽明 光頭俊手下的人如同驚弓之鳥,四處逃散。一方面是怕張北羽他們追上來,主要還是怕江南!

張北羽一馬當先,追上一人,朝後背斬下一刀。那人「呀!」的一聲大叫,向前撲去,險些摔倒。他向前一躍,又是一刀,徹底把這人放倒。

羅晉帶著另外幾人撲上來一通猛揍。張北羽丟下他轉身去追下一個。

眨眼間的功夫,反敗為勝。工地里除了嘶喊就是輪胎摩擦地面的刺耳響聲,江南現在只是做做樣子了,撞了一個已經足以震懾對方了。

張北羽他們幾個人展開瘋狂追殺,一時殺得性起,竟然忽略了光頭俊。不知何時,他已經開著一輛金杯停在外面。

光頭俊拉開車門,大喊道:「上車!走!」他手下的人看到了救星,一個個比兔子跑得還快,撒丫子飛奔過來。

這時候就看得出來人的心態不同,做出的選擇就不同。

如果江南別人撞了,張北羽找到車子的第一件事就是撞回來,哪怕兩輛車迎面撞,他也不懼。而光頭俊卻選擇撤退。

除了幾個受傷重的躺在地上,跑掉了七八個人。

如龍也不再逞強去追。江南停車下來,藍馨也衝下車,一把撲到如龍懷裡。

「哥!嗚嗚…嚇死我了!」

如龍看著她笑了笑,「你沒事就好。」說完這句話,他就暈了過去。 開整!

一群人,面面相覷。

「我說師太,你們這樣看著我,我沒法煉啊!」

不管是靜不下心來煉還是不好意思拉,總之,一群人圍著,沒法弄。

所以,統統滴滾犢子!

一群醜尼姑,連帶著降龍師太,一臉失望的離開了靜室。

很好奇呢。

光知道這廝煉丹牛逼,可是,為毛會這麼牛逼呢,咋煉的這麼牛逼呢?不清楚,啥都不知道。

想看。

心裡跟貓撓似的。

可是,喬拉丹不給看。

「師姐,要不咱把靜室的結界解除了,神識偷看一下?」

這主意不錯。

只要靜室的結界一解除,憑眾人的神識,喬拉丹的一舉一動都瞞不過去。

只是。

「過了過了,這小子雖然姦猾,畢竟是我龍虎寺的供奉,以後需要仰仗的地方多著呢,輕易不能得罪。」

「出家人不打誑語,說了不看,那就不看,你們不許亂來!」

這降龍師太倒是光明磊落,轉身就走,毫不留戀。

也虧得她沒看。

這要是看了,那可就糾結了。

龍虎易筋丹啊,就算是在龍虎寺裡面,那也是一等一的寶貝,尋常弟子根本就沒有資格吃,只有那種天賦異稟、受長老賞識的,才有資格。

分給弟子吃?

那可是拉出來的!

不吃?

那豈不是浪費得很?

所以說,不知道,反而是一種幸事。

這邊兒,一群醜尼姑離開了去,只留了兩人守在靜室外,以防外人打擾。

那邊兒。

喬拉丹開始煉丹了。

是死是活,就看這一把兒了。

吃!

一通胡吃海塞,一整份兒的龍虎易筋丹的藥材吞下了肚裡。

熊熊烈火,騰的一下子燃了起來。

口中,濃煙滾滾。

那架勢,頗有點兒得道仙人吞雲吐霧的架勢。

一個時辰。

兩個時辰。

三個時辰。

……

還別說,這龍虎易筋丹就是高級,便是饕餮鼎煉製起來,都頗為不易,足足煉了四個時辰,這第一份兒的藥材才煉製出來。

鼎內,六顆圓滾滾的丹藥。

樂了!

答應降龍師太的六顆龍虎易筋丹算是湊齊了。

下一份兒藥材,煉製出來的可以隨便吃了。

早就眼饞這東西了。

吃下一顆,力量飆升,肉身刀槍不入,絕對的鍛體聖葯。

繼續!

一枚又一枚的中品靈石吞下肚去,靈氣幾近耗盡的饕餮鼎,恢復至滿狀態。

第二爐,開整。

這次更爽。

七顆。

而且其中還有一顆上品,兩顆中品。

吃!

先吃上品的。

金光轟然大作。

強大的藥力,充斥奇經八脈,一剎那,喬拉丹有種要被撕裂的感覺,好在,這痛苦來的也快,去的也快,再下一剎那,暖洋洋的感覺,充斥全身,無窮無盡的力量,無處不在。

再來!

又一枚中品下肚。

再來!

繼續!

……

好傢夥,這廝中飽私囊,足足服用了五顆龍虎易筋丹,這才停了下來。

沒效果了。

第五顆就已經沒什麼效果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