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如此!」羅格不得不感嘆世界的神奇,感嘆前輩的智慧。

此時的羅格並不知道,他用走捷徑的方式將手中的呼吸法修鍊到了『自成體系』的最高境界。

自此之後,他的體魄進化,在到達二階超凡者之前將再無瓶頸!只要他在呼吸,他終有一天會達到一階巔峰。

而幾乎所有修鍊呼吸法的超凡者,都是在體魄進化到那個等級之後,呼吸法才慢慢跟上來的。

羅格現在的狀態,更像是某些『超凡種』,呼吸就會增長實力,只要活到成年,就會有一個實力底線,不得不說,這是一種強大的天賦!

……. 「高考狀元?」吳賴聞言,想了想還真有這個可能,不由有些苦惱地說道,「這個有些太惹眼了吧?」

「哪有什麼?你不是吹牛說你是狀元之才嗎?」程紅芳一旁白了一眼說道。

吳賴搖了搖頭,也懶得多想,自己願意的話,弄個全國狀元也沒問題,何況是這小小的塞北省,他現在關心的是櫻花會的那個護法,不過,為了防止三女擔心,並不准備先和三女說。

晚飯過後,三女嘰嘰喳喳地擠在電視前看韓劇,吳賴對這韓劇是半點兒興趣都欠奉,在他看來,那些棒子們都是整了容的,一群整了容的男男女女在屏幕搔首弄姿,騙的華夏的小姑娘們都是哭哭啼啼的,真是讓人費解,不過這個論點他可不敢在三女面前表露出來,以前也這樣試過,結果是自己被群起而攻之,尤其是那個什麼來自星星還是太陽什麼的教授,明明長得還沒有自己帥,可是三女的那份痴迷,都讓吳賴隱隱有趕去棒子國將那廝幹掉的衝動了!

吳賴上了屋頂,修鍊了一遍星辰淬神訣,正要下了屋頂,溜達著前往菜刀幫在城外的總部,可是電話卻是突然響了起來,吳賴一看來電顯示,竟然是黃毛打來的,擔心事情有失,連忙接了起來。

「吳哥,對不起,事情沒有辦好!」黃毛沮喪的聲音從聽筒里傳了出來。

吳賴微微一驚:「呃?怎麼回事?莫非那廝有同夥?」

「那倒不是,只是小弟萬萬也沒有想到,這貨的骨頭竟然這麼硬,小弟我想了各種辦法,那廝就是一句話也不說,小弟我現在可是無能為力了!」黃毛趕緊解釋道。

吳賴聞言,這才微微鬆了一口氣:「哦,原來如此,算了,你們關著就行了,我一會兒過去看看,這些小鬼子都是受過訓練的,肯定有對付刑訊逼供的手段,一般的手段根本不行!」

「哦,那好吧,我們就在這裡靜待著吳哥!」 愛已涼 半步情錯,上司滾遠點 黃毛聞言,喜滋滋地說道,在他看來,吳賴出手,那肯定是萬無一失了!

「哦,對了,吳哥,還有一件事情,半個小時前咱們應州的一名副局長來菜刀幫要人了,說那個小鬼子是來應州投資的外商,說如果我們再不往出交人的話,就要命令警察前來抓人了!」黃毛接著說道。

吳賴聞言,不由驚訝地說道:「呃?還有這等事情,這個副局長叫什麼名字啊?」

「嘿嘿,我沒有問,吳哥您沒開口,我都沒讓那傢伙見到那小鬼子,此時還在外面的客廳發火呢,我派了個小弟應付他,懶得和他見面!」黃毛嘿然笑道。

「那好吧,你先讓人穩住他,一切等我去了再說!」吳賴點了點頭,心中有些惱火地說道,這都是些什麼玩意兒啊,明明這小鬼子是來偷國家的國寶的,這個什麼狗屁副局長還說是什麼投資的外商,真是他媽媽的,說不定這個副局長還是個漢奸!

掛掉電話之後,吳賴看了看天色已經暗了下來,也懶得下去開車了,直接召喚出紫青神劍,運轉霞光流轉訣,身子化為一道霞光,朝著城外疾馳而去!

一盞茶的功夫過去,吳賴已經是來到了菜刀幫駐地的上空,正欲往下落,卻是心中隱隱感覺到有些不對勁,菜刀幫的四周竟然隱隱有殺氣透出。

「壞了!幸虧自己早來一步,再遲來一會兒的話,黃毛這些人的小命就不保了!」吳賴心中暗暗慚愧,趕緊捏了一個隱身訣,身子緩緩地落在了菜刀幫駐地外的一處林子里。

這林子里潛伏著三名忍者打扮的小鬼子,正自用倭語對話,吳賴博聞強識,自從被老綠和神農炎帝的分身改造過之後,便刻意地學習了各國的語言,這倭國語言自然也是他學習的對象,所以還是能夠勉強聽懂這三個倭人的對話。

原來這一次櫻花會派來的根本就不是那個勾市次郎一個人,一共二十一個人,全部都是高手,對釋迦塔的舍利子是勢在必得,不過那勾市次郎是首腦,今天那勾市次郎無故失蹤,使得剩下的二十個人齊齊大驚,為了辦事情方便,他們忍者之間都有著一種特殊的聯繫,所以他們除了留下一個人在住處看守,剩下的十九個人全部都來到了菜刀幫,準備救出勾市次郎,不過由於勾市次郎是他們中間勢力最高的,竟然能夠被對方俘虜,所以剩下的這些人以為這菜刀幫的駐地有著厲害高手,所以不敢輕舉妄動,商量著準備四面包抄,而且先派了一個已經收買了的當地的官員進去交涉,所以這才延誤到了現在,若是這些小鬼子來了之後直接選擇進攻的話,那菜刀幫的駐地只怕就算是完蛋了!

吳賴心中那個慚愧啊,在他看來,這應該是自己的失誤,所以聽這三個小鬼子商量個差不多的時候,可是不敢再有所遲延,手一伸,紫青神劍立即出手,一招「三星在戶」,三個小鬼子頓時被劍光吞沒,已然是人首分家!

吳賴也顧不得管這三個倭人的屍體,身體凌空飛起,在一處高大的岩石後面,劍光掃過,兩名倭人都沒有反應過來什麼事情,就一命嗚呼!

就這樣,吳賴腳不點地,身子連連飄飛而出,手中紫青神劍連連揮出,不一會兒,十九名小鬼子全部都被-幹掉了!

十九名倭人橫屍菜刀幫的駐地之外,這可不是小事情,吳賴順手摸出了手機,給郭勇撥了過去!

「吳巡察使,請問有什麼指示?」很快,手機里傳出了郭勇恭敬的聲音。

吳賴迅速將這邊的事情大體地說了說,那邊郭勇很快做出了反應:「吳巡察使請放心,我立刻派人去處理!您做自己的事情就行了,剩下的就交給咱們的人去處理吧!」

吳賴現在已經認識到了龍組的強悍,自然也相信郭勇能夠處理好這些,便掛斷了電話,徑直邁步朝著菜刀幫的駐地行去。

到了門口,兩位菜刀幫的小弟自然認出了吳哥,趕緊都迎了上去,口裡恭聲呼道:「吳哥?」

「嗯,帶我見黃毛!」吳賴很是乾脆地說道,既然櫻花會這次大舉來應州,不知道還會有些什麼陰謀,所以吳賴必須趕緊從那個所謂的櫻花會護法口中撬出些什麼東西來!

一名小弟立即帶著吳賴朝里走,還沒有走進客廳,吳賴便聽見一個人在裡面大叫大嚷,不由微微地皺了皺眉頭問道:「呃?怎麼回事?」

「一個不知道什麼狗屁副局長,說是來要人的,還說吳哥您抓-住的那個小鬼子是什麼投資的外商,真是莫名其妙,我們兄弟幾個都想揍那王八蛋一頓,可是黃毛哥說好歹是個局長,不讓我們動手!」那小弟很是詳盡地回答道。

「哼!局長了不起啊!」吳賴踢開門進去之後,只見一個白白凈凈的中年人,正站在客廳中間,指著一名菜刀幫的小弟破口大罵著。

「告訴你,小子,招商引資是咱們應州縣委縣政府的頭等大事,這位倭國人可是咱們縣裡專門請來的客人,是帶著巨額資金來咱們應州進行考察的,你們卻是膽大包天,竟然敢將這位重要的投資商綁架起來,實在對縣委鄉政府的極端蔑視,告訴你們,若是不趕緊放人的話,我一個電話,武警部隊就會立即趕來,將你們這群社會上的害群之馬全部都剷除!」這名白白凈凈的中年人咆哮個不停!

「好啊,那你報警試試!」吳賴進來之後大大咧咧地坐在中間的沙發之上,翹-起二郎腿不屑地說道。

那白白凈凈的中年人見到吳賴進來,還這樣子說話,尤其是這貨竟然還穿著是應州職中的校服,頓時大怒道:「你是誰?年紀輕輕地就混黑社會,你家裡人不管嗎?哼哼,難怪會在職中那種垃圾學校里上課!」

吳賴還沒有說話,那個一直被訓斥的小弟卻是見吳賴進來,頓時如釋重負,連忙朝著吳賴跑過去,點頭哈腰地問候道:「吳哥好!」

「吳哥?呃?還是個大哥?」那白白凈凈的中年人聞言,頓時住嘴不言了,身為應州人,他可是知道菜刀幫的厲害的,自己若是得罪得很了,說不定哪一天就會被拋屍街頭了,前面之所以那麼囂張,也是因為剛才接待自己的人不過是個小弟而已,既然這個看上去貌不驚人的少年竟然是一個大哥,那自己還是收斂一些為好。

吳賴看也沒有看那個中年人,而是和顏悅色地對那小弟問道:「呃?菜刀幫好歹也是個黑社會團體,怎麼會將瘋狗放進了啊?」

那小弟聞言頓時會意,呵呵笑道:「吳哥有所不知,這個不是一般的瘋狗,還有點兒背景,所以黃毛哥讓我們稍安勿躁,只要這個瘋狗不亂咬人,就由著它隨便亂叫吧!」

「哦,呵呵,黃毛膽子也變小了,管他有沒有什麼背景,只要是瘋狗,用磚頭砸出去不就行了嗎?」吳賴淡淡地笑道。

那個白凈的中年人聽到這裡,可是聽出不對來了,臉色一沉:「喂,小子,你敢罵我是瘋狗?你可知道我是誰嗎?」

「那倒要請教一下,你是哪位了?」吳賴一臉無所謂地問道。

那白凈的中年人冷冷地回答道:「本人乃是應州招商引資局的常務副局長秦守華!」

「秦守華,名字是不錯,守衛華夏,只可惜了這個名字被這麼一個背祖忘宗的玩意兒叫上了,別說守護華夏了,不要出賣華夏就不錯了!」吳賴冷冷笑道。

吳賴的這句話頓時戳中了這位秦副局長的痛腳,立即跳腳吼道:「你小子,說話要講究證據,我要告你誹謗國家幹部!」

「哈哈,誹謗國家幹部,好啊,你剛才不是就要報警嗎?麻煩你現在就打電話報警吧,對了,帶手機呢吧,,沒有的話,那就拿上我的吧!」吳賴哈哈大笑道。

「呃?這,咳咳,我身為堂堂副局長,自然不會和你這市井混混一般見識,你們只要將倭國的客人放出來就行了,不然的話,等到警察來了,那可一切就沒辦法收場了,到時候,你們菜刀幫就會因為綁架罪被覆滅!」秦副局長哪裡肯報警,便出言恐嚇道。

吳賴卻是哈哈笑道:「哈哈,秦副局長,你是不敢報警吧?只要警察來了的話,只怕首先要抓的不是我們菜刀幫的人,先是你的倭國客人吧!」

「你,你,你什麼意思?」秦副局長結結巴巴地問道,一張臉已經變得煞白,他從吳賴的話語中,已經意識到有些不妙了,不過他自信暗中投靠倭國的事情很是秘密,應該不會有人知道才是!

吳賴見這貨不見棺材不掉淚,索性便挑明了說道:「秦副局長,意思很簡單,你的倭國客人可不僅僅是我們控制的這麼一位,外面還有十九名倭國的客人呢吧?」

秦副局長的臉色一下子變得極為難看,指著吳賴結結巴巴地問道:「呃?你,你,你,你怎麼知道的?」

「唉!看來你果然是知情的,我就不明白了,你好歹也是國家幹部,為何非要做漢奸,當賣國賊呢?」吳賴聞言長嘆一聲道,說實話,他還真的是無法理解,若是說走投無路的窮人,實在是沒有辦法的話,也許做出點兒什麼,還可以理解,可是身為國家幹部,最起碼是不愁吃不愁穿的,何必非要做這遺臭萬年的事情呢,真是令人費解!

那秦副局長卻是一下子變得歇斯底里起來:「為什麼,為什麼,哼哼,我本來是很愛國的,愛我們這個國家的,可是當我又一次去倭國出差招商引資的時候,才發現,什麼才是真正有錢人的生活,我雖然是個副局長,聽起來好威風的樣子,可是在那些真正的有錢人面前,我卻是屁也不是! 婚後戀人 所以我要有錢,我要有很多很多的錢,我要過上真正有錢人的生活,而這一切,華夏不能給我,但是倭國可以!」 寒冬已經過去兩個多月。

這兩個多月來,羅格可以說每天都有不同的收穫,這種收穫並不是他實力的增長,當然實力增長也是一個方面,除了身體完成了『自我進化體系』的構建,目前羅格的體質,除了防禦方面稍差外,戰鬥的攻擊力已經完全不比他穿著骨刺裝甲時差了,甚至某些方面已經更強了,而這樣的變強,還會持續很長一段時間。

而這期間,羅格的精神力修鍊同樣沒有落下,對比剛突破那一陣,羅格的精神力已經增加了四分之一多。

另一邊,兩個多月,羅格將除去他用來修鍊外的大部分月華能量都集中到一隻倀鬼身上,而經過兩個多月,接近三個多月,這隻倀鬼終於進入了『新生蛻變期』。

重生之浴血女凰 這是羅格的規劃,他目前需要誕生智慧的倀鬼,他的計劃需要這樣的倀鬼才能完成。

因為考慮到威爾目前的狀況和威爾對他的重要性,羅格決定不用威爾冒險。

再回到前面,羅格這兩個月收穫,不只是體現在實力方面的增強,另一方面的收穫,同樣讓羅格非常的重視。

羅格從來沒有經過超凡知識方面成系統的教育,他所有知道的東西,都是他不時聽到一些風聲,結合前世摸索出來的知識和經驗,進行推測的。

而推測出來的東西的正確性,就算羅格自己也不會全信。

然而這段時間,羅格就像海綿吸水一樣,從歷代巫祭的筆記中抽絲剝繭的將那些關鍵信息提出出來,然後結合自己的經驗,將那些超凡知識形成了一個由淺入深、從基礎開始相對系統的知識。

當然,這些知識並不完整,但它至少讓羅格對『施法者』這種超凡者要走路有了一個模糊的認識。

如果說之前羅格對這方面的認識是黑暗的,只能讓他摸黑前進,而現在,羅格對這方面的認識就像只隔了一層薄薄的紗布,朦朧,但至少能看到輪廓。

…..

魔法迴路也叫魔法陣,由四個部分組成:魔法環,這是一個魔法基礎,它負責維持一個魔法的穩定,將魔法迴路其他部分包含其中,可以說沒有魔法環就不可能形成魔法;

魔法陣,這是在魔法環中構建魔力運行路徑,運行路從簡單到複雜,從平面到立體,不同的魔法陣才會造就不同的魔法;

魔法節點,這決定了一個魔法匯聚魔力能量的多少,節點中的精神力形成某種波動頻率,對空氣中的魔力進行吸引,控制魔力分化成不同種的能量,魔力是一種本源能量,它可以分化出不同的能量形式,比如說釋放火系的魔法,在吸取魔力后,就需要控制魔力轉化成火系能量,這樣你才不會把『火球飛彈』變成『水球飛彈』;(精神法術中也有部分法術不需要魔力。)

最後,最重要的就是精神力介面,沒有精神力,以上的都是瞎扯。

常規的魔法,精神力介面一般在魔法迴路的中心,但實際上,精神力介面並沒有規定要放在哪裡,只要你能保證精神力在魔法陣中正確運行,你放到哪兒都沒問題,要是沒有這個能力,那你就規規矩矩的把精神力介面安在迴路中央。

將魔法迴路拆成一個個『零件』,這對羅格來說的可以說影響巨大,如果沒有筆記,羅格還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弄懂這些東西。

也只有知道了這些東西,羅格才有資格學習那些不是用精神力記錄下來的魔法術式。

這些東西是基礎,但也是一個合格的施法者必須掌握的,因為一個優秀的施法者,絕不止是會那些前人創造出來的魔法,他們會有自創的魔法,哪怕一開始只是東拼西湊的弄出並不那麼實用的魔法,但這卻代表修鍊者魔法造詣上一個大的進步,也是他們敢於進取、敢於創造的表現,世上天才很少,多數偉大起於微末!

……

除了微觀向的魔法迴路的拆解之外,羅格同樣找到了系統的魔法種類劃分的知識!

法術種類分為四種,巫祭將其稱為『巫術』,但羅格更喜歡稱之為魔法——元素魔法、精神魔法、生命魔法、煉金魔法。

這是羅格總結出來的四類魔法,還有沒有其他種類的魔法暫且不知,而在這其中,每一類魔法中都有『正、負』兩面,因此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的話,魔法又可以分為黑魔法、白魔法,這是根據魔法的效果和調動的能量屬性來劃分的,如果一個魔法調動的都是負屬性的能量,效果又是以殺戮為主,那麼這個魔法就可以劃分為黑魔法。

再比如生命魔法中,體力恢復、治療病痛、斷肢再續、斷肢重生等都是白魔法,而像是亡靈召喚、生命枯萎、之類的就是黑魔法。

四類魔法在往下有還可以細分。

元素魔法就是地風水火、光明、陰影、雷霆之類的;

精神魔法可以分為幻術和詛咒、這兩類魔法中各有一個可以稱作代表的魔法,生物控制術、生物奴役術!

生命魔法和煉金魔法可以說已經脫離了魔法以精神力、魔法迴路為核心的樊籠,這兩類魔法更重要的是施法者對相關知識的掌握,到這一步,魔力、精神力,都只是工具,是具現施法者智慧、博學知識的工具!

生命魔法分為聖靈魔法和死亡魔法,煉金魔法由是魔葯和魔紋構成!

這兩類魔法都可以說是廣博知識體系的成果,對於前者羅格還能理解,而對於煉金魔法,羅格卻不敢下定論。

在筆記中記載,這四類魔法的難度以及包含程度是依次遞進的。

在魔法中,元素魔法是最簡單的,煉金魔法是最複雜的,這是由知識量決定的!

元素魔法為底,精神魔法包含元素魔法,生命魔法包含精神魔法、煉金魔法包含生命魔法,煉金魔法包含一切,包括世界根源在內的智慧!這是第八十九代巫祭的筆記上記載的一段話。

羅格現在還沒有資格去否定這句話,或者對其感同身受,因為他還沒有達到那個級別!

…….. 吳賴聽得到是一陣無語,當賣國賊都能當得這麼理直氣壯,這讓吳賴都不知道該這麼說這個賣國賊好了,只好冷冷地笑道:「只可惜,你現在有錢人沒有做成,恐怕接下來就要做階下囚了!」

「階下囚?哈哈,實話告訴你吧,你說的沒錯,外面確實有倭國人,不過這些倭國人可不是你們菜刀幫的人能夠相比,都是身懷絕技的高手,只要一會兒一擁而入,你們全都得死,至於本人,哈哈,可以和倭國人一起去倭國,過有錢人的生活,自然也可以留在華夏,繼續做我的副局長,而且在倭國人大量資金的支持下,我還可以爬的更高,做局長、縣長,甚至是市長也不無可能,至於你們,都要死*光了,我的事情自然不會傳出去!」秦副局長哈哈大笑道,神色中充滿了得意。

吳賴搖了搖頭道:「唉,可憐的人兒,大概還不知道吧,你的那些所謂的倭人,早就都死在外面了!」

「不可能,不可能,我可是親眼見過,他們能夠飛檐走壁,使得那什麼鏢,都是從不虛發,即便是調來武警部隊,想要將他們全部消滅都是不可能的事情!」秦副局長根本就不會相信,那些「神通廣大」的倭人會全軍覆滅!

「不信的話,你可以試著通知一下,看看有沒有人回答!」吳賴淡淡地說道,看著秦副局長的眼神充滿了鄙夷,在吳賴看來,秦守華這樣的人,比起倭人本身還要可惡得多,大半個世紀前,也正是華夏有著秦守華這種人的存在,這才使得倭人侵略華夏的戰爭足足打了八年之久方才取得勝利,沒有想到,漢奸這種東西竟然還存在這個社會之中!

那秦副局長聞言,不屑地冷哼一聲:「哼,既然這樣,那你們不要後悔,等到倭人一進來,一定會讓你們菜刀幫雞犬不留!」

秦副局長說著,從衣兜摸出手機,開始撥號!

手機很快通了,可是不知道為何,竟然沒有人接聽,隨著那電話里那「嘟嘟」的聲音,秦副局長的一顆心也漸漸地沉到了谷底!

「怎麼會打不通啊?呃?號碼對啊!」秦副局長不甘心地看著手機,重新撥號!

可是這一次依舊只是通了的「嘟嘟」聲,直到手機裡面傳出來「對不起,您撥打的用戶暫時無人接聽」,秦副局長終於徹底絕望了,價值不菲的手機從手掌溜了下去,摔在地上,跌成了好幾半,整個人呆住了!

「秦局長,秦局長,怎麼樣,怎麼不打了呢?」吳賴臉上帶著幾分玩味地問道。

馭靈主 秦副局長失魂落魄地喃喃說道:「他們,他們都死了嗎?」

「他們?哦,你說的是那些倭人小鬼子吧,對不起,他們膽敢來犯我華夏,我自然是送他們上西天了!」吳賴說到後面,整個人已經是散發出凌冽的殺氣!

「啊?你,你到底是什麼人?」秦副局長連連後退,身子踉踉蹌蹌地朝後退了幾步,一直退到牆邊才勉強站住!

吳賴站起身來,緩緩地走到那秦副局長的面前,冷冷地說道:「我,當然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華夏人,骨子裡流淌著的華夏的血液,呼吸著華夏的空氣,喝著華夏的水,不像你,媽的,王八蛋,賣國賊,好好的國家幹部不當,你幫助倭國人偷盜我們的國寶舍利子,你這個豬狗不如的畜生,怎麼就披了一張人皮?」

吳賴越說越來氣,揪住那秦副局長的衣襟,伸手在對方的臉上噼里啪啦地甩了十來個耳光,使得那秦副局長的一張白白凈凈的臉,頓時高高地腫了起來,成了一個豬頭!

「嗯嗯,不錯,豬頭不錯,反正你也不配做人,就勉強做豬吧,雖然你做了豬,對豬也實在是一種侮辱!」吳賴拍了拍手,淡淡地說道。

「你敢打我,我要報警,我要報警!」秦副局長一時間還沒搞清楚自己的處境,有氣無力地說著,由於牙齒被打掉了幾顆,說話都有些走風漏氣!

吳賴頓時又惱了,指著地上的秦副局長朝著那菜刀幫小弟吩咐道:「媽的,這玩意兒還沒搞清楚狀況,我懶得動手了,你幫我好好收拾收拾這丫的!」

「好嘞!」那菜刀幫小弟早就看這個秦副局長不順眼了,做人是有底線的,畢竟自己一個混黑社會的社會底層人員,也絕對不會做出出賣自己祖國的事情,你丫的一個國家幹部,拿著國家給你的薪水福利,做出出賣國家的事情,這樣的玩意兒就該千刀萬剮才對!

菜刀幫小弟猛虎下山一般,撲到那秦副局長的身上,開始拳打腳踢起來。

「哈哈,吳哥,你跟這種玩意兒生什麼氣呢?」黃毛聽見了外面的動靜,走了出來,卻是正好看見了吳賴打人。

吳賴嘿然一笑道:「這種玩意兒太氣人了,不給他點兒教訓不行,對了,那個小鬼子呢?我去看看!」

「就在後面的地下室,吳哥請隨我來!」黃毛連忙回答道,正欲帶著吳賴下去,不料吳賴的手機卻是響了起來。

「喂?誰?」吳賴見是個陌生的號碼,便出言問道。

手機聽筒里一個恭敬的聲音傳了出來:「吳巡察使嗎?我是本次行動的負責人,菜刀幫駐地附近的倭人屍體已經處理好了,請問吳巡察使還有別的指示沒有?」

「哦,不錯,速度很快,別的沒有了,呃?對了,你們有沒有擅長逼供的人才啊?」吳賴突然想起自己也不是很擅長逼供,龍組中人才濟濟,說不定有這種人才呢!

那邊頓時恭敬地回答道:「吳巡察使,這次行動的人中,猴子比較擅長這個,我們還在這院子外面,你若是需要的話,我讓他去找您?」

「嗯,好吧,你就讓他進來吧,對了,這裡還有一個人需要你們處理一下,你帶個人進來吧!」吳賴簡單地吩咐完,就掛斷了電話!

不一會兒,菜刀幫的小弟便帶進了三個人,一見到吳賴,立即都深深地施禮,吳賴擺了擺手,吩咐當先一人道:「那位是應州招商引資局的副局長秦守華,投靠倭國,意圖協助倭國櫻花會的人偷盜應州釋迦塔的國寶舍利子,你們帶走好好審理一下,看看還有沒有別的內幕!」

「是!」那人聞言,頓時和一人過去,將那已經被打成了一灘泥的秦副局長押了起來,可憐的秦副局長意識還在,口裡還嚷嚷著:「我要報警,我要報警,你們這是非法拘禁,加上非法傷害!」

那人卻是冷笑一聲道:「秦副局長是吧,先到我們那裡做客,完了紀檢委也會找你談話的!」

「紀檢委?」秦副局長聞言,頓時真的癱了,自己做的事情,一旦到了紀檢委,那就一切都算是完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