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鋒哥,要不咱們衝出去吧!再這麼待下去也不是個辦法,我剛才都要被那東西給嚇傻了。」

身後林建忠的聲音傳來,剛才的一幕他並沒有看見,雖然害怕水裡的怪物,但他覺得不能這麼讓郭劍鋒一個人去冒險。

「先等等再說,現在出去咱們也只有死路一條,而且他們也並沒有說一定要致我們於死地,只是語言溝通不了。」

「咱們離潭邊遠一點,把火生的大一些,想必那東西就不敢來了。」

郭劍鋒決定先在這邊駐紮,等小綠的傷勢好了以後再想辦法離開,在這個地方,沒有它的幫助,他們很難逃的出去。

可是已經過去了好幾天了,他們依然沒有找到出去的辦法,就連小綠那傢伙也只是能夠跟水裡的怪物打個平手,每次受傷回來倒是郭劍鋒偷偷拿葯給它治療的傷口。

也不知道那究竟是個什麼東西,不過它既然跟小綠一樣長有鱗片,就有可能也是和它一樣是同類。

現在他們只能趁著小綠把對方引到湖裡面這才能夠想機會往山上爬,這已經是他們唯一的出路了。

這種事情如果有嬌嬌在的話,說不定可以跟它溝通一下,不,怎麼可以讓媳婦兒來這裡涉險呢。

想到嬌嬌,他們的孩子都快要出生了吧,可是自己還被困在這不見天日的山裡面,他真是一個不負責任的丈夫。

得想辦法趕緊出去才行! 就在郭劍鋒和林建忠為了怎麼出去而費盡心思的時候,家裡面已經為了找人快要急瘋了。

今天早晨衛淑蘭做好了早飯後,去敲林小嬌和郭敏慧的門,發現林小嬌一直沒有應答,最後兩人把門打開才發現屋子裡面根本就沒有人,只在桌上留下了一封信。

心裏面的內容大約就是說自己因為擔心父母,所以回去看看家裡面了。

本來這沒什麼的,可是她現在肚子裡面還裝著兩個人呢,母子三人就這麼在外面晃蕩去坐火車,怎麼能夠讓人放心呢。

一發現人不見了,衛淑蘭就趕緊給去了單位上班的郭德民掛電話,郭德民當時正在出公差有急事,不在市裡。

沒辦法,母女,倆人只好叫人送她們去了火車站,但是也沒找到人,時間已經是快要中午了,估計是早就上車走了。

最後她們只好回家給親家家裡掛了電話,田玉芬聽說女兒竟然挺著個大肚子去趕火車回家,雖然心裏面是挺感動的,但是更多的是生氣。

看見兩個母親都在電話里把林小嬌一頓罵,旁邊聽她們講話的郭敏慧心中其實還有另外一種猜想。

她覺得小嬌可能不是回去看爸媽,很有可能是去找她哥了。

因為這段時間她發現小嬌總是一個人默默坐在那裡發著呆,而且有兩次半夜她起床還聽見小嬌房間裡面有動靜。

當時她還以為是不是因為懷孕引起的緣故,現在一想,可能小嬌已經早就準備好要出遠門了。

別看小嬌平時柔柔弱弱的,其實骨子裡面要強著呢,可是這事又不能告訴母親。

若是衛淑蘭知道了,恐怕兩家人就要更加擔心了。

「好的,我知道了玉芬,要是嬌嬌到了你就趕緊給我回個電話啊,要不然我這顆心怎麼也放不下去啊!」衛淑蘭一手扶著心口,一手拿著電話跟裡面的田玉芬囑咐了好幾遍,兩人這才依依不捨的掛了電話。

等到晚上郭敏慧打開衣櫃去拿換洗的衣服時就發現裡面躺著一封林小嬌給她留的信。

新的內容果然不出她所料,小嬌真的去找哥哥了,最後還要她想辦法幫著好好隱瞞。

天哪!這傢伙也太瘋狂了吧!

隱瞞,這要叫她怎麼瞞得過去啊,這該怎麼辦啊?

這個該死的丫頭,她倒是扔下兩封信就跑了,可憐了她要去卻要留下來天天承受著她爸媽的炮彈,這個不講義氣的傢伙。

此時已經上了火車的林小嬌哪裡管得了這麼多人罵她的事情,她現在一心一意就只想找到自己的丈夫。

空間小福女 雖然她也知道自己這麼不告而別不太好,可是她真的再也受不了在家裡面坐著等待的滋味了。

特別是每次從噩夢裡面被驚醒,她都睜著眼睛到天亮。

既然不能利用空間遠距離移動,那她坐車應該可以的吧。

她隨身只帶了一個拎包跟一個背包,裡面只是放了一些輕薄的換洗衣物,其他重要的東西全都被她放在了空間裡面。

因為明天就是中秋了,所以趕車回家團圓的人很多,特別是經過了這個疫病之後,坐車的人就更多了。

現在的人大部分都很樸實善良,看見林小嬌挺著大肚子,都積極的幫她拎東西找座位。

這次她沒買卧鋪票,因為那個票這兩天挺短缺的,雖然憑著單位里家屬的證明也許可以買到,但是她不想要任何人知道她的行蹤,反正想著忍一忍就過去了。

只要想到馬上就能見到他了,就感覺渾身有使不完的勁,整個人都精神十足,看得坐她對面的母女二人忍不住發笑。

「姑娘,看你這樣子是要去見親人吧。」對面大娘笑眯眯的問小嬌。

大娘火眼金睛,一看林小嬌這副模樣就知道她準是一個等著去見丈夫的小女人,她是過來人,還有什麼事情能讓一個快當母親的女人笑得這麼甜蜜。

大娘眼中還帶著一絲促狹的笑意,

林小嬌知道人家說的親人是什麼意思,立馬也覺得不好意思起來,小臉上飛著紅霞,更是顯得她猶如盛開的花兒一樣,美的讓人移不開眼睛。

「你可真漂亮!」講話的是大娘的女兒,看樣子才不過也雙十年華的樣子,皮膚白白凈凈的,長得也挺耐看的,她一臉驚艷的看著小嬌。

「哪裡呀,你也長得很好看呀,你皮膚白凈,臉圓圓的,一看就是很有福氣的樣子。」說起嘴甜,林小嬌可從來不落後於人的。

「是呀,不知道是誰這麼有福氣能娶到這麼好看的姑娘喲……」

人人都喜歡聽好聽的讚美的話,聽到小嬌誇自己的女兒,大娘對她更熱情了。

一路上母女兩個對林小嬌都非常照顧,中午吃飯也是她們主動幫著她去打的,省了她不少事,要不然的話,她挺著肚子在這擁擠的車廂走來走去的還真是不方便。

傍晚的時候到了一個小站,這裡下了不少的人,車廂也逐漸變得寬鬆了些,對面的母女兩人也在這裡下車了。

在下車以前,兩人都非常熱心的一直提醒林小嬌要自己多多注意自己的身子,還悄悄的告訴她要小心車上有沒有小偷。

畢竟她一個單身女子在外面坐車,要多謹慎一點才是,兩人一直囑咐到她們下車為止,那樣子就差把林小嬌親自送到她丈夫的手上了,連下車了還一直看著火車開走了才罷休。

跟這對熱情好心的母女告別以後,林小嬌感覺車廂裡面一下就冷清了好多。

看了下周圍,都是三三倆倆的乘客,有些還在吃東西,有的在看著手中的「寶書」,學習背誦裡面的思想內容。

林小嬌覺得挺無聊的,看了眼手腕上的時間,才不到七點,外面還有一些彩霞,她感覺自己還不餓,便欣賞起了外面的風景起來。

看著看著她竟然覺得有些恍惚起來了,依稀感覺旁邊有人坐了下來,不過她並不關心那是誰,因為現在她的心裡只裝著一個人,她只想趕快找到他。

心裡有種強烈的直覺告訴她,自己離他已經越來越近了,說不定天一亮就能找到他了。 懷著這樣盼望又激動的心情,林小嬌頭枕著自己親手製作的護頸枕睡了過去。

清晨,林小嬌是被火車悠長刺耳的汽笛聲給吵醒的,正當她準備睜開眼睛的時候就聽到有個女人刻薄的聲音在往她耳里鑽。

「嘖嘖嘖!你們看看,這像什麼樣子啊,頭髮亂蓬蓬的跟個瘋婆子一樣,還隨便睡在別的男人身上,真是丟盡了咱們女人的臉。」

「哎呀!別多管閑事了,你以為天下的女人都跟咱一樣這麼守本分啊。」

「……」

「……」

幾個女人的聲音嘰嘰喳喳的,越說越大聲,吵得林小嬌再也睡不著了,只好睜開眼睛醒過來,她也想要看看那個人家嘴裡面的那個不知羞恥的瘋婆子長什麼樣子。

可當她一睜開眼睛就發現有什麼不對勁,她好像睡的是自己的小枕頭吧,怎麼現在好像睡在一個人的肩膀上呢,而且這感覺告訴她對方肯定是一個男人。

什麼!

林小嬌嗖一下就坐直了身體,發現自己的視線有些被擋住了,一邊整理及腰的長發,一邊想怎麼回事兒,她怎麼睡在別人的肩上了。

突然她想起了剛才聽到那些女人說的話,這才發現原來她自己就是那些人口中的「瘋婆子」,抬頭看見對面,果然坐了幾個婦女。

這一個個的長的乾瘦精幹的樣子,看見林小嬌抬頭全都一副鄙夷她的樣子,令小嬌心中不由得苦笑一下。

這都什麼事兒啊!

沒想到她連出門坐個車也能遇見這種事情,算了,她不想與這些三姑六婆計較,出門在外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為好。

大家不過都是過客,懶得搭理。

不過她似乎還沒有向那個被她靠了一夜肩膀的人道謝呢,當她轉頭準備道謝的時候卻發現對方一臉笑意的看著自己。

「小嬌! 頂級紅娘:愛情從私人定製開始 好久不見!」對方先開口跟她打了個招呼。

「咦!是你!」林小嬌驚呼。

對面的男子相貌斯文,一身的書卷氣,氣質乾淨又清新,滿臉微笑,一看就是一個性格溫和的人。

這人正是許久不見得珍品堂少東家吳亦楓,那個溫柔如春風一般的男子,沒想到會跟他相遇在這裡。

「吳亦楓,是你。好久不見了,你怎麼會在這裡?」

一見到是熟人,林小嬌也開心了起來,笑著跟他問好,奇怪他怎麼在火車上,明天不是該過節了嗎?

吳亦楓一臉微笑的看著她,不答反問:「你呢?聽說你已經結婚了,怎麼一個人坐火車呢?這是要去哪兒?」

「我?」林小嬌沒想到他會問自己,竟楞了一下,但她很快就指著自己的肚子告訴他。

「我呀,是要去見孩子們的爸爸,他在火車站等著接我呢。」說完還甜甜的笑了一下。

「哦!原來是這樣。」看見她的大肚子,吳亦楓淡淡笑了。

林小嬌沒注意他的變化,接著又問道:「話說你呢?明天就是中秋了,哦,說錯了,應該是今天,你怎麼會在外面呢?」

珍品堂應該也離不開他吧,不知道吳老爺子怎麼樣了,還有那個胖胖的很會做生意的吳總管,吳德勝。

「對了,吳爺爺他們怎麼樣了,身體還好嗎?我都好久沒有看見他們了。」想到那兩位的親切,林小嬌便忍不住關心的問一下。

聽到她的話,吳亦楓也稍微頓了一下說道:「吳叔他挺好的。」

「哦,那吳爺爺呢?他老人家怎麼樣?」

「我爺爺他……」

說起吳老爺子的情況,他便有些吞吞吐吐起來,也引起了林小嬌的注意,難道老爺子出了什麼事嗎?

她很想要直接問出口,可是又覺得那樣子不太禮貌,便在心裡想著該怎麼說。

可不等她開口,吳亦楓便說道:「我爺爺他病了。」

林小嬌感到他說話的時候語氣有些低落,看來吳老爺子應該不是小病那麼簡單,恐怕還病得不輕。

「吳爺爺得的什麼病?怎麼會一下子病得這樣嚴重?」剛問完,她忽然想到一件事,難不成是之前的疫病嗎?

想到這兒,她看著有些難過而微微低下頭的吳亦楓問道:「難道吳爺爺是被前些天的疫病所感染了嗎?」

「是呀,你怎麼知道的?我這次出門就是聽人說在Y市一個山裡面,有人精通這方面的醫術,」

「所以你想去請人幫著救你爺爺?」

聽到她的話,吳亦楓立馬抬頭看著她,滿眼都是好奇,她怎麼知道的。

「我當然知道了,我婆婆就是醫生,前段時間很多病人都去她們醫院看病,癥狀都是差不多的,現在S市周邊基本上都已經控制住了。」

「而且其他地方,ZF也派遣了醫療隊下鄉去幫忙教導治療這個病了,可你們家不是本來就開藥房的嗎?怎麼還會沒收到消息呢?」

吳亦楓被這個突來的消息給打懵了,按理說連鄉裡面都已經派遣了醫療隊,他們住在縣城裡面怎麼可能還不知道這個消息呢?

這種情況除非是有人故意瞞著不讓他們知道,到底那人是誰?竟然有如此險惡的用心。

看他的樣子,林小嬌明白這其中肯定有著不為人知的事情,不過這事關係吳老爺子,既然遇上了,她肯定是要管的。

在剩下的途中,林小嬌借口去衛生間洗漱,便到空間裡面拿了些藥丸出來,一共是兩瓶,一瓶是兌的靈泉,另外一瓶是一些尋常的強身健體的藥丸。

這些瓶子,都是她一早就準備好放在空間里的,為的是不被人給看出來,待會兒她只要跟吳亦楓說是自己婆婆要她待在身上的就行了。

果然,吳亦楓得知林小嬌要給自己葯,對她十分感謝,便在下一站下了車,他要趕緊坐車回去給爺爺送葯。

跟吳亦楓分開之後,火車又開始奔騰了起來,一切又和他們相遇之前一樣,不一樣的是對面的幾個婦女還沒有下車。

剛才她們知道人家兩人是認識的以後,就沒在說什麼了,只不過耳朵還是豎著的。

後面聽到吳亦楓問起林小嬌的丈夫,兩人隨意的聊了聊,但是那幾個人知道了小嬌的身份以後,就再也沒有繼續拿異樣的目光看她了,但也沒怎麼搭理她。

這些林小嬌都不在乎,只要她們不要來找她的麻煩就好了。 終於,在時針快到十點的時候,火車終於到站了,因為怕不方便,林小嬌特意等大部分人都下車了,她這才拎著自己的包慢慢地走下了火車。

走在人流巨大的火車站裡,林小嬌很快就被熙熙攘攘的人群給淹沒了,這時候接人的全都是可以到站裡面來的,所以現在這裡的人非常多。

林小嬌好不容易才從人群裡面走了出去,一眼望出去,並沒有十分現代的高樓大廈,有的是屬於這個時代的標誌性建築跟印刷。

Y省雖說是個大省會,但林小嬌發現這裡居住的漢人偏少數,不過大部分人都會說漢話。

畢竟現今的工業還不像幾十年以後那麼發達,走在城市的中心地帶,她感到自己有些孤單。

挨著郊區的地方,好多人家的門前都種了各種各樣的花朵,芬芳撲鼻,特別是八月的桂花樹,上面結滿了淡黃色的小花蕊,一簇一簇的十分可愛。

一陣風迎面吹來,裡邊全都是桂美人濃郁的香氣,讓人覺得心裏面也是甜甜的。

不過,林小嬌並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去欣賞美景,她找了市裡面最大的一家飯店,準備在這裡先住下來。

可能因為她出門的時候為了顯得低調一些,穿的沒那麼扎眼,一進來竟然就看見那櫃檯處接待的服務員不耐煩的表情。

但是她秉著在外盡量少惹事的宗旨,並未表露出不高興的樣子,反而一臉微笑的問他們:

「你們好!我需要一個標準間。」

可能是沒想到林小嬌會這麼客氣又有禮貌的講話,兩服務人員態度一下子就收斂了很多,但小嬌從那名年輕女人的眼中還是能看出來,她覺得自己肯定住不起這裡的房間。

畢竟這裡可是他們市裡面最大的飯店了,這裡可不是一般人都能住的。

能在這裡住的一般都是於國有功的歸國華僑跟外來出差的地方首腦,還有一些都是各個研究所的科學家和領導,像林小嬌這樣的普通人住這裡的很稀少。

這裡並不是不讓普通人住,而是大家都捨不得這麼貴的房費,一般來這兒住的都是有單位開證明的,又或者是被人邀請來的,反正錢都有人出了,不住白不住。

兩人其中一名中年男子打量了一眼林小嬌後跟她建議說:「姑娘,我看你這挺著肚子也是挺不容易的,是來省裡面找親戚的吧。」

「是呀。我是來找我……」林小嬌笑著回答他。

可是對方不等她說完,有立馬接著說道:「我倚老賣老,說句不中聽的話,這以後等著你花錢的地方多著呢,幹嘛不去東街斜對面的那家旅館住呢?那裡可比咱們這兒便宜多了,而且也挺乾淨的…」

「就是,何必要打腫臉充胖子來這兒。」此時,另外一名年輕女孩插嘴道。

「小高,你怎麼能這樣講話呢,這樣真太沒有禮貌了。」

中年人偏轉過頭嚴肅的訓斥了那個女人兩句,只見女人不甘的閉了嘴,從鼻腔里重重的哼了一聲后,臉上掛著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樣子。

看樣子這男的應該是她的頂頭上司吧。

雖然是有些被人小瞧了,可也是人家的一番好意,林小嬌微笑著說謝謝后,沒有多說什麼。

她直接從身上背著的皮包裡面拿出一張證明跟一疊子鈔票,這意思已經不言而喻了。

老娘有的是錢!

這波操作看得中年人跟那女人眼珠子都瞪大了。

畢竟現今社會還真沒有幾個人會帶著這麼多的現金跟票票出門的。

特別是她剛才放在櫃檯上的那張家屬證明,上面還蓋著某某單位鮮紅的章印。

如果說那一疊錢已經讓兩人瞪大眼睛的話,這張證明就更是讓他們有些吃驚了,也明白了林小嬌為什麼非要住在這裡不可。

人家這是公差呀。

這張證明是之前郭劍鋒親手寫的,連紅色的印泥也是他親手蓋上去的,有了它,只要是在國內,哪怕林小嬌身無分文也能不愁吃住了。

這張證明可不是所有人都能擁有的,這是一號首腦特許給郭劍鋒的福利,旁人可沒那個榮譽,雖然說他從來沒用過。

不過卻為了她開小灶!

但林小嬌並沒想拿它白吃白住,姑奶奶有的是錢,她拿出這證明不過就是為了減少些不必要的麻煩罷了。

有了這個東西,接下來的一切手續都十分簡便了,甚至讓她又提前的感受到了二十一世紀的六星級服務標準。

不僅有專人為她帶路拎東西,而且態度好的不得了,就連午飯都有人給她打電話。

雖然她是一個人住,可給她開的卻是一間二樓朝陽的套房,裡面的設施還不錯,能想到的都應有盡有,甚至還有現在還沒有上市的冰箱。

裡面擺放著不少的應季水果和飲料,還有幾個巧克力跟朱古力餅乾,這些讓林小嬌彷彿回了現代一樣。

仔細將房間的各個角落都查看了一遍,出門在外的不得不防備,林小嬌這才放鬆自己靠坐屋裡的真皮沙發上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