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我們家度過聖誕夜沒關係嗎?」

「來我們家度過聖誕夜沒關係嗎?」

「我很樂意。」

北條誠對她這種哄小孩子的語氣覺得彆扭。

「那我就放心了。」

她滿意地點了下頭,看向北條誠的眼神更加親近了,笑吟吟地道:

「先坐下吧,馬上就可以吃飯了,晚上也直接住下來好了,一起開個篝火晚會,還有BBQ。」

「這怎麼好意思,我家離這裡也不遠,還是不打擾你們了。」

北條誠想到清水熏剛才的叮囑於是婉拒道。

「誒……」

清水太太頓時發出了遺憾的語氣,轉而看向了自己的女兒,拉了下她的手。

「熏,你說一下北條醬嘛,都過來了住下也是應該的嗎?」

『這種叫法是要怎樣?』

北條誠在心裡對「醬」這個後綴頗有微詞。

「你不要為難他。」

清水熏無奈地看著自己母親。

「怎麼連熏也這樣。」

清水太太有些不高興,但也只好放棄,轉眼又笑逐顏開的道:

「晚飯也快上來了,都先坐下吧,北條醬要多吃一點哦。」

「謝謝。」

北條誠道了聲謝后就跟著清水熏坐了下來。

「本來還想喝點酒的,不過你們在的話,就一起喝果汁什麼的吧。」

清水太太坐在主位上,對北條誠投以溫柔的眼神地問道:「北條醬想要喝哪種飲料?」

「普通的橙汁就可以了。」

北條誠客氣地道。

「真懂事呢。」

清水太太讚許地點了下頭,隨後像是想到了什麼的看了眼自己女兒,調笑道:

「不像是熏小時候,喝果汁總要鮮榨的,這麼挑食以後要被老公嫌棄的。」

「安靜吃飯。」

清水熏嘴角扯了一下地說道。

晚飯順利地進行著,清水太太是一位健談的長輩,北條誠也只能勉強應對著,還不能表現出超過年齡的言行,總之就是很累。

不過這麼多天都一個人吃飯,現在能有兩位美麗的女士陪著,倒也不算虧。

「對了。」

燭光晚餐的尾聲之際,清水太太忽然又看向了北條誠,笑著問道:

「熏和我說要帶你回來吃飯的時候我還有點奇怪,她說你今天一個人過,那現在回去不是很孤單嗎?所以還是留下吧,晚點可以和我們一起洗澡哦!」

她半開玩笑地說道。

「咳!」

北條誠正在喝果汁,聽到她這話,頓時就嗆了一下!手上的杯子也沒拿穩,半杯橙色液體直接就灑在了衣服褲子上。

「誒!你這孩子,就這麼迫不及待想和熏洗澡嗎?」

清水太太看著手忙腳亂地北條誠,連忙拿出手帕走到他身邊,給他擦了下身上的橙汁。

「我沒事……」

北條誠的表情有些異樣,他倒不是為一起沐浴什麼的而受驚,只是這對母女的完全不同的說辭讓他凌亂了一下。

清水熏早上在他家說的是她媽讓他過去一起慶祝聖誕節。

怎麼到了清水太太嘴裡就變成了熏學姐要帶他回來了呢?

「還不是媽媽你亂說話!」

清水熏明顯有些惱了,沒敢去看北條誠,只是瞪著母親。

「是我不好,不過現在還是先帶他到浴室去吧,冬天穿濕衣服可是會感冒的。」

清水太太牽起北條誠的手。

「我自己可以洗。」

北條誠可不敢真的和她共浴。

「已經會害羞了啊?」

清水太太似乎覺得很有趣地戳著他的臉。

「請你消停一會。」

清水熏對自己母親很無奈,但是又沒辦法多說什麼,只能站起身把被欺負的某人護在了身後。

「熏你帶北條醬去洗澡吧,我讓人給他準備衣服,還有都這樣了就留下來住一晚吧。」

清水太太順勢說道。

「再說。」

清水熏敷衍了一句,然後就轉身拉著北條誠走出了餐廳,步履匆匆。

「熏學姐……」

北條誠眼神微妙地跟在她身後。

「我母親就是愛捉弄人,你不要放在心上,當然介意也沒有用。」

清水熏用冷淡的聲音道。

「沒關係,我覺得她活潑的性格很好,是個可愛的長輩。」

北條誠對清水太太剛才的話隻字不提。

「差點忘了你就喜歡大人。」

清水熏側過頭用發涼的眼神看著他,語氣森然地道:「要我叫她過來給你洗澡嗎?」

「這個就不必了。」

北條誠連忙搖頭。

「少廢話。」

清水熏牽著她的手走進了亮堂的浴室,然後不耐煩地道:「快點把濕衣服脫掉。」

她說著也沒有去看北條誠,邁步走到了溫泉一般的寬敞浴池旁,按下了放水的開關。

「呃……」

北條誠欲說還休。

「還愣著做什麼?」

清水熏回過頭看著無動於衷的北條誠不由皺起了柳眉。

「學姐你要和我一起洗嗎?」

北條誠故作淡定地問道。

「你想太多了。」

清水熏面無表情。

「那就請出去吧。」

北條誠暗鬆了口氣。

「嗯?」

清水熏似乎沒想到北條誠會催促她離開,疑惑地盯著他的臉看了一下,然後眼神就變得嘲弄。

「你覺得我想看你的小雀兒嗎?」

北條誠可受不了這種侮辱,對她怒目而視,但現在的情況又無力反駁。

「無聊。」

清水熏不想理會他,轉身就朝門口走去,不過很快又折返回來。

「今天晚上就在我家留宿吧。」

她對已經脫得差不多的北條誠平靜地說道。

「學姐你不是不讓嗎?」

北條誠想把褲子提上去,尤其是注意到她露出輕蔑神色的美眸,不過那麼做他就輸了。

「我媽媽剛才說了,澡都洗了還讓你回去也不合適,當然你要走我也沒意見。」

清水熏淡漠地說道。

「好吧,也不能麻煩學姐你安排人送我回去,還有你母親那麼熱情我拒絕也不好。」

北條誠點了下頭。

「那就這樣。」

清水熏轉身離開。

事實證明北條誠的選擇是錯誤的,在他沐浴過後,清水太太又拉著他們折騰起來。

項目是布置聖誕樹。

「好睏……」

清水家的院子里,北條誠打著哈欠,給母女倆打下手。

她們正在一棵冬青樹上張燈結綵,當然真正有幹勁的是清水太太,熏大小姐是被迫營業。

不知道和身體變小是否相干,他才**點鐘就犯困了,哈欠打個不停。

「終於做好了。」

清水太太得意洋洋地雙手叉腰看著眼前自己和女兒一起完成的聖誕樹,然後撇過頭掃了眼一臉困頓的北條誠,莞爾道:

「北條醬你想要睡覺了嗎?」

「不好意思……稍微有點困了。」

北條誠抬起手揉著眼睛地說道。

「小孩子現在確實到了該上床的時間了。」

清水太太頷首,又看向了身旁的女兒,語氣溫和地道:

「熏,你把聖誕樹點亮吧,我們今天就到這裡了。」

「知道了。」

清水熏應道,猶豫了一下后,走到了北條誠的身邊。

「拿著。」

她把手上的電路開關遞給了北條誠。

「什麼東西?」

北條誠睡眼矇矓地接過。

「按一下中間的紅色按鈕。」

清水熏看著他這副已經開始打瞌睡的迷糊樣,忍不住彈了下他的額頭,嘴角略微翹起。

「是會讓熏學姐叫出聲的開關嗎?」

北條誠在睡意的侵蝕下開始胡說八道,也沒有想太多,直接就照她說的辦了。

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