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叫童川吧,是否願意加入一洞?」趙野平淡道。

童川一驚,沒有想到趙野所說的正事居然是讓他加入一洞,再看阿浩等人的表情,分明是早就得知了此事。

一洞,童川明白那是什麼地方,也明白代表著什麼,但是他卻不明白為何趙野要讓他加入,要知道他才來地肺山也不過短暫的十餘rì時間而已,雖說被阿浩看重,但是被邀進入一洞這也太奇怪了吧!

地肺山分為九洞,比如此時的童川便屬於九洞,而阿浩便是九洞洞主,而從剛對趙野四人的介紹中,童川已經明白這九洞是怎麼回事。

這地肺山有九位當家,又分為九洞,而趙野四人都分別屬於其中一洞,就算是傻子也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九位當家掌管九洞,童川已經明白,但是就算是趙野,也僅僅是二洞洞主,為何要讓他加入一洞?難道這趙野在一洞之中還有什麼身份?

「阿浩剛才已經說了,我是二洞洞主,但是他有一件事沒有告訴你,我也是一洞副洞主!」似乎知道童川的想法,趙野開口道。

童川恍悟,難怪這趙野有資格讓他加入一洞,原來還有這麼一個身份。

「一洞和其他八洞不同,九位洞主在都屬於一洞,也就是所謂的九當家,一洞的實力最強,但是人數卻是最少,僅僅十五位而已,當然,若是算上你童川的話,便是十六人。」小魚懶散道。

「雖說只有十五人,但是其中每一人都有著特殊之處,其中最弱的也是元道實力,比如阿浩,他便是一洞之中最弱的一人。」藍貝道。

「你別問為什麼,因為你的實力不錯,或者說你有還未挖掘的天賦,留在九洞只在糟蹋了。」東山道.

童川沉凝,從四位當家的話中,他已經對這一洞有一個大概的了解,作為地肺山第一高手的大當家,定然便是一洞洞主,而一洞的實力恐怕完全力壓其他九洞,九位當家都屬於一洞,而且還有六位修鍊者,恐怕實力也不簡單。

「為何要讓我加入一洞?我的實力不凡?我的天賦不錯?恐怕不會這麼一回事吧,我實力僅僅不惑中期程度,一抓一大把的人物,這個世界上有著天賦的人多著去了!」童川沉凝半響,並未立即回應趙野的話,反而開口問道。


聞言,趙野特意的看了童川一眼,臉上首次出現笑意,點了點頭,道:「你心思很慎密,不錯, [綜]我只想當個好廚師 ,也不是實力,而是當rì你面對地鱷獸實在的攻擊。」

童川一驚,沒有想到當rì和地鱷**戰的時候,這四位當家已經在旁觀看,而且也看到了他施展太極劍,當下心中一時間不知該如何。

在阿浩等人面前,童川能夠不用太過顧及的施展太極劍,但是在趙野等人面前又是另一回事了,阿浩不過是金身實力,只能在太極劍上感應到有恐怖的道韻,但是趙野等人卻不是元道,而是神虛強者,在他們眼中,太極劍恐怕不僅僅是有著恐怖道韻的劍招那麼簡單。

童川能夠肯定,太極劍有著他不知道的一面,這可是人王伏羲之作,又經過了無數年的淬鍊,一些有眼力的高手,一定能夠看出其中不凡之處。

「難道這趙野要抓我去,然後研究太極劍?」

到了這個時候,童川忍不住這般想,這裡可是地肺山啊,一個強盜土匪窩,這種事情很正常。

但是霎那間后便搖頭否定這個想法,首先,這趙野四然看上去並非是那種人,第二,若是趙野四人真有這個想法的話,恐怕早就動手,不會用這種詢問的口氣跟他商量加入一洞的事情。

「別猜了,其實你加入一洞對我們來說沒有太大關係,只不過我們老大是一個看重人才的人,若是知道一個不惑能顧抵擋住地鱷獸的全力一擊,恐怕他會親自前來找你,若是知道我們沒有跟你說這件事,恐怕我們骨頭都要散架!」小魚撇了撇嘴,道。

「我們對你當初施展的劍招雖然感興趣,不過也明白,那並未是你自己創造的劍招,其上的恐怖道韻就更不用說了,那種恐怖的道韻,根本就不是你一個不惑能夠擁有,在整個幻彩峰中,恐怕唯有峰主能夠擁有那種道韻,很明顯,你背後有高人,而你之所以能夠施展那種劍法和道韻,應該是你長期練劍的原因,或者說你對那劍法已經到爐火純青的地步,而其上的道韻,應該是被高人強行施加在你的劍法上,這種級別的道韻,根本就不是我們能夠觸碰的,就算是那些巔峰高手,也不遠觸碰,因為會影響到他們自身的道韻,所以你大可放心,除非的腦子被門夾過,不然沒有人會研究你的道韻的。」藍貝道。

聞言,趙野三人都是點頭,他們都並未元道實力,而是貨真價實的神虛高手,其眼光自然比阿浩高出無數倍,能夠看到這太極劍的更多。

何況一旦實力達到神虛之後,其自身所感悟的道也到了中期或者大成的地步,若此時再被其他道吸引的話,百害無一利。

童川眉頭一挑,藍貝所說的話他也不知真假,陷入沉思之中,能夠加入一洞,能夠和更強的人在一起,自然是一件好事,至於是否有弊端,他還在考慮。

半響之後,童川突然露出一個笑容,原本他就是一個通緝犯而已,能夠加入地肺山避難,也是極為幸運的事情,而此時有更大的靠山,他還有什麼資格挑剔。

「這事就怎麼定了!」 聞聽玉虛子的質問,蕭凡不在意的微微笑道:“你便是玉虛宮的玉虛子道人吧?即使是那紫星道君都是你的徒弟,未想到你竟然願意從九天下凡,來凡俗蹚渾水?”


一語道出玉虛子身份,衆人皆然都是微微一愣,紫星道君是九天巔峯的強者,那麼這位玉虛子作爲他的師父,豈不就是通天強者?

被點破身份,玉虛子似乎並不在意,只見他微微一笑,一擺拂塵喚過一朵浮雲坐下,道:“沒想到道友竟然識破了在下身份,但是道友卻是一直都沒有提及你的身份,可否告知呢?”

雖然作爲通天層次的強者,但是玉虛子卻並沒有把握能夠對付蕭凡,在天地規則的束縛之下,強者的實力,都被壓制在不滅巔峯,但是從蕭凡剛纔清淡描寫間破掉四大高手的攻擊,頓時就讓這位玉虛子道人心裏沒底了。

“哈哈,若要說起來,在下與你玉虛宮還是有着深仇大恨的,我曾經擊殺鐵木而被紫星追殺,但是紫星那廝卻是殺了我之養父養母,難道玉虛子道人要跟在下談些什麼嗎?”看似談笑風生,但是在蕭凡的身上卻是明顯的涌出了一股子殺意!

“你就是蕭凡?!”對面四人臉色一變,即使是以前認識蕭凡的呂蒙和無相和尚兩人剛開始都沒認出來。

六重眼瞳望向呂蒙,蕭凡笑道:“多年不見,你的修爲愈加精深,已非往日可比,人傑戰魂煉化了幾分?”

望着蕭凡那對六重眼瞳,呂蒙總感覺有一種全身上下的一切都被蕭凡看透的感覺,暗暗默唸心訣,呂蒙強裝着鎮靜道:“哈哈,多年不見,蕭兄弟你的境界,更是讓呂某望塵莫及啊。”

呂蒙的話語並非是在恭維,而是事實,僅憑方纔的一次試探,便能夠看出來,即使是十數年之後融合了人傑戰魂的他,依舊不是蕭凡的對手。

他進步的快,蕭凡突破的速度比他更快!

“呵呵,無妨無妨,遙想當年,你我之間還齊心合力共度難關,莫非呂兄弟今日要與蕭某兵戎相見嗎?”蕭凡謙遜一笑,便道出了自己的意思。

如此一言,卻是將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向呂蒙,不管呂蒙如何選擇,他都要得罪一方,那玉虛子更是直接說道:“如若我們四人齊心合力,想要擊殺蕭凡可以說是輕而易舉,而且他蕭凡就一個人,而我們的背後是神州浩土的四大勢力,呂蒙你可要三思啊!”

玉虛子這麼一說,呂蒙的臉色緊接着就是一變,轉眼向另外兩人望去,那無相和尚就好像什麼都不在乎似的高呼了一聲佛號,而戰巫大歿更是雙手抱着大劍置身事外。神州四大勢力之中,巫妖兩族的勢力最小,實力的中流砥柱主要還是戰巫一族,對於聯盟中的任何決議,巫妖兩族幾乎都很少發表意見。

“玉虛子道長還是不要危言聳聽的好,我呂蒙既然繼承了先人的不滅戰魂,同時也秉承了人傑性情,在下曾經與蕭凡一同面對過生死大戰,今日便暫且離去,兩不想幫就是了。”話音一落,呂蒙很有深意的看了蕭凡一眼後,便騰空而去,漸漸消失在天際。

“呵呵。”看到呂蒙走後,蕭凡不禁笑道:“玉虛子道長,神州四大勢力聯盟,似乎也並非鐵板一塊,以上古人傑的秉性,又豈會受到你的蠱惑?”

一語言罷,看也不看玉虛子陰晴不定的臉色,轉而望向戰巫大歿和無相和尚,道:“你們二人代表了巫妖莽山和須彌佛山,也要與我蕭凡爲敵嗎?”

“阿彌陀佛,蕭施主天縱奇才,貧僧很是佩服。只可惜,施主只是自己一個人,又怎麼可能是我們的對手?即使是我等不敵,後面還有着無數前輩,萬萬弟子。但是,只要蕭施主將普度衆生金鉢還給靈山,貧僧今日就此離去,如何?”無相和尚這回卻是沒有擺出佛門那假慈悲的形象,說起話來,也很是實在。

“巫祖說都天魔幡在你手上,你將都天魔幡還給我,一切恩怨就此揭過,巫族定然不會與你爲敵。”戰巫大歿如此說道,卻是讓蕭凡突然明白了,佛門和巫族背後的老傢伙都已經知道法寶落在了自己的手中。

略微沉思,蕭凡知道,如若不將寶貝還出去,就會徹底與三大勢力對峙,那樣的話,只會讓‘六道蒼穹’面臨更大的困境。

“我之神通不在意法寶,既然兩位如此一說,看來也是經過了上面的授意,我已經將兩件法寶上面的烙印抹去,就物歸原主好了。”說話之間,蕭凡一擺袖袍,一金一黑兩道光華分別飛向無相和尚和戰巫大歿。

兩人不疑有他,直接將寶貝放到自己的空間之中,對着臉色陰沉的玉虛子歉意的拱了拱手後,便騰空而去離開了。

茫茫滄海的虛空之上,此時便只剩下了蕭凡和玉虛子兩人,待到呂蒙,無相和尚,戰巫大歿都離去之後,那玉虛子陰沉的老臉卻是突然平靜了下來。

略微泛白的長髮隨風飛舞,玉虛子盤膝而坐的身影這一刻突然顯得沉靜的有些詭異,眼神淡漠的望着蕭凡,道:“你以爲他們三個後輩走了之後,我就奈何不了你嗎?”

與玉虛子盤膝對坐,蕭凡的手中顯現而出一張青色的大印,緩緩道:“玉虛子道長既然是紫星道君之師,想必境界早已登峯造極,窺視到了那通天祕境,蕭凡又豈會沒有半點準備?”

看到蕭凡那淡然的表情,玉虛子眼神微微一冷,看了一眼蕭凡手中的青色大印,道:“看來你跟黑暗教皇交手一次後猜測到了一切事情吧,我那玄機子徒孫也是你所殺,翻天印也是從他那裏奪走的吧?”

蕭凡不在意的點了點頭,道:“摩天崖的爭鬥之中,所有人,只有我和呂蒙活了下來,我得到了全篇《潛龍訣》,呂蒙得到了人傑不滅戰魂。”

“呵呵,你說的這些都不是祕密,雖然我們進不去,但是裏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還是略微知道一些的。你是束手就擒,還是要我動手?”

搖了搖頭,蕭凡笑着開口道:“很希望能夠與玉虛子道長一戰,也好印證我之前領悟的諸多妙法。”

“如你所願!”

話音未落,盤膝而坐的玉虛子一擺手中拂塵,剎那間,藍色雲空完全被墨雲籠罩,那口碧藍色的飛劍直入蒼穹,沒入雲端!

嘩啦啦….. 下雨了。

“好,好,好!好一個談笑間,翻手爲雲,覆手爲雨!”在玉虛子一擺拂塵的瞬間,他的手恰好就是一個翻手,緊接着便墨雲涌動,天降大雨,這已經是道術修煉到至高境界,對天地規則掌控到極致的體現!

“風從龍!”僅僅三個字從蕭凡的口中迸出,一條近千丈張牙舞爪的紫金九爪神龍王騰空而起,一陣呼嘯的狂風毫無徵兆的吹來,直將漫天的墨雲吹散,一直將墨雲刮到了遙遙天際!

風將墨雲吹走,天空再次恢復了光亮,緩緩伸手,蕭凡似乎想要抓住那一抹光亮,道:“玉虛子道長,我這一招神龍御風如何?”

玉虛子冷冷一哼,眉頭微皺,道:“你修煉的是什麼功法?潛龍訣雖然玄妙異常,但是以你如今境界,應該也不可能達到與我叫板的程度。”

蕭凡嘴角始終掛着那絲淡漠的笑意,也不回答他,只是隨手將翻天神印拋出,化作千丈遮天,轟然落向玉虛子!

“哼!八卦升四相,四相匯兩儀,兩儀成太極!無量道尊,赦!”隨着玉虛子箴言念動八個紫金色的大字從背後升空而起,正是象徵着天,地,風,雷,水,火,山,澤的乾、坤、震、巽、坎、離、艮、兌八卦!

由八卦匯聚四相,再由四相融合爲兩儀,最後成就混沌太極,蕭凡那一對六重眼瞳的眸子將這一切盡收眼底,六大元神不停的演算之下,也就明白了這些道理,這等於是將混沌演化萬物的規則給逆轉過來的一種神通!

單手虛空一抓,天地變色,無盡元力盡數涌向蕭凡手中,以五行爲基礎,五個手指上,分別凝聚了一顆光球,分別是白色庚金,青色乙木,藍色弱水,紅色離火,黃色厚土精華!

五色光球被蕭凡甩手間拋入空中,在神唸的引導下虛空排演混沌五行大陣,直接將玉虛子的八卦真意化成的八個字圍困在陣中!

“哦?好玄妙的大陣,但是你以爲這樣就可以困住我的八卦真意嗎?乾坤轉,陰陽亂,四相頂天!”隨着玉虛子念道,那乾、坤、震、巽、坎、離、艮、兌、八字兩兩結合,最後竟然凝聚而成四位身穿青色道袍的道人,道袍之中,分別印着名號,分別是太陰,太陽,少陰,少陽!

四位代表着道之四相的化身手聯手將力量凝聚在一起後,化成了陰陽兩儀,一個陰陽兩道能量交融的太極圖輪硬生生的抵擋住了大陣的壓迫,更是有着將混沌五行大陣破碎的趨勢!

“你是逆轉陰陽,便讓你看看至極混沌之玄妙!混沌生太極,太極化兩極!看看是你兩儀強,還是我的兩極更勝一籌!”大手虛空對着大陣一拍,一道渾厚的元力頓時注入大陣,將陣勢控制住,隨後大陣之中無窮無盡的五行能量凝聚而成的一團混沌之氣漸漸分解,化成了與陰陽兩儀圖一般大小的陰陽兩極圖!

咔嚓!大陣破碎,以整個大陣力量凝聚而成的陰陽兩極圖轟然與四相手中舉着的陰陽兩儀圖轟然撞擊在當空! 聽聞童川原因加入一洞,小魚四人雖然面sè沒有太大變化,但是心中還是鬆了一口氣,若是童川拒絕的話,恐怕到時候大當家那裡也不是那麼好說話的。

而耗子等人卻是相反,神sè上多少有些落寞,雖然童川加入九洞不過十餘天,但是上次對戰地鱷獸的時候,就讓耗子等人將他徹底當作了九洞之人。

雖然一洞和九洞都屬於地肺山,但是卻有著很大的差別,一洞,那可是地肺山jīng英才能夠進入的地方,也代表著相互之間的距離。

就算是阿浩也是如此,他雖說是九洞洞主,也是九當家,在一洞之中也有一席之地,但是讓他更加在意的還是九洞,童川能夠留在九洞之中的話,當然是最好。

不過阿浩也明白,若真讓童川留在九洞之中的話,對於他也是一種耽誤,進入一洞,修鍊上能夠得到大當家的指點,修鍊速度也會突飛猛進。

「沒有想到我們才做了十餘rì的兄弟而已,你就要去一洞了,以後想要見面也困難了!」耗子低嘆道。

「哈哈,耗子今天怎麼也多愁善感了?副洞主要去一洞,我們應該替他高興才是,副洞主若真留在這裡,也會被我們耽擱!」刀子大笑道。

「我們還是期待副洞主在一洞之中實力突飛猛進,以後帶著我們在西域闖蕩出一番威名啊!」碧山道。

「說得對!哈哈!」其他人附和道。

望著在九洞之中有著不凡地位的耗子幾人,那些幾天前沒有和童川一起外出的人都不知是怎麼回事,雖然得知了一些情況,但是還是不知當rì面對地鱷獸到底發生了什麼,也不明白,這才短短几rì時間而已,這才加入的副洞主就如此受耗子等人對待。

不過他們也從剛才趙野四人的話中聽出了一些東西,似乎這位副洞主的實力不凡,而從阿浩的話中意思來看,似乎當rì地鱷獸的身死,也和童川有莫大的關係。

「哈哈,既然知道我要加入一洞,還不上好酒好菜!」

童川大笑,從耗子和碧山的聲音中,他能夠感覺到不舍的情緒,當下心中也是感動,幾rì時間便能夠和耗子等人處到如此關係,這便是強盜土匪的好處,在他們面前,不管你是什麼人,只要你對他好,他便對你好。

「或許這便是強盜土匪的兄弟觀念!」

盛似舊愛 ,強盜土匪就是如此直接,沒有勾心鬥角,也沒有人心的難測。

好酒好菜端上,或許被耗子等人的話語感染,趙野四人也是加入,大碗喝酒,大塊吃肉,一時間,整個山洞之中全是肆無忌憚的笑聲。

夜,在這個略顯cháo濕的山洞之中,地面上全是喝醉的漢子,呼嚕聲不斷,雖然都是修仙者,酒對他們來說已經不會醉人,不過卻沒有人會用元氣抵禦酒jīng的醉。

一夜時間過去,當次rì的太陽再度升起的時候,童川等人已經將昨夜的醉意排出體外,此時的他正在和耗子等人道別。

「副洞主,有空常回來看看!」耗子道。

「哈哈,幹嘛婆婆媽媽的,雖然不在一起,不過我們還是兄弟不是么,雖然我年紀比你們小了很多,可這沒有什麼影響吧!哈哈!」童川大笑道。

說完這句話,童川轉身向山頂行去,對阿浩等人揮手。

「副洞主,等實力強大了,我們還一起去打獵!」碧山大聲道。

童川腳步一頓,旋即又若無其事的繼續向前行去,懶散的聲音傳來。

「想要和我***獵,就要好好修鍊哦,下次我還指望你們救我呢!」聲音徐徐飄來,聞言,碧山等人都露出笑容,重重點頭。

望著漸漸遠去的五道身影,望著其中那道消瘦身影,阿浩輕笑道:「這一次似乎交到一個不錯的兄弟呢,不過話又說回來,和這兄弟之間的年紀也相差有些大了吧!」

「大哥,副洞主不是說了么,兄弟嘛,年紀不是問題!」

「或許再見到副洞主的時候,恐怕他的實力已經甩我老遠了吧,我能夠感覺到。」

「真是丟臉,和新來的副洞主一起外出打獵,居然讓他來救我們,不過下一次可不會這樣了!」

聞言,阿浩輕笑。

不斷向山頂行去,雖然傷勢並未完全恢復,但是也不得不說東山的醫療手段高明,受到地鱷獸的全力一擊,如此嚴重的傷勢,僅僅四天時間便能夠行動自如了。

昨rì醒來的時候,還全身疼痛,但是今rì又經過東山的治療后,雖然偶爾身上還是會傳來疼痛感,但是已經不那麼明顯了,也讓童川對這個有著書生氣質的東山另眼相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