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讞教?」不過,因同慧之事存疑在前,這個結論倒也沒出燕祁雲所料,「真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

地主附和:「可不是嘛,一百多年裏傳了好幾次覆滅,最後又死灰復燃了。十七年前,我清楚記得讞教又『覆滅』了一次,說是捉到了當時的教主,還被處死了……但又有什麼用呢?這種東西嘛,只要有人愚昧,就還是會有信眾的。」

「越國一向嚴禁各類歪門邪道的教派,若小鳳說的屬實,韓家這倒確實是欺君的大罪,」燕祁雲稍稍沉下心,「那她找到了什麼證據?是否屬實?」

「她說,是一個人證……」

……

「銀珠。」她喚了一聲。

小鳳來到井前,銀珠的衣服還沒洗完。大娘子給她的臟衣服太多了,不僅如此,其他得寵的丫鬟也欺負她,要她幫忙把衣服一併洗了。

銀珠的衣服,怎麼也洗不完。

銀珠抬起頭,認出了她:「姑娘,是你啊……」

她的笑容淡淡的,很好看,令小鳳想起了宮中那個待她挺好的皇後葉氏。可惜,葉氏自盡了,這世上也不會再有第二個葉氏。

小鳳裝作四顧:「我聽到有人哭,所以過來,結果看到了你。」

銀珠下意識地摸了摸臉頰,並沒有淚珠子留着,才鬆了口氣:「姑娘說笑了,我並沒有哭啊。」

「哦,也對,你看起來並沒有哭,」小鳳便蹲到她身旁,「奇怪,我剛聽着,怎麼像是哭聲呢?」

銀珠因她的話,回頭看了下身後的井,不由打起冷戰。

「姑娘,你可不要嚇我,這裏哪有人哭……」

「嗯……那或許就是貓叫吧,冬天到了,貓就開始叫喚了,」小鳳從鼓鼓囊囊的衣服里揪出一個貓頭,「是不是,小頭?」

小貓頭「喵」了一聲,這是只花色普通的狸花貓,毛茸茸,軟萌萌,大部分女孩子喜歡貓,銀珠也不例外。

「啊,這是四娘養的貓咪,」她伸手摸摸貓頭,「它的名字叫咪咪,哪裏叫小頭。」

小鳳的執拗勁兒又上來了:「天底下的貓都叫咪咪,多俗氣啊,我偏要叫它小頭,顯得我特立獨行!若四娘不樂意,讓她來和我辯,她必定辯不過我。」

提及四娘,銀珠一顫:「四娘她……」

小鳳察覺到她的異樣:「四娘她?她怎麼了?」

「沒什麼,」銀珠迅速岔開了話題,又恢復了那種淡淡的神情,「姑娘,你真是個有趣的人。」

小鳳挑起眉:「我還是第一次被人稱作『有趣』,姑娘,你也很有意思。」

「我不是什麼有意思的人,只是個奴婢。」銀珠用力搓揉衣服,不想繼續搭話。

——呵,你不想說話,我非要激你說!

小鳳接茬:「奴婢又怎麼了?我以前也被罰當過一陣奴婢,洗衣服什麼的,我也在行,我來幫你!」

她作勢要搶銀珠的衣服來洗,銀珠嚇得將濕衣服緊緊護在懷裏。

「你是客,你怎麼能做這種事,我來,還是我來吧!」她嘴唇輕顫,看向四周猶如驚弓之鳥,「若是少爺看見了,我又要受罰了。」

「怎麼,他經常罰你的么?」

銀珠不想再多言:「姑娘,多謝你一番好意,但是這些事是我們下人做的,你就不要插手了。」

小鳳終於直起身:「好,我明白了,這家宅尊卑有別,我不干涉你的事。但……我這個人若是想交朋友,可從不遵循尊卑禮數。」

「姑娘,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銀珠,」她作出一張笑臉來,「我想跟你交個朋友,好么?」 給蠢得快要不可救藥的隊員搶救了一下,並盡量勸阻了對方想要痛快了結自己然後愉快跑屍的想法后,劉逸飛覺得自己已經盡到了作為臨時隊長的責任,轉而想和使命必達商量有關副本的事。

只是一扭頭,卻差點被一旁興奮得面孔都快扭曲的使命必達的模樣嚇一跳!不知道的還以為這位哥們兒要變異了呢。

「我靠~大白天的你幹嘛?鬼上身啊?」

「論壇……論壇快被咱們的動靜鬧炸了!」使命必達瞪着眼、齜著牙,一副不知是哭還是笑的鬼樣子說道。

「論壇?」得了對方的提示,劉逸飛下意識切出來內置論壇一看……好么~看樣子是真的快炸了……

從劉逸飛他們打通普通難度、系統發出公告到現在,攏共也沒過去多久,但論壇上已經被有關副本的話題屠版了。

很顯然,正如劉逸飛料想的那樣,熱愛刷刷刷的玩家有的是,眼下他們的激情就已經被點爆了~

而狂龍工作室選擇的爆料時機也不錯,一次投入十多名水軍很快就在論壇上把消息傳開了,而後其他玩家更是一傳十十傳百,漸漸的還在論壇上討論的人群就出現了明顯的變化——埃拉西亞的玩家都不見了!

他們在幹嘛自然不難猜,十有八九正一個個順着狂龍工作室發佈的「路線地圖」往這裏趕呢,只怕不用多久這處小小的廢棄礦點就會像上周的斯坦德威克一樣熱鬧起來……甚至因為這裏地方小,只怕人群會密集得跟螞蟻窩一樣!

埃拉西亞的玩家是開心了,只是這一下卻苦了其他七大陣營的玩家。

憑什麼就你們那出副本了?我們也想刷刷刷啊!怎麼還帶陣營歧視的么?

加上埃拉西亞的玩家絕大部分已經主動放棄陣地了,論壇上的風向一下變得詭異起來,其他陣營的玩家紛紛化身檸檬精,說什麼的都有,甚至有人已經去聯繫客服抗議了……

使命必達之所以這麼興奮,自然是因為預見到了「一大波潛在客戶」正在趕來,甚至距離第一批人員入場的時間都不遠了。

但他同時也有點擔心……雖然計劃中已經預估了眼下的形式,但那畢竟是數以萬計的玩家大軍,其中還混雜了無數勢力的牛鬼蛇神,更是不乏狂龍的對手,天曉得到時候究竟會發生些什麼事。

而劉逸飛顯然是看出了使命必達暗藏在興奮外表下的擔憂,拍了拍他肩膀道:「別太擔心,只要弄清楚自身的定位,這場浪潮不會淹沒我們的~

咱們的實力還弱,這時候強硬的以管理者的身份面對其他人只會遭到所有人的對抗,相反,以服務員、引導者的身份面對大家就很容易被接受了,而人是習慣性動物,有些想法一旦接受了,很快大家就會習慣的~

把控好副本介紹、材料回收和裝備維修的活計,只要這些生意不被搶走,並向所有人表明咱們服務者的身份,其他人怎麼鬧我們都能作壁上觀。

哪怕有人想搶地盤稱老大都無所謂,我們只要不出頭,他們就是和數以萬計的玩家群體作對,到時候自然有人收拾他們。

倒是往返拉人拉貨的貨車要小心保護好,我始終覺得那是一處薄弱點,畢竟為了提高效率,馬車不會慢慢走等隨行保護人員,如果有你們的競爭對手惡意在半路上埋伏的話……」

聽到劉逸飛主動提到這一點,使命必達也有些無奈道:「沒辦法,我們暫時也沒想到太好的保護方案,只能是讓駕車的人小心一點了,萬一發現了什麼不對的盡量保護馬車……」

二人又商量了一陣,確定了一些經營副本計劃的細節后,劉逸飛就當先離開了~

他之前就決定了,來副本里探探虛實,摸清楚噩夢難度的大概難度上限,然後就繼續自己的鍛煉計劃。畢竟副本里是不計算鍛煉效果的,如果不是為了材料、裝備什麼的話,其實純打副本攢經驗升級的效率都不算太高,主要狼穴這個副本太大了、地形複雜、而且沒什麼精英和BOSS,刷怪效率並不高。

雖說豺狼人的存在讓精英難度、噩夢難度的副本攻略難度飆升到了眼下暫時無解的程度,不過劉逸飛反倒是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

過不了精英,就沒玩家有能力去噩夢裏送死喂怪物了,能大大延緩副本暴動的時間……但相對的,日後一旦出事,那些衝出副本的豺狼人精英的實力只怕也會大幅提高,就是不知道到時候究竟能不能抗住了……

心裏想着這些有的沒的,劉逸飛又回到了先前選定的練級地,開始枯燥的鍛煉過程……

時間一晃又過去了兩天,轉眼又到了周六要開新一期戰役了。

這兩天對於埃拉西亞的大部分玩家而言無異於一場狂歡~

一個幾乎是從天而降的「狼穴」副本成了所有人爭相討論的熱門話題,而作為副本的「主人」,狂龍工作室更是在整個《英雄無敵之戰爭世界》的玩家群體中大大的露了一回臉!

副本門口高高掛着的|「狂龍工作室的噩夢狼穴」的名字,連同那天藍色旋渦狀副本大門的照片、視頻在論壇上都快被人發爛了,搞得其他陣營哪怕是無法親臨現場的玩家也早就將這一切模樣深深的刻在了腦海里——因為饞啊……

論壇上的埃拉西亞分區甚至被諸多好事的玩家們自發組建了競速樓,比的就是大家通關副本的時間——當然了,只能是普通難度的,到目前為止,兩天來還未有人能打通精英難度的~

雖然精英副本的難度賊大,但相比戰役那種難以上手的、讓人不知該從何下手的全方位艱難,這裏只是戰鬥難度大,而且玩家們本來就是喜歡戰鬥的,PVE推副本什麼的不要太有意思,又怎麼會嫌棄呢?

雖然這兩天裏也已經有人察覺到,打副本練級的效率好像不高,而且給的材料也比較一般,但這裏依舊聚集著整個埃拉西亞境內絕大部分的玩家,可以說是目前整個遊戲里人氣最高的地方!人流量甚至比各大陣營的王城還要誇張…… 興許是因為早睡的緣故,第二天醒來的顧北言第一感覺就是昨晚的睡眠質量非常的好,她好像好久都沒有這麼好的睡過一覺了。

手機屏幕在旁邊亮了起來,是韓歲宵發的信息。

上面只有短短三個字。

歲:快起床。

顧言北關了手機起身穿衣洗漱,等一切都弄好后才不緊不慢地給韓歲宵回消息,「我已經起來了。」

韓歲宵回消息的速度挺快,可能是拿着手機在等,幾乎是秒回。

歲:開門,我在門外。

歲:給你帶了早餐。

顧言北按照信息上說的打開了門,果不其然看見韓歲宵渾身裹挾著清晨的霧氣站在門外,手裏還拎着一袋包子和兩杯豆漿。

他站在門扉處平視一切,包子揚起的霧氣沾濕了衣角,襯的眼前人分外溫柔。

「你……幾點起的?」顧言北記得自己起的時候是6:10分,而韓歲宵還有時間買了個早餐,看來起的更早。

韓歲宵看着一副弱不禁風的模樣,她真怕他起太早沒睡夠,到時候風一吹就跑了。

「6點。」韓歲宵不經意地應着,也不覺得生分,繞過顧言北徑直走到廚房。

「先吃早餐。」

「哇!」顧言北從袋子裏拿了個包子,咬一口后發現這好像是她很喜歡的陳記包子。

而陳記包子要很早起來去預約,且每日限量,要說韓歲宵是6點起床去買的,她不信。

「說實話,這包子是不是你很早起來去買的?」顧言北盡量讓自己質問的語氣變得兇巴巴的,「下次你想吃前一天提醒我,我起來幫你買,你不準再起這麼早了!」

韓歲宵無辜地眨眨眼,「你還不讓人早起啊,不是說一日之計在於晨?」

「一日之計在於晨,那一日之中最重要的事是什麼,是睡覺啊!身體是革命的本錢,你最佳睡眠時長達到了嗎?多睡會身體才能健康,聽我的,以後早晨多睡會。」顧言北一本正經睜着眼睛瞎扯,還覺得自己講的合情合理。

居然還有點道理。韓歲宵心想,真是敗給這小丫頭了。

「沒騙你,我就是6點起的,沒早起。」韓歲宵咬了口包子,繼續說,「曾經幫過陳記老闆娘一個小忙,所以我去買包子,不用預約。」

這話不假,還記得之前大清早有個醉漢估計是宿醉,跑過來鬧事,剛好韓歲宵早晨起得早出來買早餐,碰見了,幫忙解決了這麻煩。

老闆娘為了表示感謝,當場決定以後韓歲宵來買包子不用排隊預約。

還有,我其實並不是很喜歡吃這家的包子,只是因為你喜歡才會去買。

心裏的那句話韓歲宵沒打算說出口,像嚼麥片那樣將詞句生生敲碎,再咽進肚裏。

「可以啊韓歲歲,你好棒呀我喜歡你呀!」顧言北給他豎起大拇指,拿着包子繼續啃了起來,邊啃邊想韓歲宵這樣以後買包子豈不是很方便?以後豈不是天天都能吃到陳記的包子了?

針不戳啊針不戳。

「別吃那麼急,沒人跟你搶。」韓歲宵嘆了口氣,將豆漿推到顧北面前。

顧言北一口肉包子一口豆漿吃得十分歡快。

相比起她豪邁的吃相,韓歲宵的吃相可以說是很斯文了,就連吃個包子都能那麼優雅,喉結隨着吞咽的動作滾動,彷彿他吃的不是包子,而是米其林精緻的西餐。

顧言北比韓歲宵更早吃完,先去卧室收拾書包去了,由於是開學第一天還沒分發課本,沒什麼要帶的,她就收拾了本筆記本和幾根筆進去。

韓歲宵就帶了個小包,顧北嚴重懷疑他那個小小的挎包裝不上幾本書。

走在路上,因為韓歲宵的緣故,顧北感覺回頭率都高了不少。

做帥哥真好啊,你這要站着,哪怕什麼事都不做就會有大批大批的人毫無理由地喜歡你。

顧北鬱悶地開口,「下次不跟你一起走了,你瞧瞧你,吸引了多少目光,可惡啊我也想被漂亮妹妹和姐姐注意。」

韓歲宵淡淡瞟了她一眼,「又不一定都是在看我,說不準是在看你。」

「害呀,怎麼可能。」顧北聳肩,對此觀點嗤之以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