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弟、三弟、小妹,咱們出去轉一轉。」

正在四處參觀的三人跟著封默一起出去了。

金魔獸轉了一圈回來,臭著一張臉,「尊主,他們只打掃了一個院子,而且就連這裡的廂房都沒有打掃。」

「無妨,我們擠一擠就是了,就一個晚上,屋子這麼大,睡的下。」

封離月等了一個多時辰,丹林才回來,高大頎長的身形逆光而來,清冷的面容上看不出情緒。

「護法,情況如何?」封離月未等丹林坐下就開口問。

丹林搖搖頭,坐到旁邊的榻子上,「那些人嘴嚴的很,只看得出來他們見到鳳族被放出來,特別的高興,有一個將領說漏了嘴,說,這下可解了燃眉之急了。我想神界情況並不容樂觀。冥界一下子派出幾十萬惡鬼,對神界造成的壓力很大。鳳族被收進煉妖壺時是兩萬一千多人,放出來的時候多了一萬一千多的鳳凰,他們在裡面可沒閑著。」 封離月淡淡一笑,「忙著造人,倒也是個消遣的好活動。這下天帝該更高興了,說不定還會從裡面挑一個天後出來。」

丹林端起剛剛遞過來的茶杯,停在嘴邊,「我看那群新出生鳳凰裡面,有一個少年靈力十分高強,年紀跟三殿下差不多,能幫神界扭轉戰局也說不定。」

「光有靈力還不行,還要有運籌帷幄的本事才行啊。不過……」封離月笑的燦爛,看向丹林,「你也不用擔心,南楓說天帝多疑,一個初出茅廬的小子不一定會委以重任。」

帶球媽咪你不乖 鐫刻俊顏的丹林,目光深邃銳利,看著越發睿智的封離月,片刻失神,「不錯,天帝多疑,四千多年了,還沒有找到一個像樣的統帥,確實有些心胸不夠寬廣。譬如那個弘古,在凡間就立下戰功無數,在神界若能好好提攜,也是一個好的將領,不輸封離戰。可惜……」

天宮的陽光亮的晃眼,斜陽透過窗子照射進來,封離月半眯著眼睛,悠悠吐出幾句話,「我們魔界沒有陽光,終日陰沉,我竟也住了幾千年。」

丹林扭頭看著身後的陽光,「天宮有陽光普照,也有陰冷黑暗。」

封離月突然轉換話題,「沒有見到青鸞?」

「沒有。」

封離月安慰似的笑容凝視丹林,「鳳族被放出,這麼大的消息,青鸞一定會聽到,還有默默已經帶著他們三個出去晃悠了,青鸞一定知道我們來了,會來的。」

丹林微微低頭避開封離月看穿心思的眼神,「我們放了這麼大的誘餌,魚兒會咬鉤的。」

封離月捕捉到丹林躲閃的眼神,心裡暗笑,不禁想起凡間時和丹疏影一起去桃花谷,撞到他和花襲相擁在一起的畫面。

高冷的人很容易害羞?

也不知道丹林和青鸞在一起會不會這麼高冷?想到這裡封離月輕輕一笑,引來丹林側目,「你笑什麼?」

封離月看了看旁邊的水魔獸和火魔獸,「你們下去吧。」

兩人走出去了,封離月才開口,「師父既然喜歡青鸞,不如對人家熱情一點,或者有所表示,免得人家心灰意冷,對你退避三舍。」

沉靜的丹林動了動唇,沒有說話。

「人家雖然喜歡你,若是長長久久的得不到回應,也是會傷心的,會將那顆心層層包裹起來,你的回應無需太多,就像魚兒有誘餌才會咬鉤一樣。」

丹林依舊半天沒有反應,就像沒有聽到一般。

肯定是他不好意思,封離月不厭其煩的繼續說:「女孩子是需要哄的,就像我,只要南楓兩句甜言蜜語,哪怕他什麼都沒做,我就屁顛屁顛的給他捏肩捶背。」

丹林眼皮抬了抬,手裡捏著茶杯來回的轉。

看來有點心動了,不如來點葷一點的,「前幾日那個元丑,就是南楓啊,他來了,把屋裡的人都攆出去,就是說了幾句想我之類的話,就在紫宸殿里抱了抱我,連面具都不讓我摘。我就費了這麼大心思給他到這裡幫忙來了。所以說,對青鸞,你不需要做太多,抱一抱啊,親一下,她就會上趕著找你了。」封離月小心的看了丹林一眼,「這不用我教吧,您也快二十萬歲的人了,還有那麼大一個女兒。」

丹林一記眼神瞪了過來,封離月感覺抿上嘴,過了一會兒壯著膽子繼續說,「在凡間我還和師兄說過你是撩妹高手呢,怎麼回了魔界就放不開手腳了呢?」

封離月握起拳頭震了震手臂,「加油,我看好你。」

還是沒反應,封離月乾脆離開座位,挨著丹林坐下,抓起他的手臂搖晃,「師父,你到底聽進去沒有?」

丹林清冷的俊顏終於露出笑容,朝她瞥了過去,「聽到了。都是四個孩子的母親了,還這麼撒嬌。」

封離月憨憨一笑,頭靠在丹林肩膀上,「我真不敢想象要是沒有你和伏辰哥哥,這麼大一個魔界,這麼多居心叵測的大臣我怎麼玩得轉。」

丹林側頭寵溺的看著封離月仰著的小臉,「我們倆真的有這麼重要嗎?」

「那當然,沒有你們倆,我估計早被那些人給算計死了。」封離月正靠的舒服,門外響起了封默的聲音,「你們怎麼在外面,誰在裡面?」

封離月抬起頭離開丹林的肩膀,聳聳肩,「我還是坐回去吧。」

丹林重重點頭,讓幾個孩子看到兩人這麼親近可不好,「嗯」

「母親」封琪沒那麼多講究,推門而去,興沖沖的坐到封離月身邊,「母親,你猜我遇到誰了?」

封默對於封琪毫無顧忌的闖入很抱歉,「母親,都是我沒有看好小妹,讓她闖了進來,沒打擾……」

封離月微微一怔,封默到底年歲長一些,知道進退,「該說的都說完了,護法差事辦的很好,你的事情都辦妥了?」

冷婚暖愛,契約總裁太傲嬌 「嗯,依照昨晚商議好的,都辦妥了。一會兒青鸞姑姑和四伯都會過來。」

昨晚封離月晚飯後思索了一個時辰,讓金魔獸給丹林和伏辰傳話過後,又覺得應該做點什麼,又叫了封默、封銘和丹林、伏辰過來,五人商議到後半夜,才有了這個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的計劃。

「默默,看到那把劍了嗎?」封離月扭頭看著右側不遠處架子上的一把劍。

「看到了。」封默順著封離月的視線看過去。

「你父親說過,那把劍他很喜歡,想送給你,你拿著吧。」封離月剛剛說完,封默就奔著那把劍去了。

封銘覺得很不公平,湊到封離月身邊叫屈,「母親,不能這麼偏心啊。」

封離月無奈搖搖頭,幸虧早有準備,伸出一根手指頭戳他的頭,「你這孩子一把劍而已。」

封銘頓覺冤枉,他並沒有跟大哥搶東西的意思,「母親,我不是這個意思,我說的是父親偏心,怎麼想著大哥,不想著我,是不是把我忘了?」

「你父親說了,他征戰沙場四萬年,戰利品很多,而且有很多都沒有上繳,都在後面一個叫藩籬院子里,那個院子被他當做庫房了,你們幾個都去看看吧,不許拿太多。」封離月一抬手,手裡多了一串鑰匙,封銘拿過鑰匙跟著三人出去了。 傍晚時分,青鸞終於來了,還未進門一聲清脆的「魔尊嫂嫂」就先入了封離月的耳朵。

青鸞腳步輕快的繞過屏風,第一眼便看到坐在一旁的丹林,腳下一滯,緊張的攥著雙手,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福了福身,「見過護法。」

丹林平靜的心裡掀起一絲漣漪,微微一笑,「好久不見。」

丹林的笑容撩撥的青鸞更加局促不安,一時竟忘了回話,獃獃的看著丹林,丹林只好站起身來,指著身旁的座位,「坐吧。」

「哦」青鸞終於傻乎乎的反應過來,抬腳邁上台階,慌亂中被台階邊緣絆了一下,身子向前傾去,丹林跨出一步,長臂一伸就接住了她,溫熱的鼻息噴到青鸞耳朵上,「小心。」

青鸞觸電般的身子一僵,撲到了丹林湊過來的半幅懷中,淡淡的梅花香鑽入鼻息,一張俏臉都紅到了耳根,「謝,謝護法。」

封離月好似什麼都沒看見似的,自顧自的倒茶喝茶,直到青鸞窘迫的坐到位子上,才放下手裡的茶杯。

水魔獸進來給青鸞斟了茶又出去。

青鸞理了理慌亂緊張的情緒,好一會兒才開口,「魔尊嫂嫂四千年不來天宮,今日緣何來了?」

封離月朝著青鸞看過去,俏臉依舊紅彤彤的,「你哥哥有了消息,快要回來了,特來告訴你一聲,不可告訴他人。」

青鸞興奮的向前探了探身子,雙手扶著桌案的邊緣,「找到了?」

「嗯,多虧護法找到了你哥哥的肉身,現在元神也有了下落,你有空就去我那裡看看吧。」封離月邀請青鸞去魔界的理由再正常不過了,由她出門邀請,省得丹林出言邀請尷尬。

「好,我過幾日就去。」

窗外照進來一抹斜陽,淡紅色的煙霞煞是好看,「聽說天宮的晚霞很美,我在這裡憋悶了半天,想出去看一看,護法,你陪青鸞公主說會話吧。」

丹林淡淡的應了聲「好。」

封離月不緊不慢的站起來,出了門,留下木魔獸守在外面,吩咐了護法不喊人,不許放人進去。

青鸞半垂著眼眸看著眼前的茶杯,一雙手手心裡一層細密的汗,扶在膝蓋上來回揉搓。

丹林扭頭看著,端起茶杯抿了抿,「你怕我?還是緊張?」

青鸞暗暗深呼吸了兩次,撫慰內心亂撞的小鹿,「誰……誰說我緊張了,我……我沒緊張,也不害怕。魔尊嫂嫂不是讓你給我講講我哥哥的事嗎,你說吧。」

丹林扯了扯唇角,輕笑,「都語無倫次了,還說沒緊張?」

「我哥哥是在哪裡找到的?」青鸞不理會他的揶揄。

丹林使用法術移動到了青鸞身邊,幾乎和她貼在一起,「魔界極寒之地——冰林,我問你,四千年為何不去魔界找我了?」

「離那麼近幹嘛?」青鸞向外躲了躲,被一隻大手箍住肩膀,有些酸軟無力,好似失去了抵抗的力氣,緊接著又被攬入寬闊結實的懷中,局促又羞澀,使勁推開丹林。

「不願意?」 寵你上癮:迷糊甜心哪裡逃 丹林覺察到了她的抵觸,「我都放了鳳族的人了,也幫你找到你哥哥,還在恨我嗎?」

青鸞輕輕搖頭,若是此次拒絕,以後就再也沒有機會抓住他了,「沒有,我……願意。」

丹林扯起唇角得意的笑笑,「那你推什麼?」

「緊……緊張。」青鸞鬆了手,乖乖的把頭埋進丹林的頸窩,嬌羞的笑容慢慢出現,一隻手也搭上他的脖頸。

「這就對了嘛,抬起頭來。」

醇厚清冷的聲音從頭頂傳來,青鸞抬頭看著丹林的鐫刻俊顏,「……」剛想說話便被一對薄唇堵住,驚愕的瞪大眼睛看著他,唇齒之間都是淡淡的梅花香,

滾燙的雙唇交纏,逐步吞噬了青鸞的生澀和嬌羞,丹林的吻逐漸變得猛烈而霸道,呼吸也漸漸粗重,小腹處也有了反應。

這裡是天宮卻塵宮,許久,丹林才壓下身體的衝動,放開了青鸞,四千年都不曾有這種衝動了,調整好呼吸,認真的對著青鸞,「寒霜做心,我是一個很難動情的人,你惹了我,便不能跑,好好留在我身邊。」

青鸞點點頭同意了,半低著頭噙著笑。

丹林坐回自己座位,「來人!」

土魔獸應聲而入,「護法,有何吩咐。」

「請尊主回來吧。」

挑完東西的兄妹四人回來,大殿里只有護法和青鸞兩人,青鸞一張俏臉通紅,封銘彎腰看過去,「姑姑,你的臉怎麼那麼紅。」

青鸞一揚頭懟回去,「臭小子,關你什麼事!」

封銘不屑的看過去,「切,做賊心虛,一定是幹什麼虧心事了。」

青鸞眼瞪得圓了些,被戳中心事,抬手欲打,封銘趕緊挪到丹林面前,「師父,你看我這姑姑也太莫名其妙了吧,我就說了她的臉紅了,她就要打我。」

丹林淡淡的瞧過去,「活該!」

一旁的封默拉著封銘回到對面的座位,「二弟,別鬧了。三弟和小妹都看著呢。」

封銘撥開封默的手,指著青鸞,「哥,我沒鬧,你看姑姑的臉就是很紅,我又沒胡說。我還想著要不要請魔醫來看看……」

封默瞧了瞧丹林和青鸞,打斷封銘的話,「姑姑沒事,就是熱的,你就好好待著吧。」

封離月在外面逛了一圈回來,眾人起身行禮。

「大家都坐吧。」封離月坐到座位上,掃過丹林和青鸞,看樣子好事應該成了,就沒有多問,「護法,若是一會兒四殿下過來,你跟他說,只說南楓有了下落,不要說太多。咱們想問的也不一定能問的出來,就看情況吧。」

「好,我明白。」

吃過晚飯後,眾人等了好久,都不見四殿下徒海過來。

一直到第二天上午參加壽宴的賓客陸陸續續的來到蓮池,等著開宴,天宮往日客客氣氣的諸位殿下、以及天帝司北的兒子們都只是客客氣氣的跟封離月打個招呼,沒有一個人多說一句話的。

丹林和封離月並肩而立,看著熱熱鬧鬧閑聊的人群,「尊主,以天帝多疑的性感,他或許能猜到咱們歸還鳳族的用意,人家這麼冷淡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鑽石王老五的愛情 封離月掃視眾人,四殿下徒海就在不遠處,沖著封離月微微一笑,「沒什麼, 反正難題我是給天帝出了,以前龍族和鳳族向來穿一條褲子,如今消失了四千年的鳳族突然回來,擱誰也受不了,鳳凰宮都被鳥族佔了,估計天帝有了援軍的欣喜過後也是為難吧。」

人群中找了一大圈,丹林也沒有看到鳳族人的身影,「鳳族現在還沒有被放出來,或許他們會找我們的麻煩。」

「被咱們關了四千年,心裡有點怨恨也是人之常情。」封離月笑靨如花的看著丹林,「你說,今日壽宴鳳族會不會出現?」

遠處人頭攢動,不知是誰的出現引起一陣騷動,原本閑聊的人也都湊了過去,喧鬧了一陣,朝封離月等人走來。

丹林心中警鈴大作,「是鳳族新的女君星瓊,來者不善。」

星瓊身後跟著一男一女年紀都不大,三人站定在封離月面前,也不行禮,為首的星瓊滿臉不屑,「一個僅僅四千多歲的小姑娘,我就不信你本事能有多大,魔尊敢不敢跟我單挑?」

封離月打量三人,輕笑,「單挑?我哪裡得罪你了,一上來就要單挑?」

星瓊揚了揚眉毛,「明知故問,四千年前,你們殺了我們的女君,又把我們全族關在煉妖壺中四千年,你說你哪裡得罪我了!」

「母親,讓我來!」星瓊身後的銀色長袍男子上前請命。

丹林跨出一步,將封離月擋在側後方,「我看,你們還是留著力氣去打冥界的幾十萬惡鬼吧,不要在我們身上浪費靈力。」

封默也站到封離月前面,扯起唇角,譏諷的笑著,「護法說的不錯,你們若是為神界立下大功,說不定天帝會從鳳族中挑選一個人做天後。」

星瓊伸臂當回銀色長袍男子,「駿兒,沒你的事,退後。」正色看著丹林和封默身後的封離月,「魔尊不會是怕了吧?」

封離月撥開擋在面前的兩人,「激將法?我並非怕你,而是在想,昨日我剛剛放了你,今日就殺了你,天帝會說我小氣。」

星瓊不以為然,嗤笑一聲,「你不過四千多歲,靈力能高到哪裡去,莫要誇下海口,一會兒丟盡了臉面。」

「看來我不應戰還不行了,我入主魔界四千多年,對我的身手感興趣的不止你一人吧?」封離月環視一圈,誰也不說話,「那好今日就滿足大家的好奇心。來吧!」

「母親,讓我來!」

「母親,讓我來!」

「母親,讓我來!」

封默、封銘和封平幾乎同時上前一步。

封離月抬手阻止,「你們不是她的對手,我自己來。」

封默微微皺眉,封離月不過就比他大十幾歲,靈力能高到哪裡去?壓低了聲音,「母親,你只比我大十幾歲啊,我不是她的對手,那你……」

封離月右手側身喚出御魔劍,「放心,她不是我的對手。」

丹林出手把封默拉了回來,「不必擔心,尊主靈力不低,雖然比你大不了幾歲,靈力卻比你高出太多了。」

星瓊暗笑,這魔尊真是不自量力,不過四千多年的靈力,魔氣還被神界的仙氣壓制,也敢跟我五萬多年的比,簡直就是找死。

紅色魔氣溢滿全身,充沛的靈力讓封默四兄妹大為吃驚,封默終於放心了。

「小心應對。」丹林囑咐了一句便退開了。

來赴宴的眾人也都退開了去,中間留出一片空地,丹林回頭囑咐身後的金魔獸,「小心有人使用暗器。」

金魔獸又將命令傳達給其他四位魔獸,五人警惕的看著四周,防止封離月被人暗算。

星瓊握著劍的手一緊,有點後悔,不該這麼莽撞要和她單挑,魔尊小小年紀,竟有如此靈力,心裡有了畏懼,動作也慢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