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敷衍我,不二。」幸村在床側坐下,一雙眼尖銳無比。

「嗯、、、」不二抿了抿嘴「其實,只是渾身無力,偶爾會感到刺痛。」

狼性總裁要夠了沒 幸村眼中尖銳不在,目光變得沉寂,微皺眉頭,不知該說些什麼。

「不要這要露出這樣的表情。」不二伸出一隻手指點向幸村的額頭「這一點都不適合我。」

「不二、、」幸村看著眼前用自己的臉在微笑的人,這樣的表情有多久沒出現了,好像自從住院后再也不曾有過了。

「幸村,我們沒辦法改變這一切。」不二睜開了一直眯著的雙眼「我不是個喜歡難過的人,如果沒有微笑了,那還是不二周助嗎?」

「的確、、」幸村伸手握住在他額頭的手,微笑舒展開了眉頭「不二,你真是個不可思議的人啊。」握著的明明是自己蒼白冰冷的手,但因為裡面不二的靈魂,總覺得好像無比的溫暖。

「、、、」不二隻是微笑的看著眼前的幸村,這個人看似溫文爾雅,卻有著難以接近的疏離,與自己相反的強勢。但不知為何,自己很想與之相交,這樣的人成為好友應該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吶。

「幸村,青學,有趣嗎?」不二開口說道。

「嗯,意外的相似。」幸村將不二的手放進被子里,再將被子蓋好。

「相似?」不二不明所以,四指扒著被沿。

「呵呵,比如手冢君和真田,越前君和切原。」幸村笑著搖頭說道,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高度的相似吶。小動物加保姆,乾君和柳,以及不二和他。

「這麼說來,照幸村給我寫的隊員的介紹,是很像吶。」不二用食指撐著下巴,歪著頭想著「啊,真是好的資料,乾應該很想要吶。」

「我記得,就算是乾君,也調查不出不二的資料吶。」幸村好笑的看著不二。

「乾,他,又做了什麼?」不二感興趣的睜開雙眼。

「乾君的隱藏手段和柳比太差了。」幸村轉身拿過角落裡的網球包。

「呵呵,被發現了?」不二笑開了眼。

「是啊,然後,乾君就會在身後懷疑不二你的資料的真實度,碎碎念的聲音太大了。」幸村拉開包先拿出來藍綠色的網球拍。

「昨天剛去換的線。」幸村將拍子遞給不二「抱歉,用的太過了。」

「呵呵,這沒什麼。」不二伸手摸著網球拍的網子「總覺得,好像很久沒動了,好不習慣,」

「抱歉,不二。」幸村微皺了下眉,對於現在這種狀況有些無力。

「幸村,不要再這樣說了。」不二放下拍子,睜開眼睛直視著幸村「既然無法改變,就安心的接受吧。」說完將拍子還給幸村。

「嗯、、這個,給你帶來了。」幸村從網球包里的夾層里拿出一本英語字典。

「多謝,最近積了好多詞。」不二笑著接過,立刻翻開查看。

幸村靜靜地看著在查字典的不二,這個房間還是一塵不變,床,柜子,窗帘。但又有在微小卻深刻的變化著,鳶紫的矢車菊旁多了盆翠綠的仙人掌,而病床上的人換了個真正溫柔的靈魂。

「不二,今天狀態怎麼樣?」幸村的聲音打破了平靜。

不二從書中抬起頭,疑惑的看著幸村「嗯,還不錯,體溫正常,身上也很輕鬆,沒什麼不舒服,怎麼了嗎?」

「我們出去吧。」幸村盯著不二的眼睛說道。

不二一瞬間睜大了眼「出去?可以嗎?」對於幾天躺在病房的日子,不二雖說沒有太多抱怨,但還是感覺十分無趣。但幸村的身體又不能瞎折騰。

「噓、、我們溜出去。」幸村將手指豎在嘴前,帶著笑意看著驚訝的不二。

「溜?身體,沒關係嗎?」不二雖然很想出去,但他更想到的是幸村的身體狀況。

「嗯,安心,不是第一次了。」幸村笑了笑,看著不二難以置信的表情。

「這4個多月,我不可能一直呆在醫院,」幸村走向衣櫃,很快從裡面挑出幾件白藍為主的休閑服。

「雖然不能太久,但,去約會吧,不二,」笑著將衣服遞給不二。

都市狂仙 「誒、、!約會?」不二驚訝地接過衣服,很是奇特的看著這樣的幸村。

「幸村,有時也會任性吶,呵呵」隨即又恢復了平時的微笑,雙眼彎曲看不見眸子,嘴角恰到好處的弧度。

「我和你同歲,不二,」幸村無奈的嘆息,看著不二就當他的面開始換衣服,黑線的轉過身去,雖然說是自己的身體,但就這樣看也會尷尬啊。

「對誒,還比我小几天。」不二在幸村轉過身後又彎了彎眼角,像是預料到般,快速的換好衣服。

「我不想被只過過3個生日的人說。」幸村聽到身後穿好的聲音後轉了回去,看了看穿好的不二。

「怎麼樣?很帥?」不二隨意的換了個站姿。

「我還沒那麼自戀。」幸村黑線的又從衣櫃里拿出間外套「外面還是有風的,加件外套吧。」

「苦惱啊,是穿好還是披著好呢?」不二用手指點著下巴,一副很是苦惱的樣子。

「穿著。」幸村是在拿他沒辦法,被抓住節奏,被人調侃,這在平時似乎是他做的,而不是被別人這樣。但看著不二,卻有種同類的吸引,和對其的認同。因為這樣,所以無所謂誰腹黑誰,誰調侃誰。因為那是不二,所以拿他沒轍吶。

「那,幸村,帶我逃離上川小姐的包圍圈吧。」不二穿好外套雙手盤在身後,一臉期待的看著幸村。

「呵呵,那走吧,不二桑。」幸村拿過葯和水,以及剛剛從衣櫃里拿出的卡包放進網球包里,然後將包背起,回頭微笑著面向不二。

··········································

··········································

「所以說,我們要去橫濱中華街?」不二坐在jr.京濱線開往石川町的地鐵上,回頭看身邊坐著的幸村。

「嗯,我想你會很喜歡的。」幸村轉頭微笑「在上次的海外研修會去了中國,很有趣。」

「呵呵,那還真是期待。」不二食指抵著下巴說道。

「石川町,石川町,下車的乘客請走右手邊。」廣播聲響起,不二跟上幸村快步下了車。

「不二,身體如果不對勁馬上告訴我。」幸村站在西門延平門口囑咐著不二。

「呵呵,我知道了。走吧,看起來很有趣。」不二抿嘴微笑,然後率先一步走了進去。

「這個,好可愛吶。」不二盯著面人思考著「不知道,裕太會不會喜歡吶。」

幸村看著不二手上紅臉的的猴子面人,不由得黑線,不二這是在氣裕太君嗎?「不二,裕太不會喜歡的。」

「哦、、那真遺憾。」不二貌似失望的放下面人,又走向下一個小攤「幸村,我們來吃這個吧」

「、、、」幸村還沒反應過來,不二已經從小攤買回來兩塊糕點。

「是桂花糕啊」幸村含笑接過,看著不二期待的眼神,放入嘴中「很甜、」

「呵呵,幸村,美緒醬果然沒說錯。」不二笑出了聲,拿起他手中還未動過的糕點「還要嗎?」

「不二、、」幸村沒有接,而是抓住不二伸過來的手,微用力將桂花糕抵到了不二的唇邊。「很甜吧。」

「嗚、嗚、」不二滿口被清香充斥,淡淡的甜香在舌尖蔓延,看著面前似笑非笑的幸村,一時有些不好意思的轉開了視線「我對甜的、、」

「呵呵,並不會很甜吧。」幸村好笑的看著不二鼓著的腮幫,從包里拿出了水。

「、、、」不二不再理會幸村,將剩下的桂花糕放進嘴裡。

、、、、、、、、、、、、、、、、、、、、、、、、、、、、、、、、、、、

「幸、、幸村部長」丸井眨了眨眼睛,很是疑惑的看著以他相隔不遠處的人,手趕緊抓住正在幫他結賬的搭檔「喂、桑原那是、、、是部長」

「怎麼了,文太」正在糾結錢包縮水的桑原抓過頭看向文太指的方向。「部、部長」

「啊、、看過來了!快躲起來!」丸井拉著桑原躲進了傍邊的拐角。

「誒?為什麼要躲?」被壓住頭的桑原難受的說。

「笨蛋,部長被我們發現他溜出醫院,還沒有訓練,絕對死定了!」丸井探出腦袋小心的看著「誒?部長旁邊的人是誰?」

「就算是這樣也不用躲起來啊,今天是星期天,文太。」桑原小聲抱怨著,又看了看部長身邊的人「不知道,看樣子不是立海的,我又不是柳。」

「啊,他們進店了,怎麼辦?」丸井站起身著急的看了看。

「文太,我們要不要通知副部長」桑原終於站直了身體,鬆了口氣向丸井提意。

「叫真田不會被劈死?」丸井皺著眉頭「但又不能這樣放著幸村不管。」

逮個毒妃當寵妻 「果然還是叫真田吧。」桑原拿出手機遞給丸井。

「呼、、好吧。」丸井接過後嘆了口氣,周末還要見副部長的黑臉,哎。

「摩西,摩西,我是丸井。」

「所以就是這樣,真田你看怎麼辦?」

「什麼?你馬上到,讓我們看好部長。」問題是我們都不敢出現在幸村面前。

「好吧,我們幫你跟著,你來再說。嘟嘟」呼、、丸井掛完電話嘟著嘴看著自己搭檔。

「桑原,真田馬上到,我們盯著吧。」桑原扶額,希望堅持到副部長來,千萬不要讓幸村發現。

、、、、、、、、、、、、、、、、、、、、、、、、、、、、、、、、、、、、、、、、、

熱門推薦:

「不二君好早吶。」護士小姐看著一大早就出現在醫院的幸村,很是驚訝。

「早上好。」幸村微笑點頭,一手拿著網球包,另一手拿著包好的仙人掌。

「不知道幸村君起來了沒有。」護士小姐整理著紙張,拿起其中的一張交給幸村「這個,幸村君說可以拿給你看。」

「這個?」幸村疑惑的接過,看向那張紙。

『是一周的身體檢查報告。』幸村瞭然的收起紙張。轉身走向病房。

「咚咚、、」

「呵呵,進來吧。」

「早上好,幸村。」不二靠在病床上,看著走進門的幸村。

「不二。」幸村將網球包放在牆邊,拿著仙人掌走向不二「早上好。」

「果然帶來了。」不二接過仙人掌,小心的打開包裝。

「啊,真是可愛吶。」不二伸手輕觸上面的小刺「幾天不見果然是不行的。」

「呵呵」幸村笑著看著不二,向著窗檯走去。

「矢車菊也很美麗,不二這樣說它會傷心的。」說著拿過窗台上的矢車菊,鳶紫的小花在其上伸展著,一層層苞葉下延,花瓣邊緣仿若流蘇。深藍近紫的花蕊一個個向內伸展,一片片藍中帶白的花瓣凌亂四散著,卻又緊湊有序,使整朵纖花小巧精緻,十分惹人憐愛。

「和幸村真像。」不二看著幸村手中的花朵。

「我?」幸村睜著水藍色的眼看著床上的不二,鳶紫的頭髮好像柔軟了不少,難道換了個靈魂,也能改變外貌?

「難道不是嗎?」不二抓起一束紫發,抿嘴笑看幸村。

「不二。」幸村無奈搖頭「你是說樣子嗎?」

「呵呵,和幸村一樣美麗。」不二將仙人掌放到床邊的桌子上,接過幸村手上的花盆。「不光是樣子,性格也很像。」

「性格?」幸村疑問,花有性格?

「嗯,我是說花語。」不二伸出食指點了點花瓣「體貼寬厚,呵呵」

「不二,」幸村嘆息,這個人真的很喜歡調侃別人呢,但自己卻一點也拿他沒辦法。

「這幾天有不舒服嗎?」幸村將兩盆花擺到窗檯,拿起一杯水遞給不二。

「我沒關係喲。」不二側頭看著幸村,接過水杯。

「不要敷衍我,不二。」幸村在床側坐下,一雙眼尖銳無比。

「嗯、、、」不二抿了抿嘴「其實,只是渾身無力,偶爾會感到刺痛。」

幸村眼中尖銳不在,目光變得沉寂,微皺眉頭,不知該說些什麼。

「不要這要露出這樣的表情。」不二伸出一隻手指點向幸村的額頭「這一點都不適合我。」

「不二、、」幸村看著眼前用自己的臉在微笑的人,這樣的表情有多久沒出現了,好像自從住院后再也不曾有過了。

「幸村,我們沒辦法改變這一切。」不二睜開了一直眯著的雙眼「我不是個喜歡難過的人,如果沒有微笑了,那還是不二周助嗎?」

「的確、、」幸村伸手握住在他額頭的手,微笑舒展開了眉頭「不二,你真是個不可思議的人啊。」握著的明明是自己蒼白冰冷的手,但因為裡面不二的靈魂,總覺得好像無比的溫暖。

「、、、」不二隻是微笑的看著眼前的幸村,這個人看似溫文爾雅,卻有著難以接近的疏離,與自己相反的強勢。但不知為何,自己很想與之相交,這樣的人成為好友應該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吶。

「幸村,青學,有趣嗎?」不二開口說道。

「嗯,意外的相似。」幸村將不二的手放進被子里,再將被子蓋好。

「相似?」不二不明所以,四指扒著被沿。

「呵呵,比如手冢君和真田,越前君和切原。」幸村笑著搖頭說道,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高度的相似吶。小動物加保姆,乾君和柳,以及不二和他。

蜀山魔門正宗 「這麼說來,照幸村給我寫的隊員的介紹,是很像吶。」不二用食指撐著下巴,歪著頭想著「啊,真是好的資料,乾應該很想要吶。」

「我記得,就算是乾君,也調查不出不二的資料吶。」幸村好笑的看著不二。

「乾,他,又做了什麼?」不二感興趣的睜開雙眼。

「乾君的隱藏手段和柳比太差了。」幸村轉身拿過角落裡的網球包。

「呵呵,被發現了?」不二笑開了眼。

「是啊,然後,乾君就會在身後懷疑不二你的資料的真實度,碎碎念的聲音太大了。」幸村拉開包先拿出來藍綠色的網球拍。

「昨天剛去換的線。」幸村將拍子遞給不二「抱歉,用的太過了。」

「呵呵,這沒什麼。」不二伸手摸著網球拍的網子「總覺得,好像很久沒動了,好不習慣,」

「抱歉,不二。」幸村微皺了下眉,對於現在這種狀況有些無力。

「幸村,不要再這樣說了。」不二放下拍子,睜開眼睛直視著幸村「既然無法改變,就安心的接受吧。」說完將拍子還給幸村。

「嗯、、這個,給你帶來了。」幸村從網球包里的夾層里拿出一本英語字典。

「多謝,最近積了好多詞。」不二笑著接過,立刻翻開查看。

幸村靜靜地看著在查字典的不二,這個房間還是一塵不變,床,柜子,窗帘。但又有在微小卻深刻的變化著,鳶紫的矢車菊旁多了盆翠綠的仙人掌,而病床上的人換了個真正溫柔的靈魂。

「不二,今天狀態怎麼樣?」幸村的聲音打破了平靜。

不二從書中抬起頭,疑惑的看著幸村「嗯,還不錯,體溫正常,身上也很輕鬆,沒什麼不舒服,怎麼了嗎?」

「我們出去吧。」幸村盯著不二的眼睛說道。

不二一瞬間睜大了眼「出去?可以嗎?」對於幾天躺在病房的日子,不二雖說沒有太多抱怨,但還是感覺十分無趣。但幸村的身體又不能瞎折騰。

「噓、、我們溜出去。」幸村將手指豎在嘴前,帶著笑意看著驚訝的不二。

「溜?身體,沒關係嗎?」不二雖然很想出去,但他更想到的是幸村的身體狀況。

「嗯,安心,不是第一次了。」幸村笑了笑,看著不二難以置信的表情。

「這4個多月,我不可能一直呆在醫院,」幸村走向衣櫃,很快從裡面挑出幾件白藍為主的休閑服。

「雖然不能太久,但,去約會吧,不二,」笑著將衣服遞給不二。

「誒、、!約會?」不二驚訝地接過衣服,很是奇特的看著這樣的幸村。

「幸村,有時也會任性吶,呵呵」隨即又恢復了平時的微笑,雙眼彎曲看不見眸子,嘴角恰到好處的弧度。

「我和你同歲,不二,」幸村無奈的嘆息,看著不二就當他的面開始換衣服,黑線的轉過身去,雖然說是自己的身體,但就這樣看也會尷尬啊。

「對誒,還比我小几天。」不二在幸村轉過身後又彎了彎眼角,像是預料到般,快速的換好衣服。

「我不想被只過過3個生日的人說。」幸村聽到身後穿好的聲音後轉了回去,看了看穿好的不二。

「怎麼樣?很帥?」不二隨意的換了個站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