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爺的寒冰劍出手,無人能敵。」

「別瞎說,三爺不是城主老爺的對手。」

「不抬杠行嗎?三爺能夠跟城主老爺比嗎?」

……

楊嘯也不敢大意,瞬間凝結出一道防禦光幕,擋在身體前方。

奪心總裁:辣妻狂傲如火 「嗡!」

巨劍的殺氣此種防禦光幕,藍色的防禦光幕微微顫抖了一下,絲毫無損。

楊嘯信步向前走去,身體周圍十米左右,一切冰塊瞬間消融。

飛劍老三臉色一變,內心震驚,

「此人好強大的戰力,難怪不肯交保護費。」

不過,飛劍老三也不是浪得虛名,當著眾人的面,不會輕易認輸。

飛劍老三一聲大吼,神識暴漲,巨劍激發出來到殺氣瞬間增加了一倍有餘。

楊嘯身前身後,大街五十米左右範圍,全部被一片冰雪覆蓋。

一股寒意侵入楊嘯的身體。

不過,對楊嘯的影響並不大。

楊嘯依然堅定地向前走去。

豆大的汗珠從飛劍老三的額頭滑落。

他來死亡者城堡五年了,第一次感覺到如此強大的對手,內心震驚之餘,他準備撤退了。

就在此時,楊嘯身前的防禦光幕「嗡」地一聲消失,

巨劍的殺氣刺向楊嘯。

楊嘯身體一滑動,避開巨劍的殺氣,整個人猶如閃電一般,直接衝到了飛劍老三的身前,一拳轟了過去。

簡單,粗暴!

飛劍老三想要閃避,可是,他的速度似乎跟不上楊嘯的速度,感覺胸口一悶,身體向後飛去。

與此同時,楊嘯一伸手,抓住了懸浮在半空中的十米巨劍,一甩手,對著飛劍老三爆飛的身體劈了過去。

巨劍劈開虛空,殺氣暴漲。

此刻的飛劍老三,只感覺身體一陣劇痛,一口鮮血狂噴而出,向後飛去的身體幾乎不受自己控制。

就在這一瞬間,飛劍老三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寒意。

他一咬牙,集中全部力量,一個瞬移,向後逃去。

「嗤!」

巨劍激發出來的狂暴殺氣,閃電一般,瞬間就劈了過來。

「啊!」

飛劍老三一聲慘叫,整個身體被劈成了兩半。

天空中灑下一片血雨,飛劍老三兩半屍體掉落下來,摔在了圍觀者人群中。

眾人一陣驚恐,紛紛向後退去。

楊嘯也不追趕,抬頭挺胸,繼續向前走去,彷彿剛才什麼都沒有發一般。

發財大街上的一百多人驚恐地看著楊嘯,手足無措。

飛劍老三代表著這群收保費人渣的最高戰鬥力。

只一個回合,飛劍老三就被楊嘯給劈了,而且還是用的飛劍老三的巨劍,這不得不讓人震驚。

楊嘯拿著的那把巨劍太長了,有些礙事,於是他便倒拖著十米長的巨劍向前走去。

眾人懵逼地看著楊嘯。

突然,一個滿臉鬍子的男子從人群中暴起,手中一桿三米長的長槍化身成為一條巨蟒,對著楊嘯沖了過來。

「兄弟們,大家一起上,殺了他,城主老爺賞金10萬晶圓。」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其實在古代,發生戰爭的借口千奇百怪,有的是為了女人,有的是為了爭奪城池,有的是為了報仇,有的更是打著討伐逆賊的口號攻打對方。不過,無論如何,大部分的梟雄發起戰爭都是為了爭奪城池。就如東漢末年三國時期的曹操。他當初之所以要攻打徐州,表面上看是為父報仇,其實卻是為了佔領徐州。從哪些方面可以看出呢?讓我們來分析一下。

得知后哭得數次倒地,待他振作之後便咬牙切齒地說要將陶謙和徐州百姓全部屠盡為其父報仇。於是大舉興兵徐州。

按理說,曹操為父報仇而興兵徐州是很正常的邏輯。但是卻有以下幾點讓他的這個野心暴露無遺了:首先是殺他父親的人的張闓。按正常人的想法,肯定是先找張闓報仇,再向他的上級陶謙問責。但曹操由始到終都沒有提到張闓。他一開口就是要攻打徐州,殺了陶謙和徐州百姓。這點有悖常理啊。按照現在的法律,就是張闓是直接兇手,而陶謙不過是幫凶而已。他不去找直接兇手報仇,反而一味心思地找幫凶報仇,這不是其實就是看中了人家的徐州嗎?

其二,曹操攻打徐州后,劉備前來救援。本來劉備寫了一封和解信的,但曹操嗤之以鼻。不過,因為此時呂布攻打了他的後方根據地兗州,迫使他不得不放棄攻打徐州,回軍兗州。之後,劉備在陶謙一而再再而三的謙讓下接手了徐州。當他得知時,勃然大怒,說自己帶領士兵出生入死都得不到徐州,而劉備卻不費一兵一卒就得到了。還說要殺進徐州,殺了劉備,謬了陶謙的屍體。等等,曹操不是說為父報仇嗎?怎麼他一開口就說的是劉備不費吹灰之力就得到了徐州,而不是哀嘆陶謙已經死了,他再也報不了父仇了?由此可見,在他心目中,佔領徐州才是最重要的。

其三,當他想立刻帶兵再次攻打徐州時。荀彧跟他分析了此時進攻只會百害而無一利,不如去攻取陳地。因為在他們的後面有呂布,前面有劉備,兩方夾攻之下,他們只會吃力不討好。而陳地是那些黃巾軍所在,容易攻取。曹操一聽,頓時大喜,好了,父仇也忘記了。便依荀彧之計行事。所以,由以上三個原因可以看出曹操攻打徐州根本不是為了報父仇,只是為了侵佔地盤而已啊。最重要的是,無論是正史還是小說、野史,都沒有提到他最後到底有沒有殺了張闓為其父報仇。如果一個人心心念念要報仇,怎麼可能放過最重要的敵人呢

從另一個方面來看

「治世之能臣,亂世之梟雄」,許劭和他的月旦評不一定廣為人知,但他對曹操評價的這句話千百年來廣為流傳。梟雄是什麼?大抵是不按規則出牌,尤其是不拘泥於傳統禮俗而又建功立業的一類人。梟雄的世界不好懂,父親被殺,曹操為報父仇,志在必死;但幾年之後長子被殺,曹操卻一笑泯恩仇,與殺子之人握手言歡,重賞之外還結為了兒女親家。

一、殺父不共戴天。曹操的父親曹嵩是個老好人,依靠養父曹騰的餘蔭官拜太尉,位列三公。這個老好人挺有見識,生於亂世,兒子曹操在外大幹快乾,自己乾脆遠離是非之地,躲到偏遠之地避難去了。但覆巢之下,豈有完卵?曹操在外幾年打拚,終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也就有了把父親及家人接來身邊享受天倫之樂的想法。193年,曹操派手下人前往迎接。曹嵩從父輩開始經營這麼多年,積累了不少家財,這一搬家,裝了大大小小一百多輛車。這麼龐大的車隊,引起了徐州牧陶謙手下人的注意,兵士們貪財啊,不管三七二十一,突然殺出搶了這些財物,並殺了曹嵩及其小兒子曹德。有史記載被殺的還有曹操的母親,及父親的小妾。曹操時年38歲,血氣方剛。此仇不共戴天,曹操誓死為父母報仇,甚至把家小都託付給了張邈,瘋狂向陶謙進攻,所過屠城,坑殺男男女女數十萬口,雞犬不留。——這是暴虐的曹操,自此以後曹操多有屠城的殘忍之舉。

二、殺子把手言歡。197年初,曹操南征張綉,張綉主動投降。曹操一高興,居然忘了「受降如受敵」,先是軟硬兼施佔有了張綉新寡的嬸子,——張濟之妻,張濟死後交位於張綉;接著又去收賣張綉手下大將胡車兒。——太欺負人了!張綉一怒之下,用賈詡計,突襲曹操,殺了曹操長子曹昂、侄子曹安民、愛將典韋,也重傷了曹操本人。殺子之仇,尤其殺的是長子,這仇曹操咽得下嗎?曹操當然咽不下,198年三月,曹操休整完畢,再次南征張綉。但亂世總是風雲變幻,袁紹打起曹操主意,趁虛襲取許都,曹操被迫撤退。張綉仍恨曹操呢,率兵追擊,兩敗一勝,這仇越結越深。隨著袁紹與曹操大規模開戰,張綉倒成了袁、曹雙方爭取的對象。世事無常,無怨無仇甚至有恩的袁紹竟被張綉拋棄,199年,兩個仇人走到了一起,曹操與張綉手牽手把酒言歡,高興之餘還結為了兒女親家。更搞笑的是,此後張綉一路高升,所受封賞優於其他任何將領。

三、釋私怨以明德。曹操與張綉打了兩年多,深仇大恨,絕不像看上去「一笑泯恩仇」這麼簡單。197年,袁紹率先向張綉拋出了橄欖枝,袁紹當時的實力明顯優於曹操,張綉也傾向於投奔袁紹,但謀士賈詡卻斷然回絕了袁紹,督促張綉投奔曹操。理由有四:一是袁紹不能容人,連兄弟也容不下;二是曹操迎天子以令不臣,政治上處於優勢;三是袁紹兵強馬壯,去了也是錦上添花,而對曹操則是雪中送炭;最重要的是第四點,曹操有王圖四海之志,必定「釋私怨以明德」,善待張綉,既是大勢所需,更可以此為「logo」,招攬天下英才而用之。此後,果如賈詡所言,曹操給予了張綉最大的容忍和最優厚的待遇。

曹操誓死報父仇,是其男兒本色;握手殺子的張綉,是時勢發展所需,而且張綉突襲,曹操自身也有責任。「山不厭高,海不厭深,周公吐哺,天下歸心」,梟雄的世界就是這麼波瀾壯闊,——海納百川,亦有血有肉;虛懷若谷,亦兼容天下。 第1342章厲害(第1/1頁)

發財大街上的一百多人,聽到城主老爺賞金十萬的消息,立即暴起,前後左右的人,對著楊嘯沖了過來。

此刻,在遠處的一棟三層樓的房間窗戶旁,一名身材瘦高的老人站在窗戶旁,看著發財大街上發生的一切,盯著楊嘯,神情嚴峻。

瘦高老者名叫塔姆閣,是死亡者城堡的副城主,負責管理死亡者城堡日常事務。

這棟三層樓高的房子,就在發財大街旁邊,站在樓上的窗口邊,可以很清晰地觀看到發財大街上發生的一切事情。

在他的身邊,站著兩個黑衣侍衛。

「塔城主,此人能夠殺死飛劍老三,戰力不俗,是放他入城,還是殺了他。」

副城主塔姆閣猶豫了一下,說道,

「吩咐下去,讓下面的人殺了他,懸賞十萬晶圓。」

在塔姆閣副城主看來,楊嘯這樣的皇級超凡強者是不能被死亡者城堡接受的。

這樣的人依仗自身超強的戰力,不聽從城主的約束,時間一長,將會帶壞一批人跟著造反,所以,楊嘯必須死。

中洲大陸,原本就是一個邪惡之地,所有人的生存都建立在鮮血和狠毒之上,沒有婦人之仁。

副城主身邊的一個黑衣侍衛聽了之後,走下閣樓,向人群中一名男子低聲說了兩句。

那男子聽了之後,點點頭,對著眾人後了一句,

「城主老爺懸賞10萬晶圓殺了他」,

隨即揮舞著一桿長槍,對著楊嘯衝殺過來。

一百多亡命之徒,揮舞著各種兵器,從空中地面,前後左右,對楊嘯發起了襲擊。

楊嘯一聲冷笑,握著十米長的巨劍,對著周圍的人橫掃過去。

這把巨劍的殺氣比不上楊嘯曾經使用過的青銅神劍,不過,仍然具備強大的殺氣。

以楊嘯現在的皇級超凡境界,即便只是一把普通的鐵劍,在他手中也是切瓜砍柴的神兵利器。

長劍攜帶著狂暴殺氣橫掃而過,摧毀一切,

遇到對方的殺氣,切斷,

碰到對方的兵器,切斷,

掃到對方的身體,切斷。

一劍橫掃過去,便將十來個攻擊者劈成了兩截。

楊嘯拿著十米巨劍,運轉起天山劍法,只見數百道劍影一層層鋪展開來,宛如煙花炸開一般,在圍攻者中爆炸。

劍影四處炸開,整個死亡大道全是殘肢斷臂,血流成河,哀嚎一片。

只是數個呼吸的功法,楊嘯便斬殺了七八十人。

剩餘的百來個殺手徹底被楊嘯的氣勢震撼了,一個個運行瞬移功法,向四周閃電般逃避。

楊嘯也不追趕,只是拖著十米巨劍一步步向前走去。

偶爾有幾個不怕死的人,從背後,空中,側面偷襲楊嘯,楊嘯頭也不回,手中長劍輕輕一揮,便能準確無誤地斬殺偷襲者。

片刻之後,楊嘯便走過來死亡大街三分之二的距離。

那些收取保護費的殺手們,此刻不斷後退,不再嘗試偷襲楊嘯了。

「卧槽,這人估計是皇級超凡強者,我們根本不是對手啊。」

「早知道如此,何苦拚命呢。」

「城主會出手嗎?這樣的人不應該留在死亡者城堡。」

「城主應該不會出手吧,我覺得副城主塔姆閣會出手。」

「副城主塔姆老爺出手也行啊,他老人家可是皇級超凡境界。」

…….

楊嘯拖著長劍,發出了金屬和岩石摩擦的刺耳聲響。

殺手們不斷向後退走,五百米之外就是死亡者城堡的公民大廳,楊嘯只要進入大廳,掏出一萬晶圓購買死亡者城堡的公民身份證,就可以獲得城主的有限保護,眼前的追殺可以暫時告一段落了。

塔姆閣站在三樓窗邊,看著楊嘯的背影一步步向前走去,內心很不是滋味,猶豫不決。

身邊的黑衣侍衛低聲說道,

「副城主,要不要去攔截?」

「我讓你去攔截,你能打過他嗎?」

黑衣侍衛:「……」

黑衣侍衛很鬱悶,心想,我怎麼是他對手,當然是城主您親自出馬了。

塔姆閣看著楊嘯的背影,自言自語,淡淡地說道,

「我們是死亡者城堡,從來沒有主動拒絕新人的規矩吧?

新人能夠帶來財富和人氣,我們需要新人啊!」

黑衣侍衛內心不服氣,說道,

「塔姆閣城主,所謂一城不容二主,如果讓此人成為了死亡者城堡的公民,時間一長,身邊必定會聚集一群人,到時候您想再拿下他,可就遲了。」

在塔姆閣猶豫不決的時候,楊嘯已經走到了公民大廳的門前。

退到此處的殺手此刻已經完全放棄了刺殺楊嘯的念頭,一個個垂著長劍,怨恨地看著楊嘯。

妮瑪,如此強大的基因進化等級,跑到我們這兒裝什麼逼啊,這不是害人嗎?

楊嘯站在距離公民大廳門口五米左右的位置,掃了一眼同樣站在公民大廳大門外的幾十個殺手。

這些人今天算是栽了個大跟頭,被楊嘯逼到了公民大廳門口,可謂是恥辱。

其中一人看著楊嘯,無奈地說道,

「兄弟,你贏了,可以進入公民大廳繳納一萬晶圓,獲得死亡城公民身份,有了這個身份死亡者城堡內的人便不能在追殺你了。」

那人說著,從公民大廳的門口挪了一下位置,示意楊嘯進入公民大廳。

楊嘯冷哼一聲個,手中十米長的巨劍對著公民大廳門口的幾十個人橫掃而去。

一瞬間,殺氣暴漲,眾人驚恐失色。

有人喊道,

「兄弟,住手啊!」

「我們認輸了。」

……

一片寒芒閃過,站在公民大廳門口的幾十個殺手,幾乎一瞬間被楊嘯的長劍給劈成兩半。

還有十幾個人僥倖躲過,此刻驚恐地看著楊嘯,嘶吼道,

「你贏了,我們投降了,為什麼還要殺我們?」

「這有什麼奇怪的?如果不是因為我的戰力比你們都要強大,我剛才早就死在你們的圍攻之下了,

你們可以殺我,我就不能殺你們?」

說著,手中十米長的巨劍化著一片寒芒,對著剩餘的十幾個人橫掃而去。

沒有人能夠躲避。

一片慘叫,十幾個人的身體都被劈成兩半,倒在了公民大廳門口。

副城主塔姆閣站在三樓窗戶旁遠遠看著楊嘯,內心感慨,

「心狠手辣,乾淨利落,沒有半點拖泥帶水,厲害!」

書客居閱讀網址: 「咚!」

林霖想象中的猛烈撞擊並未從自己的「鐵桶」下傳來,而是被什麼東西給托舉了一樣,緩緩停落在地

狼狽的從這「桶」狀的防盜門中鑽出,還未抬頭,便聞到一股幽香撲鼻

緊接著一個纖纖玉手便朝著自己伸了過來

「是你!?」

林霖連忙抬頭一看,不正是那日自己用硬幣殺喪屍的時候,幫過的女人?

「起來吧!」

王玫溫柔一笑,甜美的面孔上難掩的一抹柔情

「謝謝!」

林霖遲疑了一下,還是搭上了她的玉手,入手的絲滑柔軟讓林霖臉頰微紅,那日她狼狽而來,衣衫不整,今日再見之時卻是溫潤香滑,貌美衣潔,也不知道她這段時間經歷了什麼

拉著玉手站起身來,林霖連忙觀察周圍,不少喪屍已經追下樓來了!

「快跑,它們追上來了!」

林霖面色緊張,拉著王玫就要跑

誰知,王玫不為所動,反而力氣比他還大,硬生生的將他拉了回來

「你!?」

林霖面色微變,警惕的看著王玫

「不用擔心,它們不會傷害我們的!」

Leave a comment